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這篇的愛染視角。

◎BGM:心から透明 やいりfeat.S!N





言い訳にしたいから




    從喜歡上金城剛士的那瞬間開始,世界就改變了。

    這句話聽起來很像爛俗的情歌歌詞,隨便一首芭樂歌裡都找得到類似的句子,但對愛染健十來說卻是真真切切的事實。痛徹到連他自己都想抱頭逃避不想承認的程度。

     要說的話就像金城喜歡的搖滾樂,在意識到的剎那世界開始加速旋轉,節拍速550的吉他刷弦和清晰的小鼓節奏重重敲著脈搏令人站不住腳,心臟跳動的頻率如雙踏大股震盪耳膜,幾乎想要大聲喊出不這怎麼可能,而事實上那個時候他的確是崩潰地扶著額頭,面前的金城還一臉困惑地看著他。喂你怎麼了,講話講到一半突然頭痛?口口聲聲說美容保養的人毛病還真多。

    然而就連對方皺著眉歪著頭微微上仰的視線在愛染眼中都突然變得可愛得不得了,就算他清楚明白金城只是單純對他講話講到一半突然莫名其妙停下來很不滿而已。腦袋裡浮現出這個念頭時愛染非常想死,活到現在20年居然有對男人心動的一天,世界為什麼不毀滅算了。

    對戀愛認真根本不會得到任何回報,一直以來愛染都是這樣相信著走過來的。他清楚知道這樣的信念很大一部分只是在逃避,但只要躲在舒適圈就不會受傷害,人都需要自我防護機制,不是嗎?但面對金城卻不太一樣,大概是因為對方從來都不向自己要求什麼,除了出門約會時會被念個兩句,但在工作上金城卻完全相信著他。既然這樣的話,自己到底有什麼能夠付出,能夠讓金城喜歡自己呢?某次愛染用很爛的假設故事詢問阿修,卻得到一個有些無奈的笑容。けんけん真是笨蛋,不用做任何事,ごうちん就已經很喜歡你啦!他對這句話感到很疑惑,彷彿全世界只有自己沒查覺到金城的好意。

    後來他發現,大概是因為自己想要的和金城給他的是不一樣的東西。因為喜歡所以想要獨佔,想要對方只看著自己,愛染第一次發現自己也擁有這樣普遍而幼稚的獨佔欲,但當他抓住金城的手腕、扣著他的手指或是攔住他的腰,雖然會得到不悅的反抗,只要不被完全拒絕,愛染就覺得可以再得過且過下去。他知道金城不會為了自己改變,他希望金城永遠都維持現在這個樣子,對音樂和舞台執著而熱情,這是他和阿修直到現在仍全心全意與對方組團的最大原因。

    但有時候,只是有時候,他會想著要是金城能是自己專屬的該有多好。

    當然這件事愛染不可能直接說出口,不用說都知道會得到什麼樣嗤之以鼻的反應,所以他做了熱戀中(只有他單方面熱戀不知道算不算)的情侶都會做的笨事,買了成對的項鍊。

    買的時候是憑著一股衝動,直到送出前才突然發現這是多麼需要勇氣的事,而當天愛染又聽了金城的廣播,就在連自己都覺得很蠢的微小地方被刺了一刀。擅自受傷擅自痛苦,金城知道了一定會大笑吧,但沒有辦法啊,自己這種無藥可救的個性事到如今也沒辦法改了。

    因為改不了,所以就這樣吧。聽天由命。誰叫我喜歡剛士比他喜歡我還要多。

    在送出項鍊前愛染還自暴自棄地這麼想,但在對方完整地承受他身體的重量時,聽著耳邊金城帶笑的聲音,他開始覺得結果永遠都不會比他預想的還要糟。

    








FIN.






期待愛染健十八月tkb出道。










评论
热度 ( 12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