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Bプロ/あいかねあい/言い訳なら何でも


    金城結束深夜的直播廣播節目後,回到家已經是半夜兩點。他放輕動作帶上大門,除了感應式的玄關小燈亮著昏黃的光,客廳及更裡面的廚房、寢室都是一片黑。金城換好鞋,打算直接通過客廳回房拿換洗衣物淋浴後就睡,才剛走到電視前方,愛染寢室的門就打了開來。

    「剛士?是你吧,怎麼不開燈?」

    愛染從房裡走出來,半掩的房門內明亮的日光燈讓金城忍不住瞇起眼。他皺著眉看著愛染走來,以為對方會順手打開牆上的電燈開關,但直到愛染在他面前站定,客廳裡仍是黑漆漆一片。

    「我本來想直接回房間去的。倒是你怎麼還沒睡啊,美容覺的黃金時間早就過了吧?」

    「嗯,有點睡不著。」

    金城調侃似地說道,愛染聽了只能苦笑。雖然眼睛逐漸適應了黑暗,金城還是不確定對方有沒有笑出來,只是聽著對方略顯苦惱的語氣,腦中自然就浮現愛染唇角上揚的表情。他沉默了兩秒,回了句喔是喔,就想繞過愛染回房去,但才剛踏出一步,對方就焦急地伸出手,擋住他的去路。

    金城收回腳步,再試一次後還是得到一樣的結果。這傢伙是小學生嗎?雖然很想發火,但工作了一整天,要把僅存的力氣拿來發怒還是有點太奢侈了,金城安分地站回原地,仰起頭看向愛染。寢室裡露出的微光把對方狼狽的模樣照得清晰無比。

    「你有什麼事?有話想說就快點說,我很累想睡了。」

    金城在不知不覺中放緩了語氣,即使用字遣詞還是和平常一樣,但不可否認地,見到愛染慌張的表情讓他的心情變得很好。

    愛染看著他,掙扎數秒後不高興地嘖了舌,然後伸手抓住金城的右手腕。

    「都已經買了就送給你,不喜歡的話可以丟掉沒關係。」

    愛染邊說邊將某個東西放到金城的手心裡,同時折起他的手指包覆住。這是給了就想跑的意思嗎?金城不滿地瞪著愛染,索性對方只是緊抿著唇,像在努力忍耐或等待什麼一樣。

    金城張開手掌,上頭放著的是設計簡單俐落的銀項鍊。正中間的綴飾是個等腰三角形,金城沒有就近確認,也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反正不是背面刻了字就是顏色不一樣吧,沒有開燈看不太清楚,但愛染的想法在很久以前就已昭然若揭。

    「這個很貴吧。」

    「……沒有剛士想的那麼誇張。」

    「是喔。」

    金城用指尖捏著鍊端,將項鍊拿到眼前。愛染的視線和他在綴飾上交會,他這時才看見對方的脖子上早就戴了另一條類似的項鍊。

    「真的不喜歡的話,丟掉也沒關係。」

    「你怎麼每次都這樣啊,不要擅自幫我決定。」

    愛染躊躇著,又將方才說過的話重複第二遍。金城不禁加重語氣,但愛染還是低著頭,不知道是在看他手上的項鍊還是地板,背光加上長長的瀏海讓金城看不清對方的表情。

    「但是你覺得很沉重吧。」

    愛染咀嚼許久後吐出這句話,聲音乾乾地在空氣中迴盪。金城突然明白愛染現在還醒著是為什麼,不如說從上個月廣播工作開始後他回到家時愛染房間的門縫都透著微微亮光。原來不是自己眼花看錯了啊,金城後知後覺地想。

    由於和熟識的唱片公司合作,廣播的內容是讓金城分享喜愛的音樂,同時透過直播與聽眾互動。節目中介紹的音樂類型不限於合作公司的旗下藝人,無論是國內外歌手、樂團,POP、Rock或是電子音樂,全都能自由地分享推薦。雖然金城沒有廣播的主持經驗,節目時段又是深夜,但因為主題的發揮度廣,節目正式開撥後,他發現這個工作比想像中還要有趣。

    今晚的節目中金城介紹了一首情歌,說完樂曲的特色和喜歡之處後,自然就聊到歌詞。對於歌詞中提到「我只需要你,你也只要有我在就夠了」這種激烈的戀愛觀怎麼看呢?金城被這麼問到,思考幾秒後給出「好沉重」的回答。

    愛染大概也聽了今天的廣播,所以才會導致現在這種麻煩的狀況。金城想著,嘆了口氣。即使他知道嘆氣對事情毫無幫助,或許還會讓情況變得更糟,但既然都照著這種步調走到這裡了,今後他也不打算退讓。

    「是很沉重啊,」金城說,停頓了一下才繼續開口,「但這是生日禮物,所以也沒有辦法。對吧?」

    他抬起頭直視愛染,對方愣了一下,接著舉起手遮住自己的下半臉。

    「……你太狡猾了,剛士。」

    「比不上你。」

    金城說,將手中的項鍊收進包包裡。距離他的生日還有一星期,現在就以此為藉口其實有些牽強,也太過奢侈,但如果愛染想要的只是足以說服自己的理由,那麼要他給出多少都可以,反正都只是信手捻來的程度。

    「愛染。」

    金城喊,愛染終於放下手看向他,無奈甚至有些委屈的眼神讓金城看了有點想笑。

    「你明天什麼時候有工作?」

    「下午。雜誌攝影。」

    「喔,我也是。」

    話語落下後不到三秒,金城就被愛染擁住,甚至還故意似地把全身的重量壓在金城身上,讓他不穩地後退半步。即使平時有做肌力訓練,與生俱來的體型差異還是無法輕易跨越,金城本想大吼抱怨,開口前下唇就被愛染咬了一下,劇烈的刺痛之後是淡淡的血腥味,隨著探進的舌頭在口中蔓延開來。這傢伙……!金城皺著眉好不容易推開愛染,卻在極近的距離下見到對方十足魅惑也十分欠揍的微笑。

    「剛士。」

    低沉的嗓音加上故意拉長的甜膩語尾,即使聽到耳朵快要長繭,金城仍對恢復平時狀態的愛染感到安心。很麻煩很沉重又很難搞,但要是對方陷入反省的漩渦,反而是自己會先亂了陣腳。金城伸手環上愛染的脖子,希望這種情況暫時不會再遇到了,不然要使勁全力安撫對方,身體和心靈吃不消的都是自己。






FIN.








剛士生日快樂好喜歡你!






        


评论
热度 ( 12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