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HQ!!/小見木葉/ハルアキ


◎排球only無料抽抽樂參與無料。

◎小見春樹 x 木葉秋紀




    木葉夢見自己站在海邊,雙腳陷進熱燙的白沙裡,眼前應有的蔚藍海面被熾熱的陽光照得白茫茫一片,什麼也看不見。他舉起手試著遮擋,瞇起眼執著地試圖捕捉一點或藍或白的浪花,突然一陣涼風向他撲來。

    「哈啾!」

    鼻頭被搔癢刺激,木葉忍不住打了個大噴嚏,頭昏腦脹地摀著微熱的額頭才想起自己根本不在什麼海邊。秋風將窗簾吹得上下飛舞,他隨手抽了張面紙,捏著鼻子把窗戶用力關上,踮著忘了拖鞋的雙腳正想重回被窩的懷抱,門鈴卻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來了來了……別催啊。」

    隨便抓了條薄毛毯披上,木葉邊下樓邊敷衍地應著連續響起的鈴聲,喉嚨拉扯發出的乾啞聲音連自己聽了都覺得受不了。他皺著眉壓下門把,室外微涼的秋風吹進室內,也帶來一點也不適合此季節的友人。

    「唔哇,你看起來真糟。」

    小見睜著胡桃般的圓眼,劈頭的第一句話就讓木葉無言以對,他只能默默接下對方伸手遞到面前的袋子,道了謝後側身讓出進屋的空間。

    小見來過木葉家很多次了,簡單說聲打擾了之後就熟門熟路地繞到廚房,木葉則慢吞吞地跟在後頭邊打開帆布袋,裡頭是裝了講義的資料夾和寶礦力,還有兩個充滿橘子的果凍。

    「阿姨幫你煮的粥你吃過了嗎?」

    「中午的時候吃過了……啊,但藥忘記吃了。」

     「我想也是。」

    小見將瓦斯爐上的陶鍋重新蓋好,拿著放了茶杯和藥包的托盤轉身催促木葉上樓,木葉無奈地看著對方嘴上咬著的仙貝,默默地想著這裡到底是你家還是我家,但想想自己在小見家裡好像也做過差不多的事,就乖乖閉上了嘴。

    「總覺得你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會感冒。」

     「也沒有每年……。」

    「去年也是吧。我跟猿杙以為你只是社練沒去而已,沒想到連學校都請假了。」

    小見說著,把果凍的蓋子撕開後連著湯匙一起交給坐在床沿的木葉。木葉接過後猶豫著想說些什麼,最後還是挖了口果凍送進嘴裡。

    「這種季節轉換的時候最麻煩了。」

    「嘛、也是啦,天氣突然變涼了,感冒也不容易好。」小見這麼說著,看著木葉邊吃著果凍邊用力點頭的樣子,覺得有點好笑,「但你的語氣聽起來超像在遷怒,秋季抑鬱嗎?明明名字裡有個秋字。」

    「你是來跟我吵架的嗎?」

    木葉放下湯匙,瞪著小見笑得更開懷的臉,只覺得莫名其妙。

    「沒有啦,只是覺得這樣才像你啊。」

    「你指什麼?」

    「一被消遣立刻就會反擊這點。」

    小見說著,看起來心情很好。木葉覺得有些困窘,但剛才的微弱反抗已經把所剩不多的力氣消耗光了,他想自己大概還在發燒,思考與反應的速度才會那麼低落,和平時完全不一樣。

    但平時的自己又是什麼樣子?他模模糊糊地想,視線所及之處卻盡是褐黃的色調。床單、棉被、地毯,都被亮得過分的夕陽染成金黃色,他突然想起隔壁院子裡那棵銀杏,像小小羽扇的葉子也是相同的顏色。

    前幾天路過時他看見了,突如其來的旋風吹起銀杏葉的風暴,枝葉交錯著沙沙作響,接著紛紛落下,看起來就像夏日熾陽的殘片。

    「喂、喂!你還好嗎?秋紀?」

    木葉回過神,小見放大數倍的臉就在眼前,近得他幾乎能從對方擔憂的視線中看見燒得兩頰微紅的自己。

    啊。他突然想了起來。那天也是這樣,臨時抽不開身的小見用著擔憂又歉疚的眼神看著他,直到他受不了而牽起嘴角說出不介意的話語。

    夏季的最後一日,不可抗拒的秋天的來臨,怎麼也無法掩蓋的失落。

    他就是在那一天患上感冒的。

           



    「你真的沒事嗎?」

    小見將溫熱的茶杯遞給木葉,同時問出第三遍一樣的問題。雖然在那陣奇怪的沉默後木葉努力地表達自己只是發呆發得久了些,但小見卻還是皺著眉往他手上塞了退燒特效藥,盯著他直到嚥下最後一口溫水,顯然是不怎麼相信。

     但真正的原因又怎麼說得出口。木葉將杯緣靠近嘴邊,利用角度悄悄避開小見的視線。從那天開始,很多事都變得不對勁,不管是小見變得明顯的遷就顧慮,還是強烈感到被拋下的自己。當一方臨時失約,以往的他們只需要幾句簡單的抱怨和道歉就能解決,現在卻變成這樣,彷彿忘了一切的坦率乾脆。

    這不是小見的錯,也不是自己的錯。既然如此,那就全部推給秋天好了。他花了整個夏天奔馳在球場上,站著的位置還是沒有改變,橫排隊伍帶頭的那個側臉和他沖天的髮型一樣神采奕奕,隔壁隔壁再隔壁的自己卻連夏季的尾巴都沒能抓住。

    然後他感覺自己的手臂被碰了碰,回過頭就見到小見抱歉地衝著他笑。

    連你也要──

    

       

    「抱歉,小見。」木葉開口,雙手緊捏著杯壁,「抱歉。」

    「你在說什麼啊?燒壞腦袋了?」

    小見疑惑地問著,木葉搖了搖頭,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原以為又要再一次陷入僵硬的沉默,小見卻率先開了口。

    「我現在會在這裡,都是因為我想做。所以你不用想太多啦,知道嗎?」

    木葉望著小見,愣愣的點點頭,接著又感到彆扭地伸手抓了抓頭髮。

     「……謝啦。」

     「你今天到底怎麼啦?生病的木葉真的好奇怪,總覺得有點噁心。」

     「什麼啊!我很認真欸!」

    「好啦好啦。」小見聽著忍不住笑了起來,圓圓的眼睛都變成了月彎的形狀,開懷的表情在落日餘暉下顯得特別溫暖。

     秋風明明那麼涼的,為什麼呢?

 


     ──趕快好起來啊!


           

    木葉在痊癒之後想了很久,只得到或許是因為小見的名字裡有個春字這樣的答案。

 











FIN.



終於趁著參與活動的機會寫了こみこの!!!啊!!!好開心!!!

雖然偷渡了微量的ぼくこの,但整體來說還是最喜歡對彼此來說很簡單卻很重要的秋紀與春樹。

小小的願望是希望大家都去認識木葉秋紀與小見春樹,以及有朝一日能看見他們兩人蹲在便利商店門口吃嘎哩嘎哩君。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