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對桌的草津正抓著手機,認真地盯著螢幕,偶爾上下滑動點擊螢幕的手指從一分鐘前就沒再動過。

    有馬看著聚精會神的草津,拿起桌上的雕花磁杯湊近唇邊,啜飲紅茶的同時恰巧掩住嘴角上揚的弧度。

    他知道草津正在做什麼,不如說能讓對方如此專注在手機上的事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別的了。他望著被對方纖細修長的手指包覆著的銀白色手機,那是來美國交換之前剛換的,機種新穎卻不常使用,裡頭也只裝了少少幾個必備的APP,但隨時都能上網的功能對草津來說,於公於私都有非常大的幫助。

    有馬常常覺得草津什麼都好,就是心思過細又太不坦率,所以常把自己關進死胡同裡。要是能把在課業及學生會事務上的果斷俐落分一點到人際關係上就太好了。有馬想著,放下茶杯時又立刻否定了這樣的想法。

    小心翼翼、跌跌撞撞,放不下自尊心卻仍想珍惜重要事物的錦史郎,才是錦史郎。

    儘管能被這樣對待的人並不是他。


    「錦史郎。」

    「?! ......有馬,有什麼事嗎?另外請不要突然出聲,很沒禮貌。」

    「抱歉抱歉,我只是想提醒你紅茶快涼了,要我重新泡一壺新的嗎?」

    「不,這樣就行了。謝謝。」


    草津看著自己面前尚未動過的那杯紅茶,舉起茶杯聞了聞,接著平靜地啜了一口。

    看來今天選的茶葉很合對方的口味。有馬想著,又看向被草津擱置在一旁的手機。螢幕上還顯示著通訊軟體的對話窗,儘管因角度問題而看不清上頭的文字,有馬卻能清楚知道那是草津與誰的通訊紀錄。

    之前寄回學校給地球防衛部的聖誕卡,順利交到鬼怒川手上後,當天晚上(正確來說是美國的早上)草津就收到了鬼怒川傳來的訊息。上頭除了為賀卡道謝外,還有幾句對他們的留學生活表達關心的話語,是很符合鬼怒川個性的問候。收到訊息的草津開心不已,努力掩飾著自己的興奮邊捏著手機思考該怎麼回訊,有馬與阿古哉當然也幫忙提了幾個主意,但最終送出的訊息卻仍是簡單的謝謝與我們很好不用擔心。

    對話就到此結束,從那天起兩人就沒有再互傳訊息,但草津卻時不時就會將對話視窗打開來看。看著對方過度在意的舉動,有馬忍不住失笑,卻還是將心裡的關心與吐槽忍了回去。

    而今天的草津打開對話視窗的頻率變得特別頻繁,注視的眼神也比平時拼命,有馬當然也掌握了大概的原因,但這次他打算有所行動。

    有馬起身走到一旁放著自助餐食的長桌,端了一個覆著銀蓋的盤子到草津面前,在對方疑惑地開口之前舉起帶了錶的右手腕。

    「等等,還有十秒。......五、四、三、二、一。」

    他掀開了銀蓋,盤子上是綴著新鮮草莓與巧克力片的鮮奶油蛋糕。

    「生日快樂,錦史郎。」

    「謝、謝謝?但今天還只是9/11日吧?」

    「日本現在已經是9/12的零點零分了喔,錦史郎是在日本出生的吧,我想照著這個時間為你慶祝。」

    「是嗎......。」

    草津驚訝的表情和緩下來,看著眼前的蛋糕露出淺淺的微笑,隨後又像想到什麼事那樣露出有些失落的表情。

    「鬼怒川的話,應該會考慮到錦史郎,依照美國的時間送生日祝福吧。」

    「是、是嗎。」

    有馬肯定地笑著點頭,草津才放心地回頭看向蛋糕,接著拿起銀叉,不太上手地將圓形的小蛋糕切出三等份。

    「......有馬,你也一起吃吧。還有阿古哉,等等也叫他一起來。」

    有馬看著送到自己面前的一口蛋糕,再看看草津有些彆扭的眼神,發現自己快要笑出聲時急忙張口咬下。


    「謝謝你,錦史郎。」

    

    謝謝你讓我待在你身邊,謝謝你容忍我想第一個祝你生日快樂的任性。

    願你能夠獲得幸福。

    那將是我最大的期望。








FIN.




會長生日快樂。有草結婚。征服部快回來!!!!!!!









评论
热度 ( 8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