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冥王星



    結束一年級負責的球場整理工作,國見英拎著兩個裏頭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水壺,和趕著去廁所的金田一在轉角分別,獨自前往社團辦公室。

    他在社辦的門前停下腳步,望了不知道是誰貼在上頭的IH賽前宣傳單一眼,邊想著怎麼比賽都結束了還沒人把它撕掉,伸手要碰上門把時,門卻先一步被打開了。

    「混蛋川你是在磨蹭......喔、是國見啊?」

    原先皺著眉的岩泉一見到國見,先是有些訝異地睜大眼,然後放緩了緊繃的表情,側身空出能讓對方進入社辦的空間。

    「......岩泉學長。」

    國見的驚訝不小於岩泉,但他只是愣愣地望著岩泉一兩秒,接著就回復成原先平淡的表情。他點頭向岩泉打了招呼後便走進社辦,將金田一的水壺放進對方的櫃子,然後從包裡拿出替換的T恤。

    他背對著坐在長椅上的岩泉,換掉練習後汗濕的衣服。社辦裡只有陳舊的吊扇賣力地規律運轉,偶爾夾雜國見換衣時布料的摩擦,還有書本等紙張的翻閱聲。啪、啪啪,比起一頁頁翻開,更像把特定幾張紙反覆翻閱時會有的聲音。國見默默地想著,抽起濕紙巾擦掉額前的汗,接著轉頭看向坐在椅子上的岩泉。

    「岩泉學長在等及川學長嗎?」

    說出口的瞬間國見就覺得自己說了一句廢話。社團活動結束後岩泉和及川總會一起回去,因此常有一方等待另一方的情況,這是顯而易見且眾所皆知的事。國見不只一次看見在門口被女孩子包圍的及川喊著要岩泉等他一下的畫面,而岩泉總是吵死了煩死了的回應幾句,卻還是會待在社辦直到及川回來。

    「啊啊。那傢伙說他有點事,叫我等他一下,隨便打發外面的女孩們就走了。」

    「是嗎。」

    國見望著又皺起眉的岩泉,淡淡地回答後便移開視線。從岩泉話語裡聽來今天的及川是有些奇怪,但既然無從推測起,國見也不打算追究。

    即使他每天每天看著理所當然待在一起的岩泉和及川,有時候會感到不可思議,這些說到底也和他沒有關係。

    所有人都有擅長和不擅長的事,而或許像岩泉那樣嘗試理解、伸手將他人從漩渦裡拉回的舉動,就是他不擅長的事。國見想著,低頭扣起運動外套的拉鍊,脫落過一次的歪斜拉鍊釦讓他試了幾次仍無法順利扣好。

    「國見,需要幫忙嗎?」

    「沒關係,我可以的。」

    一旁的岩泉看到後輩難得露出笨拙的一面,便開口打算幫忙,伸出手時擺在腿上的文件不小心滑落了幾張。國見自己將拉鍊重新扣好,拉到一半便蹲下來將飛的較遠的紙張撿回給岩泉。

    「喔、謝啦。」

    岩泉接過國見手中的紙張,向他笑了笑。國見站在對方面前,沉默了幾秒還是開口。

    「岩泉學長打算去本地的大學嗎?」

    「喔、是啊,有想讀的科系。雖然不知道會不會繼續打排球,但那裡的球隊也不差。」

    「那,及川學長呢?」

    國見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問出口,即使能將原因歸咎在他們是同一個球隊裡關係好的前後輩,但得到答案後,他也不會改變什麼,不能得到什麼。

    及川與岩泉之間的事,最了解的肯定只有他們自己。他所站立著眺望的地方,與他們之間就像是隔了好幾道銀河,距離好幾光年。

    「及川嗎?他沒有告訴我。」

    岩泉平淡地說著。國見突然覺得喉嚨緊得有些乾澀。

    「大概是不知道怎麼講吧,換作是我的話也一樣啦。反正要讀哪裡的大學是他自己的決定,我也不可能像個老媽一樣連到大學都跟著他啊。」

    國見聽著岩泉的話語,看著岩泉的表情,清楚地知道對方沒有說謊。岩泉學長是不會說謊的那種人,只要一說謊肯定馬上就會被猜穿。但是學長,你知道嗎,我今天在教師辦公室遇到及川學長,他在和三年級的老師討論去東京的大學的事,回過頭看到我的時候還露出糟糕被發現的表情,胡鬧著要我不要說出去。

    但是我沒有答應他,我沒有答應他不說出去。

    


    國見緊蹙著眉正想開口,背後的門就被打了開來。

    「小岩,久等了!啊,小國見也在啊......你怎麼了表情那麼難看?!」

    國見看著從門邊探頭的及川,小小地嘖了一聲,腦袋卻也同時冷靜下來。他還無法思考幾秒前的自己究竟想說些什麼,就被一旁站起身的岩泉拍了拍肩膀。

    「謝啦,國見。你也早點回去吧。」

    說完後,岩泉就和及川一起離開了社辦,兩人吵鬧的鬥嘴聲隨著距離漸漸聽不見了。跟在及川後頭一起回來的金田一迅速換好衣服收好東西後,看著早已準備好卻直直站在椅子前的國見,疑惑地在他眼前伸手揮了揮。

    「國見,你還好嗎?有聽到嗎?喂──?」

    「吵死了,笨蛋。」

    國見拍掉金田一的手,將丟在地上的書包背起,然後對著一臉莫名其妙的金田一開口。

    「回去吧。」


    

    到頭來其實還是一樣,他沒能做到任何事,而他們兩人也沒有任何改變。

    明明心知肚明的不是嗎。國見想著,獨自一人走在天色暗下來的回家路上,咬著從外套口袋找到的鹽味牛奶糖。

    當他仰起頭,夜空中的第一顆星星,正在遙遠的北方閃著微小的銀光。










FIN.

    



#8月19日はハイキューの日  

噗浪點文之二。國見視角的阿吽,沒有交往。

第一次寫小國見跟這種感覺的及川和岩泉,真的是,嗯,很有挑戰性←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