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HQ!!/兔赤/失声症の赤葦と木兎さん

◎ICE3無料公開

    在那場事故之前,一切就有了預兆。

    高中三年,作為梟谷學園排球隊的正選二傳手,赤葦經歷過大大小小的比賽。對內練習、校際練習、合宿、IH,然後是春高,他與夥伴們在每一次的征戰時奮力一搏,像要從肺部擠出所有氧氣那樣高聲吶喊,而聲響匯聚的盡頭總是那個人。

    木兔光太郎。赤葦想不只自己的聲音,就連高中生活也全都被對方佔據。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不知道,也不覺得重要。三年的日子裡他的眼中幾乎只有排球,一開始只是慢慢地跟著,不知不覺間開始起步奔跑,與所有隊員踏上追逐勝利的道路。偶爾他會對自己意外的執著感到遲疑,但當站上球場,所有的猶豫都被快速的攻擊與防守拋下,一切皆是忠於本心的行動。

    他覺得打排球很快樂。本來就這麼覺得,而在遇上木兔之後,開心的感覺又放大了很多很多倍。

    木兔是個直率的人,擁有強壯的體能與力量,情感與思考迴路也直線得令人佩服。赤葦知道木兔很喜歡自己,但那也只限在隊友與後輩的身分,要是貪心點或許能說是朋友以上吧,但這些都和真正的『喜歡』扯不上關係。

    木兔的肢體接觸很頻繁,常常隨便就搭上他的肩膀、手臂,失落時還會蹭上自己的頸肩或者大腿要求安慰。當然比賽時就更不用說了,赤葦總在贏得勝利的瞬間同時迎來木兔熱得燙人的體溫,那是需要緊握手心才能忍住的悸動。

    不管是誰都會知道這樣並不正常,赤葦也為此感到動搖,卻並不驚訝。他只是把這份還沒成形的情感放在心裡,依舊看著木兔平常地交女朋友、被甩掉,然後不斷重複。他想時間久了總會被消磨掉,就和木兔與每一任的女友交往時間都不長那樣,對方只是還沒找到能夠幸福度過的對象,就如同自己還沒找到能夠完全釋懷的方法。

    然而當他呼喊木兔的名字,一次又一次,身體裡翻攪的疼痛也越加嚴重。

 

    終於在木兔畢業的第二年,赤葦上了大學,新的環境與還未準備完全的心理交互衝擊,在他察覺到自己的步調正逐漸失速時,過馬路時就被一台剎車不及的汽車撞上。

    除了左腳骨折之外,他沒有受什麼嚴重的傷,只是再也說不出話。

    醫生說是因為事故的衝擊留下了後遺症,但赤葦自己明白真正的原因。就連出事的瞬間他腦海裡都還是木兔畢業時留下的笑容,但他並不怪他。

    很多話、很多情感,錯失了所有機會後,就再也說不出口了。

    是他自己放棄了那些機會。

           

 

    「赤葦,早安。」

    從後方環上的雙臂以溫柔卻不可抗拒的力道擁住了他的肩膀,赤葦停下切食材的動作,輕輕拍了拍環住自己的手臂,卻迎來更深的緊擁。一秒、兩秒、三秒,手臂的力道鬆了開來,對方卻還站在身後沒有離開,赤葦只得回過頭去,看向那雙滿含無辜的銘黃色雙眼。

    「早安。」木兔重新說了一次,見到赤葦的點頭回應後才綻開笑容,看向對方面前的砧板「早餐是番茄蛋包飯嗎?你今天沒有課?」

     赤葦又點了點頭,接著停頓了一下,然後對著木兔指指一旁的餐桌,木兔只好從洗碗機上拿了碗筷,乖乖地到位置上等。

    見對方總算安分下來,赤葦拿起菜刀,重新處理起眼前的食材。會變成現在這種情況也是毫無預期的,在那場意外過後兩個月,本該接受體育推薦,在隔壁縣讀大學的木兔突然跑了過來,還處於震驚中的他無法招架對方焦急的提問,正感到不知所措時,木兔卻先抱住了他。

    衝過來時的力道讓肩頸骨都撞得疼痛,卻硬是以不合適的角度緊緊地、緊緊地密合。他想從這令人窒息的距離中掙脫,開口時喉嚨卻像被毛球堵塞,吐出的只有不成聲的空氣。

    木兔、木兔學長。你為什麼會來?為什麼要來?為什麼要……

    但木兔只是一直用微微哽咽的聲音喊著他的名字。

    隔天木兔就佔據了赤葦住處原先當作儲藏室的房間,說什麼自己轉學到東京的球隊培訓了、兩人一起能省房租什麼的。赤葦想這些說法真是破綻百出,卻也沒有繼續開口,就這樣展開了同居生活。

    他不知道木兔這麼做的目的,相處時的對方也和以往沒什麼兩樣,但他卻能從一些細節若有似無地感受到什麼。例如每天早晨深刻的緊擁,又例如說話時──

    「赤葦,吃完早餐後,一起去散步好嗎?」

    木兔揚起頭,望向赤葦的眼一瞬間瞇起,像要隱藏什麼般又立刻消逝,恢復成平常的模樣。赤葦沒有立刻回應,只是沉默地看著木兔。他只能抱持沉默,就像當年聲嘶力竭也沒能傳達到的那些時刻一樣,做出同樣的選擇。

    木兔看不懂手語,唇語大概也不行,但他還是張開了口,一字一字慢慢地回應。

 

    好、啊。順、便、繞、去、書、店、看、看、吧。

           

    木兔跟著赤葦的嘴型慢慢念著,讀懂之後就開心地笑了起來。赤葦看著對方燦爛的笑容,嘴角也跟著牽起了弧。

    不管是歉疚、後悔,還是其他的什麼,他都不在意。明天就是結束也沒有關係,他已經享受夠多意外帶來的驚喜。

    只要這個人還在這裡。




FIN.



不是個愉快的故事但是寫的很開心。大概在我心中的木兔與赤葦有一部分就是如此不對等的吧。

感謝場次領取無料的各位,有任何想法歡迎留言或在感想表單告訴我>///<

评论 ( 2 )
热度 ( 98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