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閉上眼後見到的是濃濁的黑色。

    沒有任何光亮。即使有也像是全都融在了裡面。嘈雜的閃爍沉靜下來,沉靜的黑夜悄悄將他包圍,以輕擁般的力道撫過手掌與臉頰。

    冰冰的,涼涼的,很舒服。明明是走到樹林裡的,現在卻像在深海中緩緩下潛。沉下去的原因是什麼呢?因為太重了嗎?他試著回想身上帶著的東西,發現了兩、三箱貼著空白名條的箱子。

    裡面裝了什麼,他不知道,只是伸手碰觸時肺就像氧氣被抽光那樣難受。

    啊、這些是必須要丟掉的東西嗎。他想著,身體就變得輕鬆了許多。他感覺自己開始慢慢地往上漂浮。

    墨般漆黑的視野從中間開始漸漸轉淡,他望著頂上的淺淺波紋,逐漸接近海面的同時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把那些都丟掉後,我還留著什麼呢?


    試著張開口,淺淺涼涼的溫度就覆了上來,堵住他倔強的掙扎。

    這種寒冷得像是下一秒就會失溫,卻仍靜靜鼓動著的血液與心跳,他已碰觸過幾百幾萬次。

    再熟悉不過了。



    「小凜。」

    用有些乾澀的喉嚨喊出聲,他感覺自己的手被握緊了一些,冰冷的體溫像要透入他的掌心。

    而擅自拿走自己髮夾的兒時玩伴則甜甜地笑彎了眼。

    

    我,是這傢伙的目標吧。

    衣更真緒沒頭沒腦地想著,不禁笑了出來。


    但也甘之如飴就是了。





    FIN.



真緒不會知道自己到底笑得多溫柔。

還有我也不知道ま~くん要怎麼翻比較好。













评论
热度 ( 5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