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馨還記得他伸手將光推出去時的力道。

    在這之前他從不知道掌心空無一物是什麼感覺,明明確實碰到了,卻像什麼都沒碰到。推出去了,卻好像還站在原地。

    啊,這是因為離開的不是自己。

    光踏出的第一個腳步有些踉蹌,好像是他推得有些大力了,但回過頭時馨還是裝作沒事般勾起唇角的笑,就像一直一來那樣。

    光看著他眨了眨眼,難得因猶豫而詢問的暗號。他毫不遲疑地就點了頭,甚至催促地擺了擺手叫他快去,腦袋裡想著的卻是別的事。無關緊要的事。

    在他們兩人之間不存在明確的所屬權。即使擁有各自的房間、各自的床、枕頭、衣物,在習慣且自然的混用下早已毫無差別。光的是他的,他的也是光的。

    即使是考試期間,並肩坐在一起時光也會直接從他手邊拿起橡皮擦。那顆因為兩人份的碳沫而變得骯髒歪曲的橡皮擦,比不上對方鉛筆盒裡嶄新的、放在紙套裡的潔白模樣。

    但這樣才好。那是他們一同處在世界的證明。說好了就算跌倒碰撞了也是一起。

    說好了,說好了。他們都記得。但改變總是突如其來而使人毫不自知。


    我比你更知道你在想什麼。馨想。但很多時候卻忘了你也懂我為什麼躊躇不前。

    他將拳頭握得發痛,看著光踏出一步又一步,從行走開始逐漸加速,輕快而明亮地向對面跑去,就像他的人,他的名。

    目地的的那頭有什麼,馨想自己絕不會知道了。他曾經嘗試過,但最終仍以失敗收場。

    他沒辦法喜歡上光喜歡的所有事物,反之光也是如此。


    他不會喜歡上喜歡光的自己。




    馨還記得他伸手將光推出去時的力道。

    那個瞬間,世界從指間開始裂出一道透明的縫,然後彎曲傾斜。

    像那個從未使用過的橡皮擦一樣潔白、一樣清晰。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