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BGM:冬の海は遊泳禁止で/Plastic Tree



    赤葦比他還要先踏上了灰黑色岩石堆疊嵌合而成的海岬。

    海岬的高度不算太高,低頭往下看去,海水衝擊岩壁激起白色浪花,一波比一波洶湧。像是會馬上撲來把他捲走,把他們都捲進去,到那個深藍色的大海裡。

    木兔會游泳,但是沒有潛過水。更何況冬天的海邊是禁止游泳的,他無從想像海裡究竟有些什麼

    大概有魚吧。鮪魚、鮭魚、青花魚,還有章魚和花枝。但比起魚類果然還是燒肉比較好。他想著這樣無所謂的事,望著兩個半步遠外赤葦的後腦杓。被圍巾壓住的頭髮只有幾戳帶著自然捲翹在外頭,木兔很容易就能想起撫上時有些癢的觸感。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習以為常。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理所當然。

    球鞋踏在凹凸不平的岩石上,需要花比平時多的力氣行走。木兔小心地避開濕滑的地方,來到赤葦身旁。

    赤葦還是沒有回頭。

    但是木兔不急。他想很多時候總是需要勉強自己作出一些努力,儘管他不喜歡也不擅長忍耐。

    戰戰兢兢,很容易就會穿幫。他知道自己是這樣的人,但赤葦也何嘗不是。

    

    木兔知道赤葦現在的心情一定很好,不然他不會在這個冷得要命的二月天突然拉著自己坐上海線電車來到這裡。

    赤葦偶發的奇怪興致,木兔並不討厭。不如說他在這種時候才會真切感受到對方比他小上一歲,只不過是個普通的少年。

    是可靠的後輩,是二傳手,但最重要的是,他是赤葦京治。

    像在互相賭著什麼氣,木兔也沒有看向赤葦,只是和對方一樣望向遠遠的海平線。眺望的視線對他來說有些新鮮,但對赤葦來說或許早已是駕輕就熟的事。

    木兔總是在很多時候被小見或木葉打趣地揶揄。赤葦看你看得太認真了吧,每次都好像要把你盯出一個洞。然而當他回過頭去迎上的卻總是平靜如水的淡然表情。

    就連眺望的時候也藏得好好的。卻又是那樣專注,好像一不小心就會趕不上。

    木兔想赤葦不會知道的。他不會知道,在好多的瞬間他的眼中閃過的幾抹色彩,他也很努力很努力地捕捉到,然後小心翼翼地收到口袋裡。

    「請好好看著,木兔學長。」

    赤葦開口,像在責備他的分心。木兔轉過頭來看向赤葦的側臉,他發現上頭有著淺淺的淚痕,被灰色的日光照得若隱若現。

    啊、淚水都會流到這片大海裡吧。

    木兔沒來由地這麼想著,然後開口回道。

    「嗯,我有看著喔。」一直都。

    他閉上雙眼,感覺赤葦拉了他的手。緊緊地緊緊地,被手套包覆的指節摩擦發出了細碎的雜音。

    

    現在的話,兩個人就這樣一起消失也很好吧。









FIN.


昨天(前天?)在噗浪上寫的兔赤日小段子。可以的話請搭配BGM閱讀。

我想歌詞裡那些直接的話語赤葦總是沒有百分百說出來的一天。

但奇怪的是木兔總是知道。








      

评论 ( 6 )
热度 ( 42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