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極限挑戰60分 034

慣性/美L!/煙熱




    眼前的景物一下子全顛倒了。

    鬼怒川熱史面前是一整片晴朗的藍天,幾片蓬鬆的白雲輕快地往後掠過,他看見呈現倒Y字型的收訊天線,接著才是紅色磚瓦的屋頂。那是賣醬菜的山本婆婆家。

    周遭的一切都無比熟悉,但奇怪的是,他記得自己是打算踏上長階往前走的,現在卻似乎在往後倒退。背部懸空的不安感從後頸竄了上來,他望著眼前如幻燈片般快速撤換的景象,才發現自己正在往下墜。

   大概是上樓梯時心不在焉,沒踩穩階梯反而滑到了吧。他能想像當屁股和尾椎跌到堅硬的水泥地時會有多麼痛,搞不好會就這樣咕嚕咕嚕滾到最底下去呢。

    他這麼想著,為了忍受幾秒後襲擊而來的鈍痛而下意識閉起雙眼。

    然而一片漆黑中首先想起的卻是不久前自己同樣墜落的時候。


    老實說怪人怎麼樣都無所謂。鬼怒川熱史是這麼覺得的。

    儘管與生俱來的強烈責任心讓他在接下了防衛部的工作後仍會盡忠職守地完成,但怪人們製造的混亂大部分只需要幾句吐槽與抓準時機的LOVE ATTACK就能解決,照著程序的話不需要太大的力氣就能完成防衛工作。

    但只有一次,唯一一次,他發現自己並不是打從心底的冷靜理性。

    當利用催眠引起爭執的家裡蹲怪人出現在面前,他的腦袋被憤怒與悔恨激得滾燙,第一次主動朝怪人衝了過去。未多加防備,只憑著一頭熱的攻擊很快就遭到對方反擊,當他被怪人甩到空中時,看到的景象就和現在幾乎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往下掉的時候總感覺時間過得特別慢。他總會想起很多很多事,像是原因不明而失去的友情、顧慮太多而膽怯的自己,還有現在擁有的所有。

    就像是跑馬燈一樣,在地球慣性吸引的短暫時間內,連大喊出拒絕也來不及。


    「唔哇。」

    取代預想中的疼痛,一雙手穩穩扶住鬼怒川熱史的肩膀,是熟悉不已的力道。他睜開眼轉過頭,迎上的是由布院煙那雙平淡的細長下垂眼。

    「熱史,你還好嗎?」

    「小煙...?啊啊、我沒事。謝謝你。」

    愣愣地和對方對看兩秒,鬼怒川熱史立刻踩上階梯自己站好,露出抱歉的笑容和由布院煙道謝。

    「沒事就好。看你跌倒時一點都不驚慌,我還以為你是哪裡想不開所以自己往後倒...你還在為我昨天把你的遊戲紀錄刪掉生氣喔?」

    「欸?完全沒有。」

    「那就好。」

    

    望著由布院煙說完話後走向前的背影,熱史想自己沒有看錯,在對方臉上同樣露出了感到放心的安定表情。

    就像那時一樣,他以為自己又要失去另一個重要的人,但對方卻先一步在後頭將他穩穩接住。

    然後一切又一如往常,他們能一起度過每一天的開始與結束,即使偶爾鬥嘴吵架,道歉後依然能為無聊的小事笑得比什麼都還要開心。

    

    「欸、小煙。」

    「幹嘛?...你怎麼還站在那裡啊,說不想遲到的可是你喔,我倒是都無所謂啦...」

    「不行啦,我現在就過去了!」


    急急忙忙說完後熱史重新踏上階梯,兩三個快步就來到煙身旁, 兩人一起踏上階梯。

    並行的腳步比起獨行時更加踏實穩定,他想自己現在有點懂了,為何煙總說他就像空氣一樣。

    自然而然的彼此陪伴,是比任何言語和約定都還要堅固事物。

    所以剛才差點脫口而出的話,再等一下下也不遲。

    

    「熱史,你今天好像心情很好?」

    「啊,大概是因為天氣很好吧。小煙不覺得嗎?」

    「是啊,天氣很好,很適合睡午覺。」

    「哈哈,你也睡太多了吧。」


    在笑語交談間,學校大門就近在眼前。

    與你的新的一天又要開始了。






FIN.


煙熱好難寫。然而我好餓。只能割腿肉餵自己(哭




    

    












 


评论 ( 3 )
热度 ( 9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