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極限挑戰60分 023


不為人知的你/おそ松さん/おそ松+カラ松



 

    カラ松在後門遇到了おそ松。

    既然住在同樣的屋子裡,偶然遇到並不是多稀奇的事,但重點是遇見的場合及狀況。カラ松拿著木吉他,正打算從後院的鐵梯爬到屋頂上彈吉他寫歌,十四松一早就拿著球棒風風火火地出門去了,沒了弟弟陪伴無法練習兩人合唱,但正好能把上回譜到一半的曲完成。

    一邊想著我的brother真是自由奔放啊但是哥哥我不討厭這點喔,一邊勾起唇角推起根本沒有滑下來的墨鏡,カラ松一抬起眼就見到了平時鮮少在後門出入的おそ松。

    「喔、カラ松。」

    おそ松愣了一下,接著笑著向他打了招呼。常穿的紅色帽T、牛仔長褲和笑起來痞痞的表情都和往常一樣。

    カラ松皺起了眉,卻還是好好回了話。

    「大哥,歡迎回來。」

    「嗯。話說你要去幹嘛啊,還拿著吉他......啊、該不會又要爬到屋頂上去吧?!上次摔得那麼慘還沒學到教訓嗎?真是的哥哥可沒有錢替你付醫藥費喔~」

    「不,該怎麼說,在屋頂上我才覺得自己離天空近了一點,為了使我身上來自星空的那些光芒不傷害到兄弟們,所以」

    「唔哇......好痛,超痛的,カラ松拜託你住手?」

    おそ松邊說著邊摀著手臂,縮起身體後退了兩步,倚靠到門邊的時候又笑了出來。

    「欸?但是、」

    「啊好痛好痛超痛的不行我果然沒辦法習慣,抱歉啦カラ松再見!」

    後門碰地第一聲關上了。カラ松看著對方剛才站著的位置,發自內心深深地嘆了口氣。

    おそ松又跑走......不,正確來說是逃走了。他知道自家大哥最擅長的事有兩件,一是裝作不在忽地觀察周遭,二是隨便呼嚨任何事物。這兩項才能在別人面前或許是滴水不露,但在兄弟面前,おそ松仍會偶爾露出馬腳。

    カラ松知道對方早就注意到自己始終看著他藏在帽T口袋裡沒有伸出來的右手。

    但就算查覺到了也不能做些什麼。如果是トド松,他可以毫不保留地接受對方的撒嬌;是チョロ松的話,只要待在旁邊聽聽抱怨也沒有問題,甚至是最討厭自己的一松,要是出了什麼狀況他也不會放著不管。

    但おそ松總是在他試著嘗試之前就先躲開了。他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比較好,真的真的覺得很困擾。

    包括那個說著好痛啊好痛啊卻還是包容著想解決自己煩惱的表情也是。

    

    カラ松抓了抓頭,想了想後,只得到一個brother們都太有個性也讓人煩惱的結論。








FIN.





   「我的brother真是自由奔放啊但是哥哥我不討厭這點喔」

→「ほんとにマイペースだなぁマイブラザー...でもそういうの、嫌いじゃないぜ。」

大概是這樣的,可以的話請體會看看這種痛感。(乾



    

    



评论 ( 3 )
热度 ( 29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