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木兎と黒尾とペロペロキャンディ



    紅色的。紅色的棒棒糖。

    在幾分鐘前還是雙頰微紅眼神明亮的女孩在社練結束後雙手捧著遞給自己的,現在卻用另外一種看起來更引人遐思的方式被放到對方嘴裡。
    
    好像有哪裡不對,哪裡不太妙,他瞇起眼這麼想著,然而罪惡感終究是模糊不清的,若想拋之腦後也是輕而易舉。

    握著白色塑膠棍的手指滑膩的像沾了汗,輕輕往前一推,淺色被唾液沾濕的唇瓣就乖順地張開,可以看見裏頭較人工色素艷紅許多的舌。未融化的橢圓形糖片和口腔的形狀不相合,稍加用力推擠就會見對方吃痛地皺起五官,然而沒有人喊停,沒有人阻止。

    不知何時早已越線的距離內嗅到的氣息是潮濕的甜,帶著往常接吻時交換唾液的灼熱溫度。草莓口味的,他想,前幾天郵購買來的潤滑劑也是一樣的味道。

    然後他大力地將糖棒抽出,看著對方的口腔滑過橢圓的鼓起而恢復原狀,然後又再次推進,一次次重複一樣的動作。抽出、推進、抽出、推進,對方的唇邊留下吃痛的透明液體,像什麼下流的模擬。

    明明做過比這還要糟糕更多倍的事,為什麼還會感到羞恥呢?他望著對方含著憤恨與情慾卻忍不住閃躲的雙眼,勾起唇角笑了。從第一次相觸以來從未停止的心臟鼓動或許也是一樣的道理。

    而後在一聲忍受不住的嗆咳中,他丟下那融得不成原形的棒棒糖,伸手擁上那一聳一聳地顫抖著的雙肩與背,溫柔確實地輕拍,一下又一下。



    「...吶、可以繼續了嗎?」



    再問我就塞爆你的嘴,混蛋貓頭鷹。

    像炸毛的小貓般可愛的戀人哽咽的聲音,在他耳邊不甘地碎語。一口咬下的話,就連頸間的點點鮮紅也像是融化的糖水一樣甜膩卻使人上癮吧。

    當初挑口味時果然選對了。他這麼想著,在對方氣惱地往自己身上踹時先一步將人往床上倒去。

    後續的抵抗與掙扎也在綿長無隙的吻中融化成紅色的糖液了。







FIN.



鐵朗喵喵生快喜歡你!!然後沒有然後了!沒有然後了!(乾




评论
热度 ( 19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