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極限挑戰60分 006


下次見吧/幕末Rock/新選組三人中心



    沖田總司討厭下次這個詞。

    從小時候開始,圍繞在他身邊的人們只有兩種,除了直接了當地對他擺出拒絕的態度之外,另一種便是帶著看著弱小生物那般的同情眼神,對自己說著下次再去吧、下次再做吧等等話語的大人。

    比起毫不保留展現厭惡的人們,這類將言語包裝起來的類型反而更難應付。或許是因為在他心中其實了解這些話事出有因,非常地了解,但才始終不肯承認。

    不想承認自己的弱小。不想承認自己的無力所帶來的憐憫,即使伸手去碰時那些言語都帶著溫度,但不到一時半刻都會冷卻下來。這些都是因為,自己沒有任何力量,連值不值得活下去都無法確定。

    但在他用盡了這輩子最大的幸運,遇見了那些人之後,他還是討厭這個詞。

    沒有任何事物是無法擁有溫暖的。那個人教會了他這件事,很重要很重要的事,卻同時也是用「下一次」的藉口來安撫自己,並轉身離開的人之一。

    其實比起悲傷悔恨,他感到更多的是憤怒。他氣那個人在心中佔了太大份量,氣自己明明照著對方所指的道路前進,最終仍無能為力。

    連一個人都救不了,他在心中念著,反覆地唸著,卻有另一雙同樣厚實的手拍上他的肩膀,說著並不是這樣。


    並不是你一個人的錯。總司。他說,一雙凜然正實的眼筆直地望向前方。



    「土方先生,等一下去上次那間茶屋坐坐吧?」

    「你忘了嗎,總司。等等還要和坂田君他們練團,下次再...」

    話才說到一半,土方歲三卻緊急地收了話尾,望向沖田總司未被瀏海遮住的藍紫色眼睛。像在確認什麼似地,直到沖田忍不住想開口詢問,才將話語接續下去。

    「...練習完之後大家再一起去吧。」

    預料之外的回答讓沖田驚訝地愣了一下,接著才向著對方露出微笑。

    「土方先生對我真好啊。但為什麼不單獨和我一起去呢,是因為會害羞嗎?」

    「什、你在說什麼啊,別在近藤先生面前說奇怪的話!」

    

    滿意地將土方手足無措的模樣給看了過癮,沖田收起了玩笑的心情,對著眼前乾淨整潔的石碑,恭敬地和起了掌。


    「下次見,近藤先生。」


    直到這個世界充滿和平的那一天。





   FIN.


所謂看舞台劇掉下的坑就是這麼回事。

然後不知道到底有沒有CP因為這三人感覺有點混亂(???),但我想能夠一直三個人這樣子下去也是很好的!




    

    

    

评论
热度 ( 9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