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極限挑戰六十分》002

 超能力/黑夜久





    「夜久啊──」

    「幹嘛。」

    「你對時間暫停有什麼想法?」

    「蛤?」

    夜久衛輔偏過頭,望向坐在右側的黑尾鐵朗的側臉,脫口而出的單詞比起疑惑更像是因為習慣了對方偶爾跳躍的思考模式而生的無奈。

    但事實上,給出反應後過不到一秒夜久就萌生了悔意。明明對自己承諾了許多次別總是放任對方恣意地用奇怪的話題耍著自己和隊員們玩,但在聽到話語的瞬間還是會直覺轉向對方。他想這也許是一個壞習慣。

    然而黑尾並沒有回望他,只是用著異常認真的視線望著外頭嘩啦啦下著的大雨,像要將冷涼的空氣看出一個洞那樣。夜久愣了半秒,馬上就懷疑起對方另有企圖的可能,但即使再怎麼努力觀察,那平穩無上揚的唇角與遠望的視線中仍未透露出半點跡象。

    突然發什麼神經啊這人。夜久這麼想著,而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黑尾語重心長地開了口。

    

    「動畫裡面啊,不是常常會有角色的能力是讓時間暫停嗎?所以我在想啊,如果特地在別人打噴嚏的瞬間使用能力,那到底會看到什麼畫面。」

    「...先不論你究竟是怎麼想到這個問題的,在別人打噴嚏的時候把時間暫停這種事根本不會發生好嗎,不如說這樣只是在浪費能力而已吧?」

    「但你想想看啊,每個人在打噴嚏的瞬間表情都會扭曲對吧,不管是帥哥還是醜男都一樣,所以可以說在那個瞬間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啊!不論出生貴賤都是平等的喔!人類!」

    「不是都跟你說要好好吃藥了嗎,你怎麼都不聽啊。」

    「啊?吃什麼藥?」

    「中二病的藥。」

    

    這麼說完後,夜久終究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是因為黑尾莫名其妙的廢話,還是對這樣的廢話用了比預想中更多的力氣去回應的自己,他不太清楚,但總之很開心,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開心。

    呵呵呵地笑著的夜久沒有注意到望向他的黑尾臉上鬆了口氣的安心表情。    

    

    「欸,黑尾。」

    「幹嘛,夜久。」

    「你如果真的有能力的話,那就先讓這場大雨停下來看看吧?」

    「其實啊夜久,讓雨停這種事其實需要很高的技巧,更何況是那麼大的雨──」


    拋棄邏輯,亂七八糟,沒完沒了,就只是這種程度的閒聊,卻也填補了被大雨給困住的窄小屋簷下緊繃而心焦的言語空隙。

    這場雨停或不停,都無所謂了。比雨天更加陰霾的情緒,需要的只是你那稍嫌拙劣的超能力而已。






    

    

    FIN.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