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即使僅有幾秒的差距,他仍能確定是自己先發現對方的。

    多是文藝社團辦公室的這條走廊,並不在日常的行經範圍裡,只是今天下課時被委託到學生會辦拿文化祭的攤位申請表,因而抄了近路而已。

    自己的理由可說是合情合理,但對方又是如何呢?

    他看著三個半窗框遠的那人臉上起初的驚訝神色換成了欲言又止的尷尬表情,像是想和平常一樣大聲喊出自己的名字時卻突然想起什麼而緊急剎車那樣,皺起的眉頭和緊咬的嘴唇歪成奇怪的形狀,看起來有些好笑。

    但自己也沒有資格說就是了,他想著。差別僅在於那善於隱藏的0.5秒。

    腦袋裡盡是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時,他重新踏出了方才突兀地停止了的腳步。皮鞋踏在走廊上的聲音打著走調的節奏,他直直地望著對方那雙琥珀色的眼,想著此刻的自己在那樣閃爍的焦躁中也是同一個模樣,卻始終無法決定即將說出口的話。

    爭執的原因什麼的早就已經忘了,反正只要扯到排球上兩個人都會徹底發揮不服輸的本性,頑固地堅持各方說法,接著就連畢業啊下一屆啊主將的擔當啊這些不該輕率加諸於上的事都成了堆疊藉口的道具。

    不該是這樣的。明明是清楚地明白這一點,但腦袋一熱就什麼也管不了了。

    只要是和對方有關的事他就冷靜不了、總是失態。就連現在也一樣。

    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誰該先開口、誰又該認錯,或者就這麼當作什麼也沒看見一言不發地走掉?不要、絕對不想這樣。頭好痛。他輕輕皺起了眉。

    三步、兩步、一步。



    「赤、」「...我喜歡你。」



    正如他們之間的每一個交錯時他心裡所想的那般脫口而出,簡單地令人不甘心。

    他還在想著自己到底又說了什麼蠢話乾脆就這樣消失算了的時候,背後傳來驚愣地停止後急促而來的腳步聲。

    啊啊、又來了。不是在吵架嗎,這樣算什麼啊。

    他想著,任由那雙寬闊的臂膀從後方緊緊擁住自己。





FIN.



七夕快樂...?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