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文スト /國木田獨步+太宰治/例行事項

◎CWT40的無料內文。感謝主催 @久里x現実逃避 的邀請!

◎網路公開版本點這裡




        國木田獨步覺得非常困擾。

        但困擾的來源,並不是那些每天在腦海裡打轉的委託案、支出和能力者的衝突挑釁。畢竟要是能選,他絕對會為了偵探社的理想與未來進行無止盡的煩憂,而不是跑來鐵橋下的河川打撈社員。

        抓著河邊的斷裂木樁漂浮在水面上的太宰治正對著國木田笑。身上的衣服吸了水變得暗沉混濁,但臉上露出的卻是無所謂的表情,這讓國木田想著乾脆就往對方臉上踹一腳,讓太宰順著水流漂到他再也看不到的地方好了。

        但他當然沒這麼做。因為無法做到完全的事不關己。

        國木田伸手將太宰從水裡拉起,皺著眉看著對方跨出腳步站到岸上,踢掉鞋子上的泥,熟練地扭緊衣襬擠掉多餘的水分,接著抬起頭露出他總是看不順眼的輕率表情。

        「謝謝你啊國木田君。雖然我覺得你好像比較想把我推到河裡去?」

        「既然你知道,那剛才幹嘛不直接死一死就好了?」

        國木田煩躁地說著,邊將滑落的細框眼鏡推回正確位置。他認為一切都該嚴整有序地進行,但同時也明白身在武裝偵探社,面對的都將是不平凡甚至脫序的日常,因此將這些搖擺不定的現實導向幾近正義的方向便是他的理想。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每當見到太宰無謂又消極的生活方式,他常常會感到焦躁。

        「才不要。要死就要找個美人一起在蒼茫的海邊從岩石上淒美地一躍而下,被不明人士推下橋這種死因一點也不帥。」

        「等等,你是被推下去的!?」

        國木田驚愣地睜大了眼,太宰卻勾起了微笑開口。

        「放心啦不是黑手黨,大概是以前不知道哪個仇家吧。不過雇來的人身手還真不錯,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就往下墜了耶。」

        「拜託你有點危機意識!」

        除了這樣大吼,國木田想不出還能說些什麼。再多的叮嚀告誡都只會被對方當成耳邊風,但即使如此仍無法放著不管。

        只因為他們同樣身為偵探社的一員,擁有相同的連結。

        「好啦好啦。國木田君,火氣這麼大會有禿頭的危機喔,你看你髮線都越來越往後了。」

        「什麼?!…不對,這一定是假的吧你這繃帶浪費裝置!」

        在他揮出拳頭前,太宰早就先一步跑得遠遠的了,國木田只能死盯著對方的背影,想著我行我素真是世上最可惡的詞。

        …不過,還是把太宰剛剛說的那句話記到筆記本上吧。

        




FIN.



對獨步先生對太宰的想法與愛(?)讓我不得不遊走於字數上限 。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