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HQ!!/兔赤←木葉/signal





◎CWT40無料公開。

◎木兔←赤葦←秋紀的單箭頭一方通行。




  赤葦的手背上多了一個很醜的塗鴉。

       線條歪曲,邊緣還有黑色墨水被用力塗抹過的模糊痕跡,但從塗黑的圓圈、表示眨眼動作的箭頭符號及倒三角形的嘴巴來看,勉強還看得出是隻筆劃簡單的貓頭鷹。

  這種煩躁感遠大於可愛的塗鴉,不用問也知道是誰畫的。

  說起來我也不是第一次看見這個塗鴉,它曾出現在公告文書的背面、社團日誌,甚至借出後還回來的筆記本上。簡單來說,只要將任何留有空白的紙本交給木兔,再經過一場無聊的演講或容易分心的集會,那張紙或筆記本上大概都會出現幾個潦草到不行的奇怪塗鴉。

  我借給他的筆記上,也被用鉛筆畫過幾次。畢竟早就知道木兔隨便塗鴉的習慣,只是鉛筆的話自己念個幾句擦掉就算了,但之後他竟然得寸進尺地開始用原子筆在上面留下線條和圖案,為此我也忍不住向他抱怨過幾次。

  ……那時他用來辯解的說法是什麼啊?我漫不經心的想著,邊望著赤葦左手上的塗鴉。並肩行走的角度讓我只能看見像天線般分出三支分岔的貓頭鷹雙腳。

  「你手上那個,是木兔畫的吧?」我用一如往常的語調開口。

  赤葦聽見我的話後停頓了一下,轉過頭來看向我的同時也舉起帶了錶的左手,將那個醜醜的貓頭鷹塗鴨像展示般稍微轉向我這邊。

  「是說這個嗎?木葉學長也知道啊。」

  「日誌上常常出現啊。每次看到都覺得木兔那傢伙還真是除了體育,其他科目都表現得很差勁。」

   聽著我語氣中的無奈與感慨,赤葦勾起了淺淺的笑,將舉起的手放下後再度看向前方,出口的話語帶著淡淡的笑意。

  「但是木兔學長的理化意外地非常好呢,真不懂為什麼。」

  「是啊,為什麼呢。英文和古文倒是在考試前才會想到要臨時抱佛腳找我借筆記,借就算了還亂畫,實在受不了。而且啊──」

           

  抱怨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原先步伐不一卻速率相合的行走節奏突兀地慢了下來。我停下腳步,回頭望向約一步半的距離外,站在熟食店遮雨廉下陰影邊緣的赤葦。

  「怎麼了?」

  我疑惑地問道,赤葦抬起那雙幾秒前似乎還陷在某種震驚的困惑中的雙眼,筆直地看了過來。

  「木兔學長,也在木葉學長的筆記本上塗鴨過嗎?」

  「欸?」

  以問句作為回答的回答根本無法解決疑問,反而只會衍伸更多的懷疑與錯愕。我從赤葦的話中聽見一絲微妙的違和感,而造成的原因又似乎是來自於我。我本該知道些什麼?就算看得再清楚、再仔細,我也不可能百分之百了解他們的心。

  但若是推測的話應該還做得到。我這麼想著,連自己都不確定自己究竟想知道些什麼,便將事情照實說出。

  「…是有被畫過沒錯啦,借給他的筆記還回來後通常都會像日誌上一樣,你也知道吧,就空白的地方會有幾個塗鴨。那傢伙啊,原本都只用鉛筆的,後來竟然給我用原子筆直接畫上去!所以啊,為了補償我白白浪費的立可白,我叫他要買十隻還給我。」

  我掛著笑容,以敘述平凡日常的語氣將話語結束。事實上,這也的確是個再普通不過的日常插曲。似乎了解這一點的赤葦在聽完後便突然放鬆下來,恢復了原先冷靜的表情,接著開口。

  「原來如此。辛苦你了。」

  「不,其實也沒那麼嚴重啦。倒是你手上那個,是油性奇異筆吧?這樣沒問題嗎?」

  「嗯,沒有關係。」

  赤葦說著,快跑幾步回到我的右側,我們重新以並行的步伐踏上眼前長長的緩坡路。

 

  前方的十字路口是分別的地標,赤葦的家要往左轉,我則是要越過馬路,直走到下個路口為止。而我遠遠便看見直行的標誌亮起了禁止通行的紅燈。

  斷續的閒聊畫上句點。我拍拍赤葦的手臂提醒他快穿過左側路口的綠燈,赤葦意會過來後,便拉起掉落的書包背帶與我道別。

  「今天也辛苦了,木葉學長,明天見。…啊、還有,我會想辦法的。」

  「喔、再見……?」

  我揮了揮手,望著赤葦小跑步踏上斑馬線到達路的另一邊,卻不懂他說的最後一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直到我收回視線,望向前方。紅色燈號仍舊亮得刺眼,在灰色的天空和水泥磚間看起來更加炫目。我皺起眉,開始詛咒起即使繞了很多彎仍舊別有居心的自己,和一點也不看場合浮現而出的記憶。

  如果可以,我一點也不想知道這種事。一點也不。

           



  ──對不起啦,因為我好像會下意識把在手邊的東西都當成自己的,所以才會畫上去。真的不是故意的啦,原諒我好嗎,木葉。

           

                                                     



FIN.


                                                             

雖然是標單箭頭通行但其實是以兔赤前提寫秋紀眼中的他們的這種感覺。

一直都好想寫寫關係曖昧的三人啊嗚嗚謝謝所有看到這裡的人←



评论 ( 5 )
热度 ( 31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