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文スト/太中/燒痕

    



    栗色的微卷髮梢沾上半乾的血液,太宰治伸出手指隨意繞了幾圈,而後輕輕拉扯試著抽開,動作並不如以往順利,糾纏成結的髮絲讓他多花了幾秒才使手指掙脫開來,為了甩開沾上不知是體液或血液的黏膩感,他將手上的髒污往中原中也身上那件部分染上深褐色塊的白襯衫上抹了抹。

    還嗅得到淡淡的煙硝味,然而土地的震顫與肅殺的空氣流動都已平靜下來,四周安靜的出奇,肉團被炸成碎塊的濃稠爆裂聲彷彿只是妄想中的錯覺。即使現在已經很少這麼想了,但如果是不久前的太宰治,大概每天至少都會這麼想個兩次吧。

    他從沒和中原提起關於這個想法的任何事,而中原想必也不會想知道。若是知道了,也許只會說著你這變態自殺狂怎麼不也進入幻覺自己死一死算了,邊丟來一個惡狠狠的鄙視眼神。

    但他想中原其實是知道的。即使是這個隨便倒在骯髒的水泥地板上露出像笨蛋的表情呼呼大睡的中原中也,也應該是知道的。

    畢竟他們兩人之間也只有默契這件事值得稱道了。          

    太宰想起他第一次被中原拉著手腕從河裡救起。長褲和外套的都還沒吸飽足夠拖人至底的沉重水分,手腕的繃帶就先被對方使勁的力道給抓散了。爬上船之後面對中原滿口首領啊麻煩啊巴拉巴拉的碎念他也只是微笑,直到視線在對方脖子上的傷多停留了幾秒,話語間突然塞進一小段奇怪的沉默。

    你以為無法控制力量可以當作罪惡感的藉口嗎,少噁心了。

    中原對他這麼說,而那是他第一次見到對方的汙濁能力後的隔兩天。

    

    所以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即便死都不想承認,他們兩人的確是在很多方面都非常合得來。思考邏輯攻守方式配合對招甚至連能力都有一部分是相合的,而或許就是因為如此,若在個性上也志同道合便會顯得更加噁心,於是他們也毫不保留地在每一次見面時展現出對彼此的厭惡。

    這點到現在依然沒有改變。即使身分從相同轉為對立,即使是因為某首領興趣的一夜限定組合復活,中原依然在他身旁疲憊卻坦然地入睡,而他則抬起頭看向喧囂過後看起來總是特別澄淨的黑色夜空。

    不管站得多高、跌得多深,喧囂仍舊不會止息。

    正如他手腕上的繃帶換了又換,卻抹不去那近乎要脫臼的力道既視感。早已重複多次,今後也許也會持續無數次,他會抓住對方沾染了血液飛沫依然張狂的左手腕,緊緊地、緊緊地、像要將五指印痕深深留下那般。

    

    

    晚安,中也。

    

    

    太宰手插著外套口袋走著,想像留在對方耳緣上的清晰咬痕將會如何熱辣地曝露在空氣中,邊愉快地哼起了歌。






FIN.




補完進度後想要寫些什麼發現我根本沒辦法寫太多因為官方都補完啦我還寫什麼是否中也好萌太宰也好萌喔嗚嗚嗚(斷句呢

    

    

    

    

    

    

    

    

    


    

       

    

    

评论
热度 ( 39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