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HQ!!/兔赤/what I want to be is...

◎時間為兩人剛當上主將與副主將的時候。

◎CP感不明顯。



  完成社團日誌後卻發現本該負責這項工作的球隊主將在面前睡著了的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赤葦放下藍色原子筆,輕輕地嘆了口氣。頁面上空白的欄位只剩下最下方的隊長簽名格,而將椅子反轉過來趴在同一張大桌上的木兔仍舊睡得香甜,若沒有外力打擾,似乎能就這樣睡到圖書館要關門了都不曉得。

  雖然想著乾脆就這樣放著對方不管吧,但身為新任副主將的責任心卻還是勝過了一時的小小惡意。在伸展了久坐而僵硬的手臂後,他抬起帶了錶的左手手腕,上頭顯示的時間是下午四點三十分,距離閉館還有三十分鐘的時間,而外頭的天色仍明亮得令人忍不住懷疑時間是否在正午時就此停滯不前。

  這麼好的天氣,他們卻沒有在體育館裡進行每日固定的大量練習,而是在圖書館裡貪圖空調的涼意。若能從兩者中擇一的話,赤葦當然是想利用所有時間盡全力地與每個正選進行攻擊練習,但因為體育館的定期檢查而暫停社團活動是屬於不可抗力,他也只能安分地接受這個結果。

  但對坐的木兔或許不是這麼想的。

  說是或許,是因為他還不確定自己是否已足夠了解對方。儘管木兔的表情及言語實在是直線前進到令人不禁要嘆為觀止的地步──這是木葉學長以有些咬牙切齒的語氣告訴他的簡潔比喻──但在某些時候,面對那些越過所有可有可無的考慮而直接表現出的話語及行動,赤葦仍會感到措手不及。

  木兔這個人,就和他所擊出的扣球一樣,率直且強而有力。在球場上,他能充分地享受自己托出的球被對方全力擊到敵方場地上時激烈的爽快與滿足,可平時的相處又是另外一種狀況。赤葦知道自己不擅長應付這種直來直往又自來熟的類型,可當他們成為主將與副主將,為了負起身為球隊最大支柱的責任,這樣的不擅長也必須努力去克服。

  所以他才一點一滴,甚至有些戰戰兢兢地,試著習慣並處理木兔時來時去的消極模式。就像現在,面對因無法打球而悶悶不樂的木兔,他只得默默拉著對方到空調開放的圖書館裡,避免在沒有任何遮蔽的體育館前方呆站到中暑的愚蠢意外發生。

  把木兔塞到椅子上時對方仍是一臉哪裡不滿足的模樣,赤葦邊想著副主將的工作也包括保母這一項嗎,一邊在對面坐下,說著在我完成日誌前請學長先隨便找點書看吧,便埋頭振筆疾書沒再理會木兔,直到工作結束後才發現又變成這樣的情況。

  居然連睡相也像小孩子一樣。赤葦望著熟睡的木兔,有些無奈地這麼想。

  有的時候,只是有的時候,面對木兔這份為了追求的強烈執著,他是感到羨慕的。梟谷學園是社員眾多的排球強校,才二年級就當上副主將,不管是正面或負面的意義上都是眾所矚目,赤葦在最近才發現剛接下這個位置的那段時間,睡眠與身體的不良狀況都是源自於無形中的壓力。

  也許事實並不如想像中艱難,但他卻無法不往更加細微的方向考慮,求好心切的向上心不知不覺成了綁手綁腳的阻礙,他注意到這陣子木兔看向他的目光總是欲言又止,像是找不到適當的詞語形容訴說,卻透過那雙琥珀色的雙眼滿滿地傳遞過來。

  居然讓平時總是操心的主將擔心了,自己的情況到底是糟到什麼地步了呢。他不禁這麼想,同時再一次為對方直白的表現感到驚訝。

  但是、並不討厭。


  赤葦想著,伸出了手,指尖在觸及木兔染上淺淺夕色的銀灰髮絲前停了下來。

  …這樣子摸上去的話整個手都會是髮膠味了。

  為了使什麼不明確的情緒停止,所以重複著像是自我說服般的句子。赤葦的手轉而移向木兔的肩膀,拍了幾下後又輕輕搖了搖。

  「木兔學長、木兔學長,請快點起來,圖書館要關門了喔。」

  「嗯……赤葦……?」

  木兔的頭掙扎地往手臂彎裡蹭了兩下,接著才不甘願地抬起頭。似乎還不太清醒的雙眼是蜂蜜般的深褐色,而自己的身影像是沉溺在其中一般由模糊便得逐漸清晰。

  「是。快起來吧,日誌已經完成了。」

  「還想睡…。」

  「想睡請回家睡。」

  木兔好不容易坐起身子,望著被壓在雙臂底下像是百科全書之類的書頁,沉默地發著呆。赤葦將鉛筆盒與筆記本等收進書包後,打算開口催促對方,卻先被書頁上的圖片吸引了目光。

  「…這本書是什麼,繡球花?」

  「嗯?喔、對啊!剛剛無聊就拿植物圖鑑來翻,然後就看到這個!」

  「木兔學長居然會看植物圖鑑這種書啊。」

  似乎是突然恢復了精神,木兔沒有理會赤葦的吐槽,只是將書本翻了幾頁後將書面轉了三百六十度,推到赤葦面前。

  翻開的頁面上,是深淺藍紫,各種顏色綻放著的繡球花。

  「聽說附近山上的公園裡面有,改天一起去看吧,赤葦!」

  赤葦眨了眨眼,就這樣錯過了最佳的回話時機。他看著掛著微笑一臉興奮地望著自己的木兔,像是疑惑為何遲遲得不到回應那樣漸漸露出些微緊張的神色,忍不住笑了出來。

  「…兩個男生一起去山上看繡球花什麼的,不覺得有點噁心嗎?」

  「什、什麼啊,我才沒有那個意思,不要笑啦赤葦!」

  語氣裡的笑意止不住,而木兔著急起來而放大音量的聲音讓他們一起被櫃台處的管理阿姨警告了。但即使如此,心底仍充滿了豁然開朗後的舒坦。

  或許這正是他如此拼命的原因。在許多地方覺得苦手的同時,卻不由自主地嚮往著那樣面著陽光的背影。

  所以才不想失去啊,和對方一同站在球場上的專屬位置。



  「赤葦,我餓了。等等去一下便利商店?」

  「如果木兔學長要請客的話。」


  步出圖書館後,迎面而來的是帶著潮濕熱氣的微風。赤葦應付著木兔道出的話語,在對方不滿地發出抱怨聲邊逕自往前走時,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腳步。





  我知道喔,我都知道的,木兔學長。

  所以,不管那是真心的邀約抑或一時興起,都沒有關係了。




  木兔的呼喊聲從不遠處清晰地傳了過來,於是他重新邁開了步伐。

  這次,要行得毫不猶豫。














FIN.



其實我原本只想寫看繡球花還有摸頭髮,然後就變成這樣了。

果然想要寫的成長感跟文字表達出來的力量有很大一段距離...





评论 ( 10 )
热度 ( 42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