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チューペッド



    天氣很熱。爆炸熱。所以才會在經過小雜貨店時經不住慫恿而買了長條的棒棒冰。

    買冰棒,當然是為了消暑、解熱。也許是因為這樣的目的太過明確,又或者仲夏初始的暑熱讓腦袋迴路也跟著遲鈍了幾分,本該以為如此的事情再措手不及時迎來了預料外的轉變。


    赤葦京治望著木兔光太郎笑得燦爛的臉,雙頰像泡過溫泉一樣笑得紅通通的,敞開兩顆扣子的襯衫領口下是汗涔涔的鎖骨線條。

    光看就覺得熱。他忍不住皺起了眉,舌尖上殘留著橘子香精的酸澀人工甘味。

    不習慣的口味、不習慣的甜度,像是被偷偷點了火那樣慢慢地變得熾熱,然後從舌頭、牙齦、上顎,直到整個口腔,緩慢且空洞地開始燒灼寂寞。

    一開始並不打算這麼做的。天氣很熱、爆炸熱、需要消暑,所以才沒多考慮便點頭答應,所以才買了冰棒,然後、


    這樣不就成了反效果嗎。


    赤葦京治張開了口,在木兔光太郎的雙眼與氣息都染上獵捕似的侵襲時率先貼上對方的舌與唇,將所有藉口話語全都嚥下。

    右手上那隻只咬了一口的蘇打口味棒棒冰,在柏油路上留下了滴融的痕跡。





FIN.




    本子一結束後就開始忙報告忙期末到現在什麼都沒寫真是抱歉。

    不過天氣還真是好熱啊唉(in冷氣房

    










评论
热度 ( 25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