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HQ!!/木葉秋紀中心/Sparking Water

◎ ICE2 無料公開。

◎含有原作未描寫的中學時期私自設定。




  其實我和他不是很熟,只是國二那年座位被分配到前後座。 

  他有一頭顏色很深的黑髮,帶著一副黑框眼鏡,瀏海留得長長的垂在眼前,有時候會看不見表情。但是每當傳閱考卷或申請表之類的紙張時在他回過頭來的瞬間,我們的視線總會交會。

  啊,那是雙褐色的眼睛。  

  我無聲地想著,遲了一秒才接過他遞來的考卷。為此他只沉默地看了我一眼,而後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那樣將頭轉了回去。  

  那聲沒來由的抱歉就這樣卡在我的喉嚨裡。原以為會從他口中聽見不耐煩的催促或責怪,事實卻不然。看來他並不是那種敏感過頭、總是為了微不足道的小事感到不滿的人。  

  又猜錯了啊。我在心裡劃掉這個選項。  

  包含其他已驗證或尚未得證的推測項目,開始觀察起他的這件事,只是為了打發某個無聊課間而一時興起的念頭。雖然只是突然想到才會進行的觀察實驗,可那些只在偶然的視線中稍微費心注視而來的結果,仍舊令人在意。  

  他的成績普普通通,不是特別好也沒特別壞,也會和班上的同學們聊上幾句,話題卻只圍繞在學校的課業活動等淺薄的事物上。他還是排球隊的,但我只在抄近路回教室拿作業時偶然見過他在體育館裡做基本練習的模樣,正式比賽似乎不見他的影子。 

  總結來說就是個普通的男高中生。只是不太多話,看起來和四周總有那麼一點隔閡。  

  我偶爾會想他到底知不知道我的名字。即使這件事一點也不重要,但我就是會這麼想,想著或許學校的一切事物都不值得他關心。  

  而這個假設很快就被推翻了,因為在某個英文(還是現代國語)的課堂上,我正想伸展一下發痠的肩膀和脖子,一抬起頭,就看到撐著下巴,望著窗外發呆的他。 

  鏡片後的褐色雙眼像在追尋什麼似地望向窗外,卻又透著漫無目的的迷惘,就連平時看似無所謂而緊抿著的唇線,此刻也看起來那麼壓抑。  

  我突然有一種感覺。就像我(或我們)認為他不屬於這個群體一樣,他或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屬於哪裡吧,所以只好普通地和別人交往、普通地應對進退、普通地……  

  我開口喊了他的名字。

  

  他驚得肩膀跳了一下,臉上閃過一瞬做壞事被抓到的表情,隨後又因意會到聲音的來處而疑惑地看了過來。僅僅幾秒的過程快得我來不及反應,只得尷尬地支吾幾聲,試圖蒙混過去。我連自己為什麼要叫住他都不知道。  

  他的眼神從疑惑漸漸轉為狐疑,在我緊張的背後都快冒出冷汗時,他看向我的桌面,然後略帶遲疑地開口。  

  ──…你要借筆記?  

  他說著,指指課本上沒有劃記的部分。那是我上星期感冒請假時漏掉的進度。 

  ──啊、嗯,對! 

  我連忙應和,下課鐘聲恰好填補了對話間的尷尬空隙。他轉了回去,取了桌上放著的筆記後一句話也沒說就拿到我面前,我邊接下筆記本邊道謝,然後想也沒想就多說了一句。  

  ──謝謝你啊,我請你喝飲料吧? 

  鏡片後的雙眼微微睜大,澄澈的瞳孔裡映著我有些拼命的僵硬笑臉。這讓我突然有了自己好像提出了什麼不得了提議的感覺。  

  ──那、我要體育館那裡販賣機的咖啡牛奶,熱的。  

  他用著像在說今天天氣真好的語調理所當然地指名,在我驚訝地嘆出聲時趁機道謝,然後起身走出教室。  

  原本以為會被拒絕的,可事實不然。原本以為沒有任何交點的,事實卻並非如此。還有很多很多假設與推測是還未得到證實的,關於他,也關於我。  

  或許這便是探索的樂趣吧。在不斷的躊躇、猶豫,看似百無聊賴的掙扎中,一步一步地、離預想中的自己更近一點。

  

  上了高中後,我曾聽同班排球隊的同學說縣內強校的正選中有個細長眼長得像狐狸的傢伙,攻擊精打細算又俐落。聽起他的活躍,似乎已擺脫以前那副沉默警戒的模樣了,這真是再好不過。我想著,卻有些遺憾沒能親眼見到。  

  我以為自己終於稍微了解他一點了,最後卻發現觸及的只是輕如鴻毛的微小部分。那些他所著急的事物,就像我自己也不明白的那些對生活對學業或者未來而生的不安一樣,終究只是無法言喻的模糊印象。

  

  自那一杯咖啡牛奶後,我們之前再無任何交集。




  

  再一次見到他是在梅雨持續不止的春夏之交。

  路旁的阿勃勒恣意綻放,鮮黃色的花穗垂落串串。我揹著昨日以來都還裝滿參考書的沉甸背包,快步走到咖啡店的屋簷下避雨,眼角就在這時瞥見一個顯目的身影。  

  白襯衫外披上鬆垮的制服毛衣、有些懶散的走路方式、摘下眼鏡後細長微挑的雙眼,唯一不同的是那頭染成金色的髮,與唇邊開懷又自然的笑容。  

  他和小個子的同伴在對街的阿勃勒樹下揮手道別,而後拉起掉落的書包背帶,撐起深藍色的大傘。幾片鮮黃色的花瓣順著細雨的節奏落在上頭。 

  我開口喊出他的名字,和幾年前的那天下午一樣。

  

  紅燈熄滅,綠燈亮起。  

  木葉秋紀瞇起眼,向著我露出了輕淺而坦率的微笑。





FIN.






謝謝大家忍受我的蘇意看到這裡,希望能讓大家對梟谷三年級正選背號七號WS的木葉秋紀有更深的印象就好了!


另外可以的話也請幫我填看看刊物感想表單 有什麼想法能跟我說說的話會很開心的!!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