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他一直都有好好地看著。

    看著那個麻煩但總讓人莫名信任的好友,還有那個莫名其妙就成了好友照顧者的可靠後輩。

    在球場上他們的連結是複雜而多彩的。直線橫線斜線弧線拋物線,隨著所有預測與推測前提的臨機應變而變化。他想那時的他們是最為親近的也說不定。儘管平時就已經親密到會被其他隊友拿互動來調侃的地步。

    但是他知道的。或許知道這件事的只有他一人。

    他們之間、或者說,「他」一個人,向對方投射出的視線是一條簡單且純粹的直線。淺淺的、淡淡的,和他的長相聲音和表情一樣平靜,一樣壓抑。


    他常常見到他眺望的眼神像是感到炫目般地瞇起。本就細長的雙眼因為這樣而更看不清其中的情緒。


    但他想他懂的。在那些平凡無奇如空氣般的勾肩搭背擊掌聲之後,那條纖細卻隱晦(在他看來是顯而易見)的直線,代表的是什麼、渴望的又是什麼。

    他想他的確是正確的。即便沒有理論、沒有證據,他仍舊有一定程度的自信。


    所以他笑了。輕輕勾起唇角的時候舌尖嘗到的是像是鐵鏽般的鹹味。


    因為他一直都在好好地看著啊。如同那直白而誰也不願或無法察覺的視線一樣。好好地看著、然後咀嚼著。

    在這彷彿沒有盡頭、時間卻仍照常倒數的日常裡。





FIN.



並不是那麼的兔赤但也並不是那麼的赤この。

總之是個轉換心情的萬年單箭頭理論。今天的我也依然雷爆大家。




评论
热度 ( 22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