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他看見他在哭泣。

    

    雙眼紅腫、臉頰皺起,嘴巴張的大大的用力地吸取微薄的氧氣,下一秒卻無法抑止地用力咳起。漂亮的手粗魯地抹過沾上眼淚和鼻涕的鼻尖,一遍又一遍,最後乾脆連嘴巴都給摀住,卻始終制止不了那些似乎永遠都流不盡的透明情緒。

    而過程卻是完全無聲的。

    什麼聲音也沒有,什麼也聽不見。他甚至聽不見自己的聲音。他們在腦中清晰地響起,卻未曾化為任何有形的音調與符號,傳達出去。

    不管怎麼樣都傳達不了的。不管怎樣都。

    

    然後他看見他們之間連結著一條朱紅色的絲線,淺得幾乎要消失的線。在稍遠且靠近他的那一方被割得破破爛爛,只剩下僅存的一條線頭,像個棄子一樣,苟延殘喘般地留在那裡。而一旁散落著一把有著不規則鈍刃的匕首。


    「做不到的。無論如何、無論如何。」

    真的是這樣子嗎?


    他用最快的速度跑了過去。

    用力握住他的手臂讓他站起,然後在他不穩地向前跌時穩穩地接住。用最深刻的力道將他擁抱,用最真誠的語氣在耳邊大聲地喊出他的名字,就算之後會被嫌吵也沒有關係,只求這一刻讓彼此能只屬於彼此。

    希望你別放棄我,也別放棄自己。那些快要變成泡沫消失的話語全都講給我聽吧,就算只是想要個藉口也沒有問題,不用顧慮,不要擔心。

    快要斷掉的線頭讓我重新綁好就行了。我會綁得緊緊的,緊緊的。

    


    就像之前的每一次,以及今後的每一次一樣。

    


    


    深海のリトルクライ/sasakure.UK feat. 土岐麻子



评论 ( 6 )
热度 ( 40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