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煙熱/やさしい君に

◎由布院煙 x 鬼怒川熱史

◎時間點是動畫12集結束之後。




    「我說,小煙。」

    「嗯─?」

    

    由布院煙勉強張開了雙眼, 午間的日光太過明亮讓視線一瞬間失了焦,眼皮並不沉重卻仍忍不住瞇起躲避,直到鬼怒川熱史的面容以俯視的角度映入眼簾。

    「你睡著了嗎?」

    「沒有啊,但是想睡。」

    「小煙無時無刻看起來都是一副想睡的樣子呢。」


    淺淺的笑意隨著語尾一同落下,還未得到任何回應,鬼怒川熱史便抬起頭坐直了身子,左手碰上放置在一旁的小說,卻沒有拿起,視線則像在眺望一般向著前方。

    由布院煙不知道對方到底在看著什麼,他只覺得陽光似乎又變得刺眼了起來,明明應該已經習慣了才對。他將視線從一整片淺藍的天空上移開,望向鬼怒川熱史的時候,將有些無奈的嘆息壓回心底。

    他知道對方有什麼話想對自己說,但也清楚地明白方才的話語同樣來自對方下意識的迴避。

    從以前就是這樣,當這傢伙心底最重視的事物可能或已經受到動搖的時候,他就會露出這種看起來很難過的表情,卻仍說著體諒他人的話語。

    並不是說這樣不好,真的。由布院煙想,沒發現自己輕輕皺起了眉。

    

    「熱史,我要睡了。」

    「喔、好。──等一下,你要直接這樣睡嗎?」

    「對啊,躺起來還不賴。」

    「是嗎?不、不是,這樣稍微有點...」

    「就當作是你最近冷落我的懲罰吧!」


    這麼說著,他在對方還有些混亂和慌張的驚訝聲中閉上了眼,開始認真地讓自己進入美好夢鄉。

    而對方看他沒有任何動靜,似乎也就此放棄了,只用無可奈何的語調小小聲說了一句。


    「我的腿麻掉的話,就要馬上起來喔。」


    說是這麼說,由布院煙知道在這之後大約會有百分之九十的機率,鬼怒川熱史的腳會在上課鐘聲響完了之後依舊處在麻到站不起來的狀態。

    畢竟這其實都是對方自己找來的麻煩。要是沒有那麼溫柔就好了啊,不用費盡心思把悲傷和痛苦的情緒藏在薄且透明的鏡片之後,不用因為和從前相比的相處減少了就輕易感到愧疚。因為他其實也沒真的覺得被冷落,頂多就是要不斷接受會長依然帶點敵意的視線有些麻煩而已。

    不過,認真想想才發現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有像這樣,悠閒的什麼也不做,就只是兩個人待在一起而已了。

    嗯,這麼想的話,倒覺得挺不錯的。


    「你站不起來的話我背你回去就好啦。」當然還要故意繞過會長的教室。


    故意忽略對方有些動搖的回應,由布院煙想像著幾分鐘後即將發生的惡趣味場面,不由得在心中愉快地哼起了歌。






    春日午後的防衛部眼鏡與無氣力擔當,今天也非常平和。








FIN.




煙熱,好萌,真的,好萌,啊。

就算說著為什麼要那麼溫柔一直容忍我的任性呢小熱!的小錦會長很可愛但我還是堅信著熱史的真愛就是煙醬了,絕對沒有錯。

真希望會有第二季啊...←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