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母畑和馬 x 照島遊兒



  同樣寬闊且結實的背靠上來的感覺,要說舒適的話,也太過勉強了。

  肩胛骨與肩胛骨以交錯的方式相抵,棉質的夏季制服襯衫透著薄薄的汗,偶爾相碰時會有一股淡淡的、浸潤許久的潮濕氣味,混上髮膠略顯刺激的人工香精之後,大概就是他的味道了吧。

  屬於照島的味道。

  也許是習慣了或是其他什麼的,母畑覺得這味道並不難聞。當然若要比較的話,他還是會選擇可愛的女孩子身上那種清淡的柔軟的香味。

  可即使如此仍舊放任照島偶爾的任性,將對方七八十公斤的身體重量好好地用背脊撐住的原因,他自己也說不出來。

  或許是因為,那本就不是該說出來的事。

  「欸、你最近有點怪怪的喔。」

  邊這麼說著,照島更變本加厲地將頭往後仰躺,靠在了母畑的肩膀上。只是一點微小的動作,照島的頭髮就會蹭過他的領子及頸邊,刺刺癢癢的,讓他忍不住皺起了眉。

  他知道照島現在正微微偏著頭看著自己,或許會發現他的反應而露出不滿的表情。但不管再怎麼思考,這個舉止輕率行為衝動,除了排球和遊戲之外什麼都沒在想的笨蛋,肯定不會知道他皺眉的原因,是因為想起了曾偷偷讓洗過澡後半乾的對方的髮絲撫過指尖的觸感。

  「...奇怪的應該是你吧。」

  想了想出口的卻還是這不管怎麼聽都像在鬧彆扭的句子。雖然他也知道自己本來就是在鬧彆扭沒錯。

  宮城預選賽時對上的別校隊長,照島好像非常中意的樣子。

  他不知道對方越來越頻繁地向這樣纏著自己的任性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或者其實沒有那麼複雜也說不定。嚮往、崇拜、追隨,為了尊敬的人而這麼做是再平常不過的事。

  但是、但是。

  「啊啊麻煩死了,我給你三秒鐘喔母畑,把你想說的話說出來!」


  「三、」

  什麼啊,你這自大的傢伙。

  「二、」

  一見鍾情這種事怎麼可能發生啊,更何況是在你身上。

  「一 ──」

  我可是比誰都了解你的、比誰都──




  『為什麼不是我啊,白痴。』




  母畑感覺到背上的重量離開了,但隨之而來的卻是輕盈所帶來的恐慌。

  下一秒他卻見到照島那又圓又亮的眼睛在太近的距離內認真地看著自己。

 

 「...昨天打魔物獵人打太晚了,好想睡啊。」

  他這麼說著,勾起嘴角笑了起來。






FIN.


今天為母照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打死我都不説②時間限制③背靠背

昨天不小心測出這個結果所以就不小心炸了。

照島很可愛的母畑(ㄊ一ㄢˊ)也很可愛的条善寺其實都很可愛的所以只好自耕推廣大家快一起吃吃啊QQQQQ





评论 ( 7 )
热度 ( 27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