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HQ!!/岩及/ropewalking

     


        透過平光眼鏡看出的視野有些特別,長方形的鏡片框出特定的風景,其他的則被隔絕在外,雖不至於模糊,卻也因未曾進入視線內而顯得不再重要。

        而對及川來說,此刻被劃歸為『重要』的風景便是眼前放在塑膠托盤上的速食套餐。修長的手指拿起薯條往嘴裡放,被食鹽淺淺包裹的澱粉在口中散開,是極為普通的味道。他微微抬起頭,咬著薯條就看著隔了一個走道的對面空桌發起呆來,但隔了不久那位置便被三、四個穿著高中體育服的男孩給佔據了。

        應該是什麼運動社團訂製的外套背後寫著大大的學校名稱及背號,頭髮理得特別短的男孩放下餐盤後便勾著另一個茶色頭髮的男孩坐在背對著及川的位置,四個人吵吵嚷嚷的聲音在人多的速食店裡並不算明顯,但卻足以將他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不管是國中還是高中,像這樣在放學或社團活動結束後和同學們一起來速食店坐坐的記憶,及川幾乎是沒有的。那時候的他在乎的除了練習跟練習,就只有更拼命的練習了,遇到阻礙就只會咬緊牙關硬生生撞上,假裝看不到那些新的傷口和舊的傷疤,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同樣的低手接球、高手托球和跳發的動作,直到不得不停下為止。如此循環再循環,把自己逼到比極限更痛苦的位置,只是因為除了這麼做,他不知道還有什麼樣的方法可以擺脫那種被前後夾擠的不甘心。

        但是,就只有那一次,他在回家的路上被岩泉給拖到每天都會經過的那家家庭餐廳裡。

        那是接近國中畢業典禮的時候,他被半強迫地按到紅色塑膠皮沙發上坐下,眼前擺了甜點飲料洋食等玲瑯滿目的菜單。隨便翻了幾頁後他有些茫然地望向坐在對面的岩泉,對方皺著眉,似乎也有些緊張地將菜單反覆翻來翻去,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後才隨便幫兩人叫了一模一樣的漢堡與薯條組合餐。

        餐點送上來後,見岩泉把自己那份推過來一些,之後便大口大口地開始吃起來,他忍不住喊出了對方的名字,而原本該出口的話語卻馬上被打斷了。


        快吃啦,我請你。用著有些無可奈何的語氣。

  

        及川忘記自己到底是怎麼樣吃掉人生中第一次被岩泉請的那一餐,只記得漢堡和薯條甚至汽水都比平常還要鹹一點,還有對方用拇指抹去自己眼角淚水的動作真是粗魯的可以,但卻令人安心,就像他緊緊掐住自己領口大吼出聲時那樣燙人的熱度。

        其實從以前到現在,他一直都希望能獨自面對的理由,就只是因為不想再給岩泉添更多的麻煩。

        雖然經過高中時期,他已曉得在互相信賴的基礎上更不該一個人逞無所謂的強這個道理,但那是在球場上、在隊伍中,而他自己個人的感情又是另外一回事。

        儘管連岩泉聽到這些想法會怎麼回答他都能預料得一清二楚,但卻怎麼樣都無法捨棄那個鑽牛角尖的自己,他可以在無傷大雅的範圍內對岩泉盡可能的任性,但若是重大到會影響兩人關係的情況,就會瞬間變得膽小起來。

        及川徹最害怕的,不過就是被岩泉一厭倦而已。

        




        

        才剛把剩下三分之一的薯條全丟進玉米濃湯裡,拿起塑膠湯匙打算用力攪拌時,對面的位置便被等了將近三十分鐘才出現的人佔去了。

        「久等了,抱歉。」

        岩泉將後背包靠在椅背上後才坐了下來,看著隨便回覆一聲便開始一心一意地戳著玉米濃湯裡薯條的及川,劈頭就說出忽略氣氛的話語。

        「沒近視還帶什麼眼鏡。」

        「這是流行啦!流─行─!!小岩你不會懂的。」

        既然這樣那幹嘛還跟我解釋。岩泉想了想,還是忍住了欲出口的吐槽,隨便回了句是嗎就順手拿起桌上的汽水喝了一口,假裝沒發現及川投射過來的帶有別種意味的眼神。

        「這個你不吃?」

        「…本來就是點給你吃的。我最近要減肥,不吃。」

  及川看著開口問的同時手已經在拆漢堡外包裝紙的岩泉,半放棄似地回了今天說出口的句子中最長的一句。

  「減肥?不要太超過啊,這樣在球場上體力不支怎麼辦。說起來要是沒有特別目的運動員本來就不應該隨便減肥。」

  「小岩你是我媽」「再多說一句就把這個塞到你嘴裡。」

  見岩泉手裡上下丟著揉成一團的漢堡包裝紙的威嚇模樣,及川乖乖地收回說到一半的話語,接著講起了真正的原因。

  「就小美希她們系上的期中發表想請我去當模特兒啊,所以才要多少控制一下,這樣穿衣服出來才會比較好看,有線條什麼的。」

  「小美希是誰啊?還是你劈腿?」

  「如果真的是的話小岩你要怎麼辦,殺了我再自殺?」

  「那是你會做的事吧。」岩泉聽著及川帶點挑釁意味的話語,忍不住勾起了唇角,而後伸出手往對方那顆褐色的腦袋上以剛剛好的力道揉了揉。

        「如果你是認真的,那我也不能怎麼樣。但如果你又因為想了些有的沒的所以才這樣做,就洗好脖子等我把你追回來,懂嗎?」

        「…什麼啊聽起來像要去打架一樣。」

        

        及川說著說著卻笑了起來。他想他不可能停止那些過分的在意和揣測,總是戰戰兢兢地嘗試在曖昧不明的界線中取得平衡,要是不小心失足的話,又何彷?

        他願意就這樣張開雙臂墜入對方的懷抱之中。

 





        「下星期六就是我當模特的期中發表,小岩要來看嗎?在我們學校。」

        「你先在練習賽贏過我再說吧。」

        

        岩泉不置可否地說法又惹來及川煩人的抗議,但在桌面下悄悄牽起的那雙手,卻以戀人的方式扣在一起。緊緊地,緊緊地。











FIN.









因為好夥伴快要墜入可怕了深淵了所以我只好灑糖給他吃吃看會不會有點救(#

第二次寫阿吽了,一直覺得兩個人都很可愛而且信賴關係非常棒但是好、難、下、手!!!←

希望大家不要介意總是被我寫的很少女難搞的及川(# 




最後祝大家新年快樂,新的一年也請多指教!!!






评论
热度 ( 32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