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HQ!!/兔赤/白梅

◎妖怪paro。

◎赤葦是梟的妖怪,木兔是職業排球選手設定。




       他來到的時候,庭院裡那棵白梅還只是一株蓊鬱的綠樹。

  深夏時節,水泥小路旁蒸騰著午後的炎熱空氣,與汗水一同讓視野變得恍惚起來。或許是因為這樣,他才會覺得站在樹影下的那人也是如此的。

  夏天的尾巴是淺淺的金色,溜過樹葉間的縫隙紛亂的撒在他的身上,像幻覺、像這個世界不曾存在的事物。

  但視線交錯時他非常確定自己映入了對方的虹膜中。

  那雙細長的鳳眼望著他,銳利地彷彿在確認著什麼。在他猶豫起該不該向前邁步時卻主動走到了他的面前,開口的聲音清澈且平淡無波。

 



  『方便的話,要不要一起吃個午餐?』



  

  那是他至今為止吃過最好吃的一頓飯。

  在拼命夾菜扒飯的過程中,對方始終坐在矮桌的對面不發一語──或許該說是找不著開口時機比較正確,直到他有些意猶未盡的夾起碗裡最後一口白米飯時,才聽見了需不需要再來一碗的詢問聲。

       將空飯碗遞過去時,對方正好打開了一旁的鐵飯鍋,將木蓋放在一旁後輕輕挽起手腕處的和服袖子,將晶瑩剔透的白米飯盛了滿滿一碗並雙手放到他的面前。他突然有種奇怪的幸福的既視感,抬頭對上對方的眼時才慌忙把腦海中的念頭給擦去,為了掩飾尷尬便問起了對方的名字。

  從這時開始他們才終於有了真正的交集。他表明了是聽從建議回到這舊屋子裡休養的來意時,對方只是平靜地點頭便接受了這個說法,其他關於自己的事什麼也沒說。但他也沒多想,只是推測對方應當是被託付來看著這棟房子的人,沒有理由突然就趕對方離開,於是兩人便開始了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的生活。

  即使後來在陰錯陽差之下不小心發現對方持續隱瞞的那一面,對於自己一開始的推測毫無錯誤這點他只感到驚訝,並不覺得噁心或恐懼。而當對方有些遲疑的詢問起原因時,他想了又想,只給出了『因為你不可怕啊,而且飯又煮得那麼好吃!』這樣讓對方不知該怎麼反應才好的回答。

  但這卻是他唯一能說出口的答案了。為了不要反過來嚇到對方,他也只能夠這麼說。

  因為在這些說長不長,卻也足夠了的日子裡,他發現自己漸漸離不開這裡,漸漸無法從對方身旁抽離。那抹淺淺的,並不明顯的微笑,在每一次他稱讚三餐有多麼美味時總是坦率地出現在唇角,儘管幾秒後便消失不見了,卻無法掩蓋那雙眼中的欣喜與愉悅。

  每每見到這副表情,他便覺得有什麼樣洶湧的情緒從心底激烈地淹了上來。他只想要張開雙臂將對方抱個滿懷,然後說出那些順從情感的話語。

  那些緩慢成形的依賴心正慢慢地轉變成更深刻的情感,溫暖的、微甜的、想起來會覺得疼痛的,那是──

 






  木門開啟時搖動了掛在框上的風鈴。叮鈴、叮鈴的響了起來。

  木兔睜開雙眼,盯著掛著四方形吊燈的天花板數秒,接著像是被什麼給大大驚動似地從榻榻米上慌忙跳起,拉開紙門衝到側門方向的緣廊時還差點被門框絆倒,幸好面前剛好有根梁柱才讓他勉強穩住身子。好不容易站穩後,他抬起視線,映入眼簾的卻是順著剛起的風輕柔地飄舞著的白色花瓣。

  庭院裡的白梅,不知不覺中也到了花開繁盛的季節。

       從深褐色乾枯枝椏的主枝及分枝上,花朵綻開純白色的五重瓣,明黃色的蕊朝上伸展,襯著添上夕色的灰藍色天空顯得更加鮮豔。

  猶如用盡了整個春夏累績的翠綠養分,只為了這不到一季的燦爛綻放──木兔望著站在花樹旁仰起頭望著頂端枝枒的赤葦,想起對方曾跟他說起的白梅綻放的模樣。

  但在一片紛飛中,他卻覺得對方更加耀眼且吸引目光。

  黑色微卷的髮絲中參雜幾片灰白間雜的尾羽,在微紅帶紫的夕色下反射著亮光,伸長手臂時衣袖滑下,片片細羽交錯於手臂兩側,纖長的手指與尖銳似爪的稍長指甲有著自然的美好弧度。

  這些平時總得刻意遮掩隱藏的特徵,木兔知道自己無法去排斥或厭惡它們,從一開始就知道了。因為這些都是赤葦,都是那個他所重視的存在。

  即使他總有一天得離開。甚至這些天以來的身體狀況,讓他預感到,這一天的到來已經越來越近。

  但是至少在這之前。

 




  「赤葦!」

  「是?晚飯的話我等等就、」

  「我還可以繼續待在這裡嗎?」

   




  出口之後木兔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是多麼拼命,帶著覺悟性的緊張及不安。可赤葦只是回過頭來看著他,隨後露出了有些莫名其妙的表情。

 

  「當然可以啊。說起來這也是你的房子…」

  「是嗎,太好了!」

 

  太好了啊。木兔重複地說著,直到赤葦停下手中挑選山菜的動作,奇怪地望了過來。

  然後接收到一個比夕陽更加溫柔,卻又充滿了熱力與暖度的笑容。

 

 




FIN.




試試水溫!!

第一次寫了木兔學長的單戀真的是有種跟以往比起來不同的滿足感(?







 


评论 ( 15 )
热度 ( 27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