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研夜久。給兰溪雪太太的點文!!

◎BGM→ショパンと氷の白鍵/うらたぬきver.




    雪下個不停。

    積起的雪猶如輕薄的白絨毯,為人行道舖上一層淺白,幾乎要看不出紅磚道原本的顏色。

    夜久發現自己站在以間格距離擺放在道路兩側的街燈旁,身上穿著的是昨日外出時的服裝,厚大衣加上圍巾及手套。而距離十步遠的地方,孤爪研磨正靠著另一個街燈的柱子,低頭玩著手機遊戲。

    夜久想著要開口叫他,但話語還沒出口研磨就先望了過來,金褐色雙眼先是愣了一瞬,接著才恢復了一如往常的沉靜。研磨輕輕地向他點了頭。

    微微勾起嘴角當作打招呼,夜久想若是自己不主動開啟話題,他們倆之間短暫的話語聯繫就會到此為止,所以他一如往常的準備說些什麼。自從畢業以後他們已經很久沒見了,夜久的大學和黑尾及研磨就讀的學校有些距離,平常也只是從黑尾沒事發來的隻字片語裡得知對方的消息,因此,應該會有很多事情能夠聊的。

    像是、你最近過得好嗎?有交到朋友嗎?要好好和同學相處啊不然團體報告會很麻煩的喔......等等的,被歸類於叮嚀的話語。

    

    但是夜久發不出任何聲音。

    然而研磨只是不發一語地注視著這樣的夜久。


    還未釐清說不出話的理由,夜久就先憶起了那個眼神。有些時候,在他跟研磨談起家裡或班上甚至自己遇到的各種小事,研磨就會一邊點點頭當作附和,一邊還是專注地盯著手機螢幕,而當他突然間找不出下一個話題,因而留下了有些尷尬的沉默時,研磨便會望向他,帶著這樣的眼神。

    寧靜的,不溫不火的,卻又是真心真意地,將自己與那些不甚重要的話語給收進眼底。

    其實他一開始只是基於一個不能夠放著不管的關心態度去找研磨談天,但久而久之,這卻成了最能讓他放鬆的一個習慣。

    是啊,習慣。

    


    站在眼前,被飄雪包圍的研磨,非常非常美麗,幾乎讓人無法離開視線。

    但卻透明的像是快要融化,讓心臟從底部開始冰冷且抽痛起來。




    「夜久學長,還好嗎?」

    好久沒聽到的研磨的聲音,似乎比高中時要成熟了點。

    夜久扯出了笑容,儘管不知道在對方眼裡是否如他想像的那樣令人安心。

    「沒事。我沒事的。」



    ──不過,就這樣子,讓我多睡一些吧。







FIN.



稍微挑戰了有點夢幻的氛圍。因為配合BGM的關係想別寫得那麼有母子感所以變成這樣了。

擅自藏了一點隱喻不懂的話歡迎問我←














评论 ( 5 )
热度 ( 7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