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兔赤。給 @N.C. 太太的點文!!!

◎BGM→SEE YOU/松下優也



    「請不要轉過來。」

    

    木兔感覺到自己的肩頸到背骨的肌肉一瞬間繃緊,就和赤葦方才出口的聲音一樣,像觸及空氣後瞬間冷卻了的細糖絲,一不小心就會折斷碎裂。

    然後他感覺到那雙手。那雙從長了厚繭的手心到纖長指節、甚至剪的短短的圓弧形指甲的形狀都深深刻印在腦海中的手,輕輕地覆上了他的肩胛骨。

    厚外套讓觸感變得有些模糊,木兔突然後悔起穿上了這件大衣的自己,還有那些早就已經商量過許久因而決定的所有事項。全部全部,都令他感到窒息。

    他想要轉過頭去將對方緊緊抱住,確認那雙手的溫度。現在是冬天,赤葦一直都有手腳冰冷的毛病的,除了自己還有誰能溫暖它呢──這樣的想法在今日以前都是不可動搖的,但現在卻成了讓胸口疼痛的元兇。

    僅憑著情感是不能夠解決問題的。木兔想他們剛在一起的時候都不太明白這個道理,僅是抑制狂烈躁動的心臟與幾乎要掉下淚來的喜悅就足以耗盡了全力。

    他想是一起生活著的這幾年太過幸福,以至於赤葦的冷靜理性開始一分一分地軟化消融,而他自己則開始學會謹慎客觀地看待事情的全貌。

    彼此已成了自己的一部分,所以才顯得更加殘酷。

    有時候木兔會希望這一切的發生都不是表面平靜無波的暗潮洶湧,若是赤葦能轟轟烈烈地跟他大吵一架,或許他們都不會那麼難受。

    但是、但是,正因為是這樣討厭被人擔心而習慣背負一切的赤葦,他才會喜歡到心臟幾乎都要疼痛起來的地步。    


    「赤、」

    「吶、木兔學長。」


    

    木兔在赤葦的呼喊後噤了聲,在參雜了哽咽的深呼吸之後,才聽見對方道出了完整的話語。



    「你的夢想,就是我的夢想喔。」

    「從以前開始,到現在,或是未來以後,都不會改變。」



    ──你在說什麼傻話,我也一樣啊。

    可是為什麼在這種時候卻說不出口。




    「...赤葦,笑一個。」

    「...什麼?」

    「笑一個啊,拜託,你看,我也在笑著喔。雖然看不到就是了。」

    「......為什麼在這種時候也要強人所難呢。」




    被隱忍的泣聲切割得斷斷續續的話語裡,夾帶著無奈與其他無法解讀的情緒化成的笑意。

    這樣就夠了。木兔想著,眼淚滑到唇邊的鹹味又讓他笑了開來。


    

    「...木兔學長,再見。」

    「嗯、掰掰......」

   

 

    身後的門關上之後,仰起頭迎上的是透明澄澈的晴空。

     腦袋裡響起,啊啊我是一個人了啊,的聲音時,眼淚卻被微暖的陽光給晒乾了。

    好像再也無法流出任何淚水一樣。   

  

  

FIN.

其實昨天看到隨機BGM是這首時我差點以為這是命中注定,因為之前偶然聽見這首時就覺得天啊好兔赤好想寫喔,所以上天就讓我寫了(###

稍微說一下好了結尾其實是想表達一種已經悲傷到空洞的感覺,原本就想要寫成這種感覺的真抱歉←

然後大家可以去看看BGM的歌詞喔喔喔很棒QQQ

    

 

评论 ( 8 )
热度 ( 21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