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文豪ストレイドッグス/芥太芥短打

◎文豪野犬/芥川 x 太宰 x 芥川

◎只是個期末爆炸的小段子。





  (已經膩了。)
  


  走下地牢的時候芥川看見了轉彎處的鐵梯有著被重擊而留下的凹陷痕跡。黃褐色的鏽痕在不自然地扭曲了的階面上顯得更加斑駁難看,卻又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令人厭惡的熟悉感。

  但只是這點程度的話並沒有動搖的必要。淡淡地瞥了一眼後芥川把眼神給移開,繼續踏著迴旋往下的階梯。鞋跟踩在鐵梯上發出空洞的回音,咚、咚、咚,像冰冷地驅動著心臟跳動的血液。他想他從來沒有覺得溫暖過,自從有記憶以來。

  可即使如此心臟還是照著慣有的節奏律動著。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差不多想結束了。)




  以水泥隨便糊成的地板粗糙不平,陰冷的溼氣混合著霉味悶悶地攏著整個空間。芥川絲毫不在意似地踩過混濁的水灘,一步、兩步、接著停在嵌著手銬的牆壁前方的中央位置。

  那裏沒有任何人。應該說本來有人,但現在卻沒有了。他從一踏下樓梯時就知道了這件事。因為這和他所預料的一樣。

  不、正確來說(儘管他總是對這個事實感到不甘心),包括他的預料在內,這整件事發生的過程全都是對方的預料。他知道對他來說自己總是非常好懂的,因此這次的事件當然也只能算是小小的插曲,他、和他的夥伴們,或許全都不為所動也說不定。

  所以那個可惡的叛徒。太宰治。才會明擺著故意的態度對他說那些話。


  ─我的新徒弟可是比你優秀很多喔。


  芥川想著總有一天一定要把那噙著輕佻笑意卻又看起來有幾分認真的臉給狠狠捏扁刮爛。親手的。因為若是使用羅生門(他曾說過這根本是半調子的能力)又會被輕易抹除消去。就像他的存在一樣。




  (那些笑容與話語到底是誰給了你的?)




  太宰曾問過他你覺得活著的意義是什麼,當時他只覺得你這自殺偏執狂真的有資格問我這個問題嗎,還是說正確答案是沒有意義?

  而面對他沉默的質疑太宰只是又笑了(用那個欠扁到不行的表情),然後說著不如我來當那個意義吧,反正你鐵定很討厭我吧,把殺了我當作活著的目的也可以喔哈哈。

  哈哈。哈哈。芥川發現自己忍不住笑出了聲,卻無法確定自己到底露出了怎麼樣的表情。或許比昨天扯著對方衣領時的模樣還要難看吧。

  那些無聊的誘導話語全都像纖細透明的蜘蛛絲一般,向著身處黑暗黏稠的谷底的他緩緩垂下。

  輸給渴望的話就糟了喔。敗給貪婪的話就慘了喔。耳邊一次又一次地響著,誰的提醒。

  但他還是每一次每一次、懷著比那些噪音還要強烈更多的執念伸出了手。





  (幾乎是喪心病狂地,為了這些無聊的話語而用怎麼樣也不夠的方式緊緊地抓著、握著、擁抱著。)





  『對了,就是這個眼神。再來一次。』

  『...是。』









FIN.





為什麼太芥比芥太多呢(雖然我也喜歡太芥(但是想要看太宰受啊(###









评论
热度 ( 18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