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一直保持著不即不離的態度的,或許是自己才對。

    即便他一直覺得這樣的狀況是由於雙方都未曾開口言明,才會在不知不覺中達到了一個稱為僵持的平衡。可即便如此他們依然不看、不聽、不說,像是那樣界線不明的氛圍都不存在一般的、度過著每一天。

    叫醒對方或者被叫醒。在上學路上繼續昨晚未破玩的遊戲紀錄。偶爾注意一下身旁正撐著還含著睏意的雙眼打著呵欠的人。在通往各自教室的走廊岔路分別。被動地接受圍在脖子上的紅黑相間圍巾。主動把冰冷的指尖貼上對方臉頰並得到意料之中瞇起眼的驚嚇反應。有時候一起吃午餐有時候沒有。但是放學後一定一起前往體育館練習。當對方笑得一臉無害地逼近時先找個掩護(通常是夜久學長偶爾換成犬岡)。在托球練習時見到衝出來扣殺的對方臉上毫無保留的得意笑容後覺得炫目。在最後一個走出社辦時被站在門邊的對方輕輕拍了肩膀和背時覺得安心。一起走回他家或者自己家。吃完晚餐後收到意義不明的簡訊然後應付性地簡短回復。睡前在簡訊的空白欄裡打上晚安後發送並馬上得到回覆。而睡醒後又是一天的開始。

    他想不出是從哪裡開始出了錯,那些一直忽略的東西漸漸地漸漸地轉了起來,等到察覺到時已經找不到辦法停止了。

    地板上散落著對方散自翻開瀏覽的電玩雜誌,床單上有著奇特髮型躺過後留下的痕跡,貼著名條的水瓶擱在床腳旁,對方在倉促之中忘了將它拿走了。

    可卻把自己身上某種更重要的東西帶了回去。

    他用手背堵住了唇,試著抹去幾分鐘前殘留的觸感,可留下的溫度卻依然熾熱強烈。

    

    過分意識了吧。我們都是。

    ──如果是那麼簡單就能解釋得通的情緒的話,就好了。







FIN.



練習練習。








评论
热度 ( 21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