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星期三上午的第四節課是理化。對赤葦來說這是門讀起來有些辛苦的課程,需要花上比起其他科目還要多出一些的時間專注地讀,才能在定期考試時得到勉強滿意的分數。

    可最近他卻常常在上課時分神,黑板上落的長長的化學式還能大致了解前半段,但只要一個不注意,那些氧化還原的前因後果就只留下了空白的印象。

    說實話赤葦對這樣的情況是感到困擾的,卻一直找不到解決的辦法。因為這一堂課,木兔的班上剛剛好是體育。

    他坐的位置在最靠窗的那一排,而窗戶外便是寬廣的操場。他能夠清清楚楚地見到在場上運動的每一個人,當然、木兔也是。

     關於這件事,赤葦想木兔大概是不知道的。若是知道的話肯定會吵吵鬧鬧地從底下往他的方向大喊吧,那樣可就不是困擾二字就能說明的程度而已了。

    因此他從來沒有向任何人提起,只是偶爾在抄寫著複雜的化學變化時,握著自動鉛筆的手會自然地停下,視線則趁著老師轉身面向黑板寫字時的空檔,望向窗外。

    籃球、足球、田徑,這些在赤葦對木兔的認知裡從未佔有重要位置的運動,出乎他意料的、木兔的表現都在一般的水準之上。看著對方在接過同學的傳球後射門入網,總讓他不禁聯想到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這句話。

    說笑歸說笑,但他也注意到了,每當木兔得分之後,總會有許多同隊或不同隊的人圍上來,歡笑著或拍著他的背、或者開玩笑地往手臂重重打下去。儘管對話中可能充滿了惡趣味的吐槽,但他們都是開心的,無庸置疑。

    和這麼閃亮耀眼的人一起打球,怎麼可能會不開心呢。因為他自己也是其中之一啊。

    也就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赤葦模模糊糊地這麼想著,在發現自己盯著窗外超過一分鐘後才回過神來,將視線收回,重新望向被各色粉筆痕跡給佔滿的黑板。

    可佔據了思緒的,卻全是他剛才見到的,木兔在得到關鍵一分後、汗涔涔的臉上因勝利而興奮的燦爛笑容。

    他幾乎以為那樣響亮的喊聲就要在耳邊響起。



    ...好想快點打排球啊。

    赤葦輕輕地擦掉筆記本上歪曲了的字跡,望著牆上的鐘,開始在心中默默倒數起來。






FIN.




不管怎麼樣肯定還是在打排球時最耀眼的木兔光太郎跟覺得眼睛被閃的很痛的赤葦京治(???

我真的快要寫完稿子了,真的←


    

    

    








评论
热度 ( 29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