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HQ!!/灰夜久/step by step

    



    對於一個人的喜好與否,通常會在與對方見面、交談,或者只是單純地想起那人的模樣時於心中自然而然地浮現出來,這是理所當然的道理。

    但若是想起對方的頻率日漸增加,且每想起一次心中的情感就又多增加一點,甚至會想立刻就動身前往那人所在地方與他見面,這樣子到底是正常還是不正常?灰羽列夫最近常常這麼想著。

    說起那個總斥責他太過心直口快,卻又擅自讓本就想不多的他陷入這種煩惱的學長,灰羽覺得自己在某方面來說,的確是挺怕對方的。

    本就不算太高的身長,站在他這個突破一百九的人身旁就更顯得嬌小了起來,但除此之外的其他方面卻又是那麼地有男子氣概,就像是要用氣勢和實力把身高的不足全都彌補起來一樣地認真且拼命。

    事實上,他覺得那樣的學長真的、真的很可愛。

    於是他在第一次見面不久後就向對方說了學長小小隻的好可愛啊之類的話,卻只得到了一個毫不留情的飛踢,直直地重擊了膝蓋彎的痛處讓灰羽正式明白了這個身為正選的自由人學長,並不是個好惹的角色。

    而當對方開始擔當起他的接球教練時,他又更加深刻地體認到了這一點。練習的球數是用五十甚至一百為基準單位往上增加,態度和說話方式不僅慎重,更是加倍嚴厲。

    灰羽真的覺得那時候的學長露出的表情比當時踢自己時還要更加可怕,所以他開始試著在正式的社團練習後偷偷溜走,但每次被抓回來後只會接受到更恐怖的訓練而已,因此退而求其次的,只好在除了練習之外的時間點能躲就躲,反正三年級和一年級的教室本就離得比較遠,要遇到的機率也不太高。

    可即使如此,他知道、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是一點也不討厭學長的。雖然練習很累、很辛苦,但是特地留下來陪他的學長也是一樣的。他從來沒有漏看過結束訓練後和他一起走出體育館時,對方因疲憊而有些放空的眼神與偷偷打起的呵欠。

    但是,在某次的社練結束後,他完成整理工作的速度比平常快了一些,想著還是先乖乖去找學長報到好了,便偶然聽見了在社辦裡的學長與有著奇特髮型的隊長之間的對話。

    我大概還是被列夫給討厭了吧。學長這麼說著,用著他從沒聽過的、有些洩氣的語氣。

    

    ──不是的,不是的。我沒有討厭你、怎麼可能會討厭你啊,學長。

    

    他記得自己直挺挺地貼在門板旁的牆壁上,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腦袋那麼地混亂、心臟跳得那麼快又那麼大聲。他想他必須解釋些什麼,可是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比較好,他不討厭學長的,真的,那他對學長到底是什麼感覺呢?

    那天的練習灰羽因為這樣像纏在一起的毛線球般的問題而頻頻走神,終於還是被學長給罵了。

    

    喂、振作一點,到底想不想練習啊你這傢伙!

    學長的表情依然嚴厲,只是皺起眉的樣子比平常還要僵硬。他有些慌了,想也沒想就開了口。

    

    我會認真的,真的!請學長不要討厭我!

    

    糟糕,大概又會收到說什麼蠢話啊之類的責罵吧。他這麼想著,下意識閉起了眼準備接受即將到來的拳頭攻擊,卻發現什麼動靜也沒有,只好又慢慢地睜開了雙眼。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討厭你了啊,白癡。

    

    學長苦笑著看向他,臉部線條卻是自在且放鬆的。就在那個時候,灰羽第一次發現了對方的眼睛是淺淺的、帶了點明亮光芒的褐色,非常地漂亮。

    


    然後從那天開始,他開始頻繁地想起學長。比賽時認真專注的模樣、嚴格地教導他姿勢的模樣,還有儘管見過的機會很少很少,學長笑起來的模樣。

    不管是怎麼樣的表情,只要是學長的,灰羽開始覺得那些都溫暖的不可思議,讓心臟以稍快的節奏輸送氧氣,卻仍感覺不夠,因為那些在血液裡躁動著的情感還未傳達到對方那裏。

    他想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喜歡吧。他喜歡學長,那個叫做夜久衛輔的學長。



    「夜久學長──!!」

    「嘖、你怎麼又來了啊,特地跑到這裡來不遠嗎?」

    「不會啊,還有這是上次跟你借的英文字典,謝謝!」

    灰羽趴在窗台上,伸手將字典交給在教室內的夜久。因為窗台高度不夠的關係,他總要稍微弓起背來才能順利將雙手放在窗沿,這樣的姿勢曾被夜久叮嚀過再這樣做小心駝背啊、雖然你那身高很令人不爽就是了。

    「下次找教室近一點的人借啦,跑來這裡多累。」

    夜久邊說著邊接過英文字典,卻在要把手收回時被灰羽給握住了手腕,稍嫌冰冷的手心溫度貼著他的手背傳了過來。

    「學長的體溫好溫暖,」灰羽笑著,看起來真的很開心那樣地用著有些上揚的語調說著「下次還要再借我字典喔!」

    「別把我當你的暖爐!上課了快回教室啦!」

    他將夜久愣了半秒後有些不知所措的表情收進眼底,在對方語氣兇惡的話語後好好地道了聲再見,便離開了三年級的教室。

    出了教學大樓的走廊後,為了別讓那樣喜歡的感覺太過滿溢而窒息,灰羽開始小跑步,跑著跑著便想著自己現在的表情大概很傻吧,但是因為很開心,所以沒有辦法。

    夜久還沒有說出否定的話語,還沒有真正拒絕自己,所以他還能夠再努力一點、再加油一些、


    直到能對你說很多、很多遍喜歡的那一天到來。






FIN.

    





遲刻的列夫生日快樂。

最近覺得看著列夫和夜久學長一起就覺得喜歡到心臟好痛(???









    

    

评论
热度 ( 49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