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年輕氣盛的少年們總是連方糖融化的頃刻也等不及。




  赤葦想不起自己是從哪裡聽來這句話,但其中的意義他卻深有同感。

  坐在對桌的梟谷學園排球部主將一雙明亮的蜂蜜色閃爍不定,從前方稍遠處吊掛著的備長炭風鈴,鋪了玻璃桌墊的木桌上擺著的菜單立牌,大吉嶺紅茶旁擺著的小匙,他身後的酒紅色絨布沙發,最後才像匆匆閃過那樣無數次與他眼神相對。

  他怎麼可能不懂,對方狀似稀鬆平常地半靠在桌面上、卻不時握起手掌又鬆開,有意無意地強調空虛感的左手真正想做的事。

  怎麼可能不懂。關於這麼做的緣由、意圖、不那麼重要的糾結掙扎,還有顧慮到他感受的那份體貼。


  於是當赤葦伸出了右手與木兔的左手碰觸,進而緩慢且慎重地十指緊扣時,擺在他面前的摩卡咖啡裡頭的方糖,才化了三分之二。

  遠不及他們互相傾身交換親吻時那樣美好且甜。




  ──我喜歡上木兔學長的時間,可是比你以為的還要久喔。




  赤葦淺淺地笑著,半是認真半是故意挑釁那樣地說出帶著優越感的話語,沒意外地得到了大貓頭鷹不甘心地急切反駁。




  ──但是,如果比想著『喜歡上赤葦真的太好了啊』的次數的話,我是不會輸給你的!

  ──是是。我知道的。




  邊說著安撫的話語,赤葦一邊擔心起正逐漸升溫中的臉頰和自己現在的表情,大概是毫無防備且漏洞百出吧,也許很快就會被戳破了說不定。


  因為我也是這樣的啊,木兔學長。

  一次都沒有後悔過,喜歡上你這件事情。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寫本子寫學校報告的稿枯竭了就來寫點小段子,最近大概都會是這樣的模式

然後因為想標題好難所以就放置了←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