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HQ!!/兔赤/1+1

◎BGM→iq /Yeti



    高中三年級的學長們全都畢業後的那個假日,赤葦在家中對著鏡子,第一次自己剪掉有段時間沒去打理,已長到貼上後頸的頭髮。

    拿著剪髮用的細長銀剪刀小心翼翼地修剪著,當墨色黑髮一撮撮落在洗面台上時,鏡中的自己也一點一點變得清爽起來。

    而最後的修剪結果比想像中好,只是長度比原先短了很多,鬢角的長度只到眉毛上方,瀏海剪短後露出大面積膚色偏白的額頭,輕微自然捲的黑髮也因修整的緣故少了一些蓬鬆感,只剩髮尾還微微翹著,俐落的顴骨與下顎線條顯露出來,凸顯出年輕冷靜的臉龐。

    和以前有些不同了。赤葦直視著鏡子裡的灰黑色雙眼,對自己這麼說道。

    和那些熟識的人所知道的他不一樣、和他所認識的自己不一樣,將之前的所有留戀全都忘記吧,一定、一定、要改變才行。

           

    那時的他幾乎是抱著玉碎的決心做了這個決定,就連畢業當天被迫收下的第二顆鈕扣也和沒有送出去的椿花一同被埋在後院的土裡。

    還會見面嗎?還會見面嗎?不會了吧。

    懷著這樣的想法,他踏著不知何時開始變得虛浮的腳步度過了高中最後一年,直到畢業典禮當天,那個不時便會掛念起的人卻帶著和記憶中一樣燦爛的笑容,頭一回出現在他的面前。

           

           /

           

    放在桌上的手機螢幕亮起通知,赤葦放下吃到一半的超商涼麵,解鎖點開之後發現是木兔傳來的訊息,說是和大學同學們討論完作業會一起去吃飯,叫他不用等自己了,句末還附上了看起來有些慌張的顏文字。

    對於這種淡淡的無奈感早已見怪不怪,赤葦簡短地回了我知道之後便將剩下的涼麵吃完,把塑膠盒拿到廚房水槽清洗時,隨著低下頭的動作一起垂下的幾綹黑髮讓他覺得有些不習慣,想著似乎該趁木兔回來之前把頭髮稍微修一修,免得某隻猛禽類又吵吵鬧鬧地阻止自己的行動。

    從升上高三到現在,赤葦一直都是留著和以前比起來短了一些的髮型,不僅在整理自然捲的時候方便許多,也多少增加了一些身為前輩的穩重感。在梟谷排球隊擔任主將的那一年,赤葦收到的不外乎是處事俐落可靠、看起來冷淡事實上卻是個滿親切的學長之類的好評價,可即使保持著準確踏實的步調帶領著整個球隊前進,為何會覺得疲累許多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所以在畢業那天,當他拿著社團後輩們含著眼淚吸著鼻涕送上的花束出了校門時,見到木兔光太郎的剎那還以為時間回到了一年前的今天。

    當木兔的臉上堆起似乎無時無刻都非常爽朗的微笑,準備朝他開口的時候,赤葦下意識就後退了一步。

           

    『那麼、再見啦!』

  

    一年前的木兔背對著他揮著手這麼說道,一年後的木兔卻帶著有些疑惑的表情朝著突然陷入手足無措的他走了過來。

               

    吶、為什麼要躲我啊赤葦!

    才沒有這回事,木兔學長。

           

    迅速整理自己的情緒後赤葦直直地朝木兔看了過去,對上那雙透著莫名堅定的琥珀色虹膜時,像以往的許多許多次一樣,有了知曉對方即將說出口的話的預感。

             

    赤葦沒有討厭我吧、沒有對吧。

    …雖然是沒有,但為什麼是用肯定句?

    那種事不重要!既然沒有的話就沒有必要避不見面了吧!我也是有好好考慮過的,所以才會到現在才來見你。我啊、可是每天、每天都很想看到赤葦的喔!你一定不知道吧!

          

    看吧。就和預想中一模一樣。如果拒絕的會就會讓木兔陷入消極模式,讓情況更麻煩三倍的話語。

    赤葦知道自己一直都是個理智且處事伶俐的人,可從何時開始成為這樣的人已變成了他努力的目標。

    大概是從成為了木兔光太郎的二傳手開始吧,他一直都覺得那是非常困難的事。對話時的眼神接觸,分不清親暱界線的肢體動作,或是俯身將球準確地傳給他時,小心翼翼地不增加任何情感的重量,實在是太過困難。

    所以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每天每天都想見面、想在一起的心情,他經歷的日子可是比木兔還要更加長久,

    那麼一起住如何呢。他說。

    赤葦清楚地知道,就算再怎麼對自己逞強,他所有的冷靜自持精明幹練,在面對坦率過頭地說出令人害羞話語的木兔時,依舊一點用都沒有。

           

           /

           

    「為什麼要剪啊,現在的赤葦就很好了啊,不要剪啦!」

    某大型猛禽類正扁著嘴坐在地上,邊解開襯衫釦子邊叨叨絮絮地念著可以稱之為耍賴的話語。

    「請不要把脫掉的衣服隨便丟在地上,木兔學長。」

    赤葦語氣平板地說著,接過木兔發洩地用力放到他手上的條紋襯衫時暗自嘖了一聲,便轉身前往浴室把差不多放滿水的浴缸水龍頭關掉。

    只不過是稍微剪了幾刀後聽見門鈴聲所以跑去開門,在迎過木兔開心喊著我回來了的擁抱之後,赤葦打算剪頭髮的意圖馬上就被異常敏銳的大貓頭鷹發現了,結果變成了現在這樣麻煩不已的狀況。

    「為什麼要剪短呢而且還每次都瞞著我,要剪的話,讓我幫你也好啊……。」

    「還不是因為學長你每次都莫名其妙地阻止我。…好吧,就讓你幫我剪一次好了。」

    「真的?!那等我洗完澡再剪!不准偷跑喔赤葦!」

    「是是。」

           

    原先只是想讓木兔解除消極狀態才答應下來的,所以赤葦其實對於對方的剪法手藝有點不安,但沒想到木兔的手藝卻出乎意料的好。

    不愧是每天早上都要對那頭貓頭鷹毛洗剪吹一小時的人。赤葦坐在被搬到浴室的木椅上,看著鏡子裡仔仔細細地修剪自己頭髮的木兔這麼想著。

    「…為什麼那麼不喜歡我剪頭髮?」

     因為沒有像髮廊那樣遮蔽用的圍布,黑色的髮絲直接掉落在手臂上的感覺有點癢。把剪下的頭髮拍到地板鋪著的報紙上後,赤葦有些猶豫地開了口。

    「嗯,大概是因為頭髮長一點的赤葦,和高中時比較像吧,感覺比較像我所認識的赤葦。」

    修剪完後面的頭髮,木兔示意赤葦將眼睛閉起來,開始修剪瀏海和鬢角時將話語延續了下去。

    「所以隔了好久才見面的那天,看到你把頭髮剪短的樣子真的嚇到我了。…該怎麼說咧、就像是赤葦想要把和我一起打排球的那段時間全部都忘記一樣所以突然改變自己,讓我很不爽。不過也是因為那樣,我才能把想說的話一口氣全部說出來!」

    是嗎,原來在你的眼中看起來也是這個樣子啊。

    閉上眼的時候便能想像起說著話時木兔的表情,大概和那一天一樣有些失落卻又帶著奇怪的自信吧。好像不管怎麼樣都知道自己不會對他產生厭惡一樣。

    儘管這樣的猜測非常正確,但或許是因為不甘心,所以他才會在對方突然抽離自己的日常後以幾近迷惘的方式鍥而不捨地尋找著答案。

    尋找著、如何驅動兩個人在一起的未來的答案。

           

    木兔開口說了聲剪好了,於是赤葦便張開了眼,但首先映入視線中的卻是對方放大的面孔與嘴唇上柔軟的碰觸。

    愣了一秒後他再度闔上眼主動回吻,當舌尖輕觸舔吻帶來的熱度足以讓臉頰紅潤起來時兩人才分了開來,距離卻仍近的能讓赤葦清楚見到木兔直率的雙眼中映出的自己。

    「我啊,一直都有在好好地喜歡赤葦喔。」

    木兔低沉的聲音不知為何聽起來有緊張,赤葦淺淺地笑了起來,將雙手環上對方頸項的同時,清楚的在耳畔留下了回應。

    「我也是,木兔前輩。」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WT37的推廣無料。想了想又想了想之後還是決定放上來了。

然後希望大家都能去聽聽BGM,可以的話也看看歌詞。ぼくあか増えろ!!



 

 

 

 

 

 

 

 

 


评论 ( 9 )
热度 ( 60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