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弱ペダ/T2/That is all

◎青手青。三年級的青八木又美又帥又攻啊嘶←

◎純太生日快樂喜歡你QQQQQQQ




    輕輕轉動原子筆,因思考而造成的書寫停頓在幾秒過後又重新接上了線,當他正準備提起筆時,擺放在腿上的社團日誌多了幾縷淺淡且微微蜷曲的影子,同時左方的肩膀上也傳來了沉甸甸的重量。

    於是他再度放下筆,將本就姿勢良好的背脊挺得更直了些,隨即便聽見左側傳來了埋在衣物裡而顯得模糊不清,聽起來既像哽咽可又隱含著顫抖笑意的聲音。

    「純太。」

    「我知道啦,反正你也快寫完了。」

    這次倒是清楚地聽見回話了。可左肩上的重量仍然沒有離開,是無意識抑或出於算計,對方那微捲的黑色髮絲因為頭部些微的擺動而若有似無地蹭著他的脖頸和臉頰,點到為止的行動,足以令人心覺焦躁可又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突然想起剛升上二年級那時,當他在合宿的前一個禮拜第一次遇到和現在完全相同的狀況時有多麼不知所措。因緊張而握起的手心滿是薄汗,為了撐起對方而不自覺打直的背僵硬無比,而那些在心裡吶喊出口的怎麼辦怎麼辦為什麼為什麼也和往常一樣,不須言語便傳達到了對方那裏。

    我只是突然覺得有點累啦。抱歉,青八木。

    他的搭檔、夥伴、獨一無二的摯友,帶著完美的笑容對他這麼說。而這招也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樣,對他一點也不管用。

    那些出於聰明頭腦的戰略和言語激將攻勢,與一而再再而三的持續練習,都只是為了達到讓兩個人一同得下冠軍的目的而已。因為我是凡人啊。對方這麼說過,在他有些愧疚地說著只有自己站上獎台的事情的時候。

    但是你不同啊,青八木。你是有才能的人。

    他一直無法忘記聽見這句話時所看見的表情,所有的遺憾、悔恨以及更多更多的期望全都誠實地向他表現出來,這便是對方展現無條件信任的方式,所以他才總想著必須要做些什麼明顯的回覆才可以。

    於是在一年前的那一天見著那樣用於掩飾情緒的笑容之後,他才突然驚覺自己或許能夠做到的是什麼。

    因為是凡人,所以會覺得厭煩,覺得累,覺得被所有天賦異稟的人遠遠地拋在後頭,但即使這樣也不想放棄,因此只好將那些軟弱的想法全都咬牙吞下,然後逞強。

    他知道他會這麼做的,也不可能去出手阻止,所以他能做到的便是當對方需要一個能夠安心閉上眼休息的肩膀時,義無反顧地陪在他身旁。

    因為在對方伸出手說著兩個人一起的那瞬間,他就決定不管是怎麼樣的他,自己都會全盤包容且接受。


    「吶、青八木。」  

    「...?」

    「你剛剛在想什麼?」

    「...不是什麼太重要的事。」

    「欸──?」

    

    肩上的重量一下子空了,隨著尾音拉長的懷疑語調出現在距離五公分的視線內的,是對方勾著玩味笑容的唇與幾綹黑捲髮之後的灰黑色雙眼,襯著社辦裡的白熾日光燈閃著光亮。


    「是嗎?因為啊,你剛剛露出了很帥的表情喔。」


    「............沒有這種事。純太才比我帥十倍。」

    「什麼啊,不要說這種話瞞混過去啊副隊長。」


    對方噗哧地笑著,邊說邊拿過他手上的原子筆和社團日誌寫了幾個字再簽上了名,喊了完成──之後便擅自拿了兩個書包到鞋櫃去了,換著鞋子的同時還說著等等要去哪裡吃個飯嗎之類的話語。

    他就這麼坐在長椅上愣了幾秒,面對對方的問句只輕輕點了下頭就當作回應了,從並排在地上的書包取回自己的那個揹上時還有些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有些紊亂的心跳。

    

    「...純太。」我剛剛心裡想著的是你。


    他不確定自己心裡的想法有沒有完全傳達給對方知道,但當步出社辦時望見夕日的橘陽照著走在前頭的對方微微發紅的耳根時,終究還是忍不住有些害羞地笑了起來。

    是錯覺也好,誤會也罷,只要對你來說距離最近的地方有我在,這就比什麼都還要令人開心了。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青八木的轉筆是看著純太轉啊轉啊轉就學會了的(不重要的設定)

然後我真的要來寫小排球了不然會窗,都還沒開學就忙成這樣要死喔←







评论
热度 ( 28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