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HQ!!/兔赤/頃刻之間

◎BGM→平面說/niki (SymaG ver.)

 


01.

 

他想要記住至今為止,所有對方起跳的瞬間。

可以的話最好能讓他好好地看過一遍。從為了向地板失力而微彎的膝蓋開始,雙腳透過反作用力敏捷卻帶有力量的跳起,直到球鞋的前端都離地。

若能將那些畫面全都像漫畫的分鏡一樣,一格一格地以雙眼捕捉起,將幾秒便能完成的動作放大、放慢至每個微小的變化都能清清楚楚地看見的話、他想。

 

 

或許時間的流速也會同樣被無限延伸,緩慢到幾乎靜止,而後便能享受這最為單純靜謐的剎那了吧。

那個人只有在起跳的瞬間才是寂靜的,像是要劃破球場上緊繃氣氛那樣,在輕快地起跳後以毫不拖泥帶水的手臂動作在球網另一端切開一道澄澈的弧,而後帶起空氣中另一波的熱烈喧鬧。

如果可以的話他想要好好地看過一次,但每回每回,這樣的瞬間卻總是稍縱即逝,而他和他之間最為緊密的連結亦是。

想要記住啊、想要好好記住。

因為只是這樣看著,就覺得只要和這個人一起的話,不管是什麼地方都去的了,不管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到。

 

 

可以的話、如果能夠這麼做的話。而這些也都只是偶爾會冒出的念頭而已。

但他卻從未想過,要將這些想法全都捨棄掉。

 

 

當排球飛至絕佳位置,進而使那人起身躍起時,他在對方眼中猛烈的琥珀色火星燃入眼底前,輕輕地閉上了眼。

 


 

02.

 

他想他是喜歡的,關於秘密那樣的事情。

如果自己什麼也不說,也沒有其他人察覺到的話,便能夠一個人獨佔所有了。那是想起來便覺得非常興奮,卻仍帶著一絲緊張的感覺,和站在發球線上等待哨聲響起的感覺有些相似。

說起來他也是在那樣灌注了複數分汗水與全力而閃閃發亮的球場上發現那個祕密的。

那是他們第一次在正式的比賽上以主攻手與二傳手的身分進行合作,抓緊了敵方攔網慢了一步的節奏他搶先起跳,手臂用力揮出的同時手掌貼上了熟悉的飽滿球體,隨著力道擊出的球就這麼穿過了網子與手臂間的空隙,在敵方場地上重重地落下。

得分判定的哨聲響起前他下意識地往右側看去,方才托球給自己的二傳手視線還停留在方才那記扣球擊出的方向,耳側的黑髮全都被汗水沾濕,但微微睜大的雙眼中閃爍的光點與隨後於嘴角勾起的淺淺弧度,卻仍讓他恍神了好幾秒。


原來他也是會笑的啊…不對、應該是,原來他也有看起來那麼開心的時候啊。


當場邊響起了歡聲,隊友們將手臂勾上他的肩拍上他的背說著幹的好啊的時候,腦袋才突然間被勝利的歡欣給填滿,他將高昂的情緒喊出口後舉起手拍上慢了一些才走來的二傳手的手掌,對方似乎因過大的力道而吃痛地微皺起了眉,眼中流轉著的情緒卻和說出口的話語一樣,一如往常地平穩且冷靜。

 

他覺得有些可惜,又覺得有些不高興,因為那樣好不容易見到的、對方眼中緩緩醞釀著的灼熱情緒,就好像從來不存在過一樣。

所以他開始觀察,不管是社團練習還是練習賽,在每一次透過他的托球扣殺得分時便馬上往對方看去,前幾次當然只得到了對方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甚至還被嚴正地詢問到底有什麼企圖,他一邊隨便打混過去邊覺得有些懊惱,看著無緣無故陷入消極模式的他二傳手只無奈地嘆了口氣,說了聲如果有什麼煩惱請說出來,憋在心裡只會給大家添麻煩的。

 總不能對本人說因為你都不笑給我看所以我才這麼煩惱吧。他有些尷尬地想著,而後腦筋一轉,才想到既然那樣的表情那麼少見,一定也沒有多少人看過吧,或許只有我一個人看過也說不定啊!

於是前幾天的糾結失望就像泡泡一樣波、的消失了,他在社團練習結束後像往常一樣勾上對方的肩膀,纏著他留下來做自主練習的時候悄悄下了決心。

 


如果他最最重要的二傳手,只有在因托給自己的球得了分時有著那樣熾熱的眼神的話,那麼他必須要做的,就只有擊出更多更多的扣殺球,讓那樣看起來真的很開心的表情,總有一天能毫不保留地向著自己。


可以的話,一直一直看著我就好了。

 

他在對方終於忍受不住身體的重量打算把自己的手臂給推開時出聲喊了他的名,當視線隨著話語的回應對上時,笑著又把比起自己纖細了點的肩膀摟得更緊了一些。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聽著同樣的歌打了木兔視角的第二篇所以一起放放,雖然兩邊的感覺不太一樣。

嗯我覺得光太郎果然是有光所以連想法都好明亮的感覺。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