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HQ!!/岩←及←黑 短打

FHQ設定。

一點點黑研前提的岩←及←黑,食用前請務必注意。




他知道那個人以為從來不表現不作聲,就不會被發現。所以他順從了那人的期望。

黑魔法使只需要乖乖當個中級BOSS就夠了其他隨你高興,當他第一次前來表示服從的意願時那位英俊的褐髮大魔王對他這麼說道,以慵懶的坐姿和百無聊賴的眼神。

這樣也好,或許就能不那麼提心吊膽地隱藏內心中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不恥的真心。一開始他真的是這麼想的,畢竟只要是為了兒時玩伴,犧牲什麼都無所謂。

而這樣的感情,我們偉大的魔王大人肯定是不懂的吧。他勾起唇角諷刺地將對那人的尊稱喊得無比認真,就像是發自內心地覺得忠誠是多麼可貴的事一樣。

直到某天,他看見平時總是煩躁地喊著好無聊好無聊之後就開始惡趣味地尋他開心的魔王陛下,以超乎尋常的專注,看著水晶球裡顯現的模糊影像。

當其中映出了帶著灰白色斗篷的兒時玩伴時他震驚了一瞬,以為肯定是被對方發現了什麼,可那人卻沒做出任何特別的反應,而當畫面轉換,映出了隨行的黑短髮劍士時,他見到那人漂亮的褐色雙眼有些痛苦地微瞇了起來。


「...小岩。」


僅僅一個稱呼卻揉合了太多不同的情緒而顯得複雜難懂,卻不難讓他震懾困惑到胸口痠疼的程度。

什麼啊、開什麼玩笑。

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拋棄了許多而選擇效忠的是這樣一個看起來搖搖欲墜的脆弱傢伙,可自己也不是一樣踏著逞強的腳步來到這裡嗎,他沒有資格評論對方僅出現一秒的動搖。



誰不曾覺得寂寞,所以他不能夠直接撼動那人心底看似麻痺的傷。

因為只要假裝無所謂,當世界陷入一片漆黑後,那些好的不好的,看起來就全都一樣了。



所以、所以啊、

他咬緊下唇,將右眼前垂下的長瀏海往上撥去,靠在牆上閉起眼,在那人叫喚自己之前,將那不知從何而來的難受與不甘全都丟進總被刻意忽略的那個角落。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噗浪掛了所以來丟一丟昨天晚上寫的腦洞。

其實原本只是想自耕個及黑但不知道為什麼箭頭被我搞得很複雜←


BGM是蘇打綠的我好想你,最喜歡這首的編曲和歌詞了QQQ






评论
热度 ( 20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