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HQ!!/及岩及/free or complex

◎及川徹生日快樂٩(ˊωˋ*)و 

◎和生日無關的兩人日常生活片段注意。



岩泉一覺得及川徹絕對是世界上最麻煩的人。

即便長著一張漂亮的臉和好聽的聲音,卻時常搭配欠揍的表情吐出煩躁度滿點的話語;即便有著絕佳的才能與游刃有餘的待人接物態度,在遇見無法即刻突破的囹圄時卻只會埋頭苦衝,非得選擇最困難的解決方式將自己逼到絕境,讓他有好幾次差點就追不回那盲目的腳步。

不管是微不足道的小事還是攸關夢想的大事,及川的腦袋運作方式或許都是一樣的吧。岩泉想著,眼神望向站在球網另一邊發球線後的及川,兩人的眼神一瞬間對上了,可及川卻故意地把眼神撇開,像是要掩飾幾秒間的動搖那樣心不在焉地上下拋著排球。

 

練習的時候給我專注點啊彆扭川!

 

岩泉覺得有些惱火,下意識地就舉起手上的球準備往及川砸去,卻還是僵硬地逼自己停下動作,畢竟及川莫名其妙的彆扭還是與他有一點關係,雖然岩泉覺得這點比灰塵還小的小事根本不需要計較成這樣。

──小岩的脾氣那麼不好,這樣下去會不受女生歡迎喔。及川常常掛著那爽朗燦爛的笑容對岩泉這麼說,而且通常都是在被同校或者他校女孩包圍時被岩泉抓回來的路上,以絲毫不懂空氣該怎麼讀的語氣激起岩泉本就猛烈的怒火。

面對這句已經聽到快習慣的話,岩泉每一次都是賞對方一個爆栗後就了結,但三天前他在巴過及川的頭後又多說了另一句話。

 


啊、這麼說來今天早上在鞋櫃裡面發現信了。

蛤?情書嗎,小岩收到情書了?!

從信封和信上內容來看大概是吧,雖然上面只寫了見面的時間地點。

…小岩要去嗎?

嗯?啊、會去吧,就算是去拒絕的,親口講出來也比較不會傷人吧。


 

岩泉覺得自己的想法只是基於一個很簡單的尊重理由,肯定比故意忽略信的存在要好得多,可及川聽見他的說法後卻突然沉默了下來,面對他覺得奇怪而提出的疑問話語也只是搖了搖頭,一句話也沒說。

結果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及川早上還是一樣到岩泉家門前等待,然後兩個人一起走到學校去,放學後和社團練習也都一如往常地和岩泉一起行動,只是兩個人之間的氣氛變成了話語搭不上節奏的尷尬沉默。

打招呼倒是還有好好回應,但其他的搭話卻只會給予最基本的應答而已,岩泉雖然覺得這樣的及川有些不對勁,但在詢問了對方卻什麼也不說後也火大了起來,乾脆就將計就計,你不跟我說話我也懶得理你──感受到岩泉這樣的訊息後及川的彆扭又更上乘地任性妄為起來。

老實說這樣子真的很累。岩泉想著。昨天和前天晚上他總算是克服了莫名的不甘心,躺在床上開始思考起及川的態度變得詭異的原因,想著想著好不容易推測出及川大概是在為他收到的那封信而生悶氣,卻又不太清楚原因到底出在哪裡。

再這樣下去整個社團都會因為感受到他們兩個之間的不對勁而跟著戰戰兢兢起來…可是、不對,並不是只有這個理由而已。

 


雖然麻煩,但是絕對不能夠放著不管。


 

就只是這樣簡單的事情,說是同年玩伴的責任也好,出自於信賴關係的牽絆也罷,不管賦予什麼樣的解釋,岩泉知道自己所做的、必須要做的,就只是在及川又陷入迂迴的迴圈開始自我煩惱時讓他清醒過來。

 


因為要與他一同實現璀璨夢想的,一定得是那個無時無刻都有著獲勝的自信與決心,比誰都還要可靠的及川徹。

 


「及川。」

「…有什麼事嗎小岩。」

「過來啦。在我的手臂開始發痠之前你還有三秒,三、二、」

「…笨蛋小岩。如果肯讓我親一下的話也不是不能考慮原諒你啦。」

「讓你抱一下就該懂得感恩了,還有不要自己隨便添加奇怪的屬性!」

「吶、小岩…結果你去了嗎,跟寫情書的女孩子見面。」

「那種事情我早就忘了。」

 


環上自己背部的手收的更緊了,岩泉輕輕地拍著及川的背,當左手撫上那比想像中還要柔軟的褐色髮絲時,默默地想著自己那時為什麼會對一個從未見過面的女孩說出那樣的話語。

 


『沒辦法回應妳我很抱歉,但我必須一直一直,陪在那個很麻煩卻非常重要的笨蛋身邊才行啊。』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寫到一半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寫及岩還是岩及 我的分界線總是如此模糊(´・ω・`)

總之大王生日快樂雖然我總是說你好煩但那都是充滿讚賞意味跟忌妒交織的愛!!!(誰懂





 

评论 ( 4 )
热度 ( 53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