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HQ!!/大菅/點文短打

◎迷你點文跟風,感謝排球好夥伴嫿嫿點文w

◎TAG→大菅/貧乳/文藝向。大天使スガエル不存在←

◎雖然不多但有各種往R方向去的隱射所以請斟酌觀看。




事實上並不是那麼重要。你對自己那麼說。

可比思考還要更加快速的是眼神的反應,當察覺到視線和昨天、前天以及更多之前的日子一樣,戰戰兢兢地飄移,最後落在站在後方的那人身上時,你能肯定此刻在心中爆炸的、參雜了興奮羞恥罪惡等的複雜情緒,絕對比宇宙大霹靂的來源與定則還要令人不解且上癮。

但是這樣下去可不行。你抓著自己的灰色髮絲,再一次對自己呼籲,可眼神依舊小心翼翼地從那人光裸的結實手臂游移到同樣厚實的胸、與線條分明的腹部上。從些微俯首的脖頸線條延伸至鎖骨及以下的膚色皆均勻如蜜,像是早晨的餐桌上擺著的玻璃罐裡裝著的清甜蜂蜜一般,以銀湯匙舀起一小匙後讓它濃郁地下墜,在欣賞過穿透光線而顯得有些透明的金亮褐色後,就能以唇舌直接輕舔品嘗,或許會和想像中一樣甜膩,也或許會是從未體驗過,卻更加、更加有魅力的味道也說不定──


「菅,怎麼了?你肚子餓了嗎?」


略顯低沉卻蘊含溫柔的聲音將你從渾沌迷茫的幻想中拉起,望向他你眨了眨眼,腦海中只捕捉到他所說的後半句話語。你是餓了,可與其說是生理上不如說是心理上。

於是你有些暈眩地開口。


「吶大地。」

「嗯?」

「你的胸部為什麼可以練成那樣啊?!明明我也有嘗試過健身什麼的卻還是沒什麼進步,這樣太不公平了吧!」



你鼓起臉頰,將距離拉近後便惡作劇似地往他的胸口上捏了兩下邊義正嚴詞地指控,他似乎有些反應不過來,只是一臉錯愕地往著你,深邃地灰黑色雙眸中映出你微微泛紅的不滿表情。

糟糕,一不小心還是順從本能了,慾望真可怕。你第三度地在心中對自己說話,這次是深刻的賢者反省。


「...其實像菅這樣的貧乳也不錯啊,很可愛。」

當含著笑意的話語帶著微微的鼻息傳入耳中,你只能努力地控制因由耳殼開始突如其來泛起的麻癢而起的輕顫,甚至在他將你擁入懷中時也沒有餘力意會套著單薄襯衫的你與上身光裸的他緊貼著的現在,會是一幅多麼曖昧的畫面。


「等、什麼,你在笑我嗎大地!男生本來就是貧乳啊有什麼好奇怪的!」


在你好不容易反應過來,抗議似地用力捶著他的背時,一切也都已經來不及了。

你終於知道,被那雙魅力十足的雙臂攬住腰並扣住手的行動時,肌膚接觸的感覺就和雙脣纏綿廝磨一樣,是濃郁的蜂蜜甜味。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實一開始不打算寫成這樣的,但不知不覺又變成這樣了,到底為什麼呢

結果我還是不太知道文藝向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