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黑籃/高綠高/count down

他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在倒數。



最後一節課結束收到來自老師的幫忙請求,高尾和成原本是想拒絕的,但看著笑得一臉燦爛的數學老師清淡地提起自己上回遲了一星期才交講義的事情時,才乾脆地放棄了想要隨便找理由敷衍過去的念頭。

回到座位收東西時他跟坐在後頭的綠間說了聲抱歉,對方點了點頭表示回應,在把疊得整整齊齊的筆記本橫放入深藍色書包時,罕見地向高尾提起了自己先去東側三樓的音樂教室等待的提議。

因為在外頭等很熱。面對高尾愣了幾秒的眼神綠間是這麼回答的,順便用綁著繃帶的拇指指向外頭被豔陽照耀而顯得更加湛藍的天。

說了聲好吧等我喔小真,高尾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數學辦公室,用最快的速度有效率地完成老師拜託的分類工作後,牆上的時鐘爬到了數字四,已是放學時間過三十分鐘了。

邊在心中抱怨著偏偏在這種時間給自己差事做的老師,高尾邊在走廊上跑著,穿過兩棟建築物中的水泥灰聯絡橋,踏上白色地磚鋪成的旋轉樓梯,走廊最底處便是綠間所在的音樂教室。

記得那裡面擺了架黑色的三角鋼琴,是因為這樣才提出說想在那裏等的嗎? 

高尾在距離目的地三間教室的距離慢下腳步,淺淺地喘著氣,用黑色的長袖制服抹去額頭上的薄汗時才注意到了緩緩傳來的鋼琴聲,是他從沒聽過、也沒聽過綠間彈奏的曲子。

如果猜得沒錯的話,綠間大概也是第一次彈奏這首曲子吧。謹慎地用纖長十指按下琴鍵,一個個飽滿的音符在初次嘗試的微小輕顫中逐漸串成悠揚的旋律,隨著曲子進行到後半段,又恢復到綠間一如往常的演奏方式,毫無破綻且自信無比。

用著輕快的腳步配合著琴聲踏出生澀的節拍,高尾走到了音樂教室的門前,在手指碰上門把的瞬間,琴聲便像查覺到他的到來似的靜止無聲。

小真。

高尾拉開門,愉快地喊出聲的同時與站在鋼琴後的綠間視線交錯。

在雙眼都映出彼此的剎那產生的安心感舒緩了僵硬的雙肩,綠間看著仍然掛著笑容站在原地的高尾,像是想說些什麼那樣,輕咬著下唇抿起了緊張的弧度。

沉默了半晌,那低沉平穩的聲音喊出了他的名,而此時突然闖進教室的強風吹亂了他們的髮,也捲起了譜架上一張張的空白樂譜,它們隨著風流在空中不規則地旋轉著碰撞著,然後墜下散落。

高尾反射性地想搶救那些亂飛的紙張,慌張地叫著跳著抓住一片又一片起皺的白紙,勉強救回七八張後便來到綠間面前遞給他。剛剛那陣風是怎麼回事啊、可能還有一些飛到樓下去了吧,我們等會再去撿吧小真,這麼說著同時手腕便被有些用力地抓緊了。

高尾。

抬起頭望向綠間時他發現對方翠綠色的漂亮眼睛裡滿是認真到有些拼命的情緒。



我希望、之後也可以像現在一樣啊。



雖然沒有全部說明白,但這一年來所有興奮的快樂的悲傷的遺憾的全都與這句話一起重擊了他的心臟。

而在確認想法相符且合而為一之後,剩下的只有因為坦率地高興而感到些許難為情的不知所措了。



所以你的幸運物就交給我留意吧,高尾。因為該說的話都說完了因此感到放鬆的綠間又恢復了以往的語調,在放開高尾的手腕時推著眼鏡這麼說。

前面的我是同意啦,但後面那一句就不用了。高尾笑著用拳頭抵了抵綠間的胸口,開玩笑般地說著,並在對方開始準備重複第N遍盡人事聽天命與幸運物的重要性時,搶先一步提醒現在已是不離開學校不行的時間了,這才轉移了綠間的注意力。

當兩個人牽著板車走出校門時,高尾偷偷望了從書包中拿出文庫本準備閱讀的綠間一眼,再一次開心的笑了起來。



就算一天一天地減少又怎麼樣呢、將那些相處的片段在零之後延續下去,繼續從零開始不就好了嗎。



他有這樣的自信,而相信後座虔誠地盡人事聽天命的綠間大人,不可能這種小事都做不到的。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寫稿都卡在過去設定,我需要偶爾回到現代一下←

然後補充一下時間點,是在高尾和綠間一年級的結業典禮前一天,小真說的想和現在一樣是指高中二年級和三年級以及更遠的之後。










评论
热度 ( 5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