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HQ!!/兔赤/恋焦がれて見た夢

最近,常常夢到同樣的夢。

在那個夢裡我還是高中二年級,而那個動不動就進入消極模式卻又吵得要死的麻煩前輩,也還待在學校裡。

平常上課的時候,因為年級不同,所以並不會特別去找對方吃午餐或幹嘛的,但只要放學鐘聲響起,我總會在並排的鞋櫃那裏看見有著顯眼灰白髮色的那個人,率直過頭地衝著我笑。

說了好多次別擅自靠在別人的鞋櫃上,很擋路,但他卻從來沒有聽進去。

就算在夢裡,他還是吵吵嚷嚷地催促我換上體育鞋前往體育館,然後將排球塞到我手上。而我也照著他所期望的,傳了一個又一個的球讓他扣殺。

nice toss。

結束練習後他邊說邊拉起運動服隨意抹去汗水,然後舉起手掌朝向我。

顧不得手上的汗濕黏膩,在擊掌的聲音清脆地成為體育館的回音時,畫面突然間急速變換,時間就像以倍速加快般運行到那一天。


其實我不是很想回憶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事實上我也記不太清楚了。


但是那個夢了好多好多次的夢又再次讓我想起來。

吵鬧的前輩走在前面,情緒高漲地看著學校櫻花道旁飄散下來的片片粉雪,我走在後頭,那些可有可無的話語一句也沒有聽進去。

直到他轉過身來喊了我的名字。

「赤葦,快點啊!!」

我不知道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快一點指的是哪一個? 快一點傳球給你、快一點畢業、快一點趕上你的腳步,或者這些都不是。

我覺得自己應該有什麼話是想說的,但是喉嚨卻被哽住所以一個字也說不出來。直到眼前出現那個人放大的慌張表情,才發現眼眶一陣一陣的發熱,我哭了。

我並不是特別容易掉淚的那種人,所以當下我的內心其實非常慌張,因為自己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哭,面對前輩音量過大的擔憂問句就更不知道怎麼應付了。


「不要哭嘛赤葦~又不是以後就見不到,我還會回來找你啊,不要哭啦~」

「...我並沒有哭。」


連回話的聲音都參雜著顫抖的哽咽,聽起來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我抬起眼對上他淺金色的眼睛,在看見其中的不知所措與或許是錯覺的疼惜後,才終於想通了什麼。



不是再也見不到了,以後還可以見面啊。

是啊,我知道,但是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我已經失去能夠理所當然站在你身邊的機會了,木兔前輩。



然後,早晨七點半的鬧鐘就會準時叫醒我。

在拉開窗簾的時候,炫目卻溫暖的陽光常常讓我覺得剛剛那場夢只是場幻覺。

可卻有百分之七十是發生在現實中的,所以才會覺得那麼難過。



那是我在自覺到自己的感情時夢見的嚮往。

是最開心的一部分,也是最痛苦的一部分。

所以、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木兔前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標題是BGM的名字,絢香的恋焦がれて見た夢。


只是個很久以前就想寫的腦洞,一點也不甜對不起(###

畢業典禮的時候,被三年級圍繞說著「泣くなぁ赤葦ーー」的赤葦君,肯定會邊抽氣邊說著「泣いてません。」吧,大家都好可愛啊可惡。

但可以的話還是希望每個學校的三年級都可以留級←






评论 ( 10 )
热度 ( 51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