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アイナナ/ナギヤマ/Polar day/四(試閱)


◎一樣都是三部捏他。

◎有大和跟抹布男的互動。



        三



    由於拍攝進度比預想中要快,導演決定多拍一些鏡頭以豐富劇情內容,前一晚確認好預算與時間後就速速訂了機票,包含大和在內的主演們便和導演與幾位工作人員一同前往ノースメイア。經過短短一小時半的飛行,一行人便降落在機場,通關後拖著行李箱來到大廳外等車,望著遠處灰褐色屋頂中特別突出的高塔建築,大和還覺得有些不可置信。

    「二階堂くん的團員裡有一位是ノースメイア人對吧,記得是六弥くん?」

    「是的,他叫六弥ナギ。」

    演出重要配角的前輩女演員來到一旁向大和搭話,看著回覆時大和眼裡的疑惑便親切地笑起來。

    「我曾和他一起當過電視節目的來賓,是個優雅又有禮的孩子呢。錄影時的臨場反應也很有趣。」

    聽了對方的話,大和才想起年初時ナギ去錄綜藝節目的事。那是品嘗高級料理並預測價格的特別節目,想必對方是被ナギ認真起來時激動又誇張的動作逗得很開心吧。大和看著女演員笑起來時眼角上揚的魚尾紋這麼想。

    「原來如此,那傢伙……六弥受您照顧了。」

    「不會不會。難得來到團員的故鄉,拍攝結束後有時間的話就去觀光一下吧。」

    「說的也是,謝謝您。」

    大和笑著向女演員道謝,然後比手勢示意對方先上計程車,自己則和其他工作人員往距離較遠的另一台車走去。他拉著行李箱,想了想還是停下來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拍了大廳出口及遠處山稜和建築群的照片。

    等等傳到團員與經紀人的群組裡吧。他關掉手機螢幕,加快前進的腳步。

     

   

    到達旅館後,大和為了隔天的拍攝在睡前吃了安眠藥,恍恍惚惚地過了一夜,在鬧鐘響起前迎接ノースメイア的早晨。醒來後他坐在床上發了一會兒呆,才勉強驅動有些痠痛的四肢去刷牙洗臉。

    冷水拍在臉上被空調吹過的冰涼讓他清醒了點,但還來不及確認身體是否充分休息就得上工了。所幸正式拍攝的過程中沒出什麼狀況,雖然有幾個鏡頭被導演要求重來,但大致上還算順利。大和的部分在下午先結束,到明天早上之前都是自由時間。雖然他知道最好的選擇是回旅館休息,可以的話就大睡一場,但難得來一趟,大和還是決定去街上逛逛。反正也不知道回旅館後睡不睡得著。

    謝過了前輩女演員及導演的關心,大和離開片場後便搭上前往市區的巴士。ノースメイア的國土不大,雖然拍攝的地點是在郊區,但搭乘巴士到首都只要四十分鐘。外景團隊下榻的旅店也在首都內,大和知道大概的方向,也事先問過地陪交通方式,一個人行動也沒有問題。

    巴士停靠在首都最大的轉運站,大和下車後用手機確認過地圖,就往主要幹道旁的支線道路走去。ノースメイア的街道是乾淨的石磚,偶爾還會有路面電車行駛而過,店家比鄰而立,交通也很方便。雖然大部分都現代化了,但在小巷內仍會看見有著陳舊雕花招牌的商店,以及穿著傳統服飾顧店的婦女及小孩。這個國家的人平常也會穿傳統的衣服啊,大和想著,邊向路旁一臉好奇地望著他的小女孩微笑打招呼。

    視線對上後小女孩愣了一下,接著就小跑步進到一旁的民宅裡去了。這個反應是害羞還是害怕呢……大和覺得再思考下去或許會得到令人難過的結果,於是重新邁開腳步。經過紅、黃、綠色的尖屋頂房子,穿過街道底部攀滿花藤的小拱門再外右彎,面前就是一整片綠色的草地,以及後方雄偉的白色宮殿。

    ノースメイア的首都裡幾乎沒有五層以上的高樓,不管是商店或公家機關,建築的外觀都保留著復古的磚造油漆及方窗,因此高度將近十層樓的宮殿就顯得特別醒目。有著白色底天藍色外牆的主建築呈ㄇ字型,樑柱上都鑲著金邊,而建築的右後方則是與之同色調的尖塔。這些都跟大和在網路上搜尋時找到的圖片一模一樣,唯一的不同是這座宮殿看起來非常新。

    不管是白色的磚牆還是尖塔上複雜的綴飾,都被打理得十分乾淨而亮麗,但比起為了維護歷史建築而付出心力,宮殿外觀給人的感覺更像在顯示國家現今的繁榮、優雅與強大。這讓大和感到有些衝擊,他在一旁的小店裡買了氣泡水,然後在草地外緣的石砌花台坐了下來,和零星的觀光客一起抬頭望向潔白的宮殿。

    在搜尋引擎打上ノースメイア,出現的簡介中有這麼一條:由於年輕的貴族階層領導改革,近年由君主專制走向民主,同時推行現代化建設。簡單的詞句中隱藏了各種可能,而這些可能又一步步接近心中存有的推測,大和在查資料的時候不只一次湧起放棄的衝動。住手,這是不可以碰觸的事,不能被知道的事。但見到ナギ臉上越來越沉重的笑容,他還是沒辦法停止。

    以往說出那些尖銳的話語時,ナギ也是這樣的心情嗎?大和沒辦法確定。他跟ナギ終究是不一樣的,即使走在ノースメイア的街道上他總是忍不住想像幼小的ナギ是以多麼雀躍的步伐跳著、跑著,第一次聽見美妙的音樂時又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小時候的ナギ一定長的很可愛吧,就跟精緻的洋娃娃一樣,讓人忍不住就想捏捏他的臉頰。大和很喜歡ナギ的臉因為自己捏上去的外力或其他刺激而變得一點也不美麗的瞬間,那讓他知道對方也不過只是個十九歲的少年。

    但是他和ナギ的成長經歷、價值觀都截然不同,所以在對話時就像小朋友交換手中的彈珠一樣,不斷地不斷地交換彼此的一部分。不管是用地敲打挖掘,還是算盡心機旁敲側擊,當情緒冷卻後才會發現手上又多了一些不曾見過的寶物。

    是我手上的彈珠還不夠多嗎?大和看著日光下亮晶晶的尖塔,想起了至今仍耿耿於懷的、ナギ曾說過關於高塔的故事。在故事裡自己與團員們都擁有魔法,所以絕對不可能放著困在塔裡的ナギ不管。但要是高塔裡的王子沒有放下長長的頭髮,也沒有發出任何求救訊號的話,該怎麼辦?童話故事裡沒有說,故事的作者也沒有給任何提示。

    大和盯著塔頂,覺得眼睛有些乾澀。他想那晚應該主動給對方一個擁抱,晚安的擁抱,也許今天的自己就能一夜好眠了也說不定。

      

  

    漫不經心地逛了兩三個景點,大和正想著有點餓了,就在街道旁的黑板立牌上看見供餐與酒的標示,查了一下上頭的單字,發現是有供應簡單餐點的小酒吧。大和看了看錶上的時間,下午七點三十分,以喝酒來說還太早,但晚餐的話就綽綽有餘。雖然明天還有工作,但早點喝完早點回去就沒關係吧。大和隨便給自己找了個藉口,便走下通往地下室入口的階梯。

    小酒吧裡以本地人居多,只有零星幾個看似觀光客的西方人,大和這樣的東方面孔在店裡顯得很稀奇。服務生帶著他到吧檯座位,用簡單的英文點了餐後先送來的是細長的玻璃酒杯。各種不同口味的啤酒、紅酒、還有加冰威士忌,邊吃著料理邊品嘗各種洋酒,因連日工作而緊繃的肌肉終於放鬆下來,似乎連惱人的偏頭痛都消失不見了。偶爾有其他客人來向大和搭話,雖然只能用片段的英文搭配手勢聊天,但處在同樣輕鬆而亢奮的氛圍,還是聊得很愉快。

    大和一開始有控制喝酒的速度,但或許是太久沒喝到那麼美味的酒,地下室昏黃的燈光又擾亂視線和理智,等到腦袋變得輕飄飄的時候早就來不及了。十分鐘前進來的客人佔據大和身旁的吧檯位置,用著不知道哪裡學來的簡單日文和他搭話,咬字時過度用力的嘴唇和奇怪的發音讓大和想笑。他耐心地一遍又一遍重複正確的發音,男人邊複述邊朝他越靠越近,大和努力驅動像棉花糖般糊成一塊的思考迴路,眼角觀察周圍,發現女性客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全不見了。

    啊,原來這裡是那種店啊。大和恍然大悟,對於發現得太晚這件事並不覺得懊悔或害怕,他只是看著黑色短髮留有些許鬍髭的西方男人靠近自己,想著灰色的瞳孔真像氣象預報裡會出現的雲團。

    他聞到不知道是自己還是男人唇縫間吐出的酒精氣息,對方的手碰上他的鏡框,眼前突然模糊一片。大和這才發覺情況似乎無法收拾,肩膀就被另一個強勁的力道往後拉。他抬起頭,看見戴著粗框眼鏡和毛帽的褐髮男人正嚴厲地說著什麼,鏡片後方的雙眼銳利地瞇起。啊,這是晴天時候的顏色。大和沒頭沒腦地想,褐髮男人像是聽見似地朝他瞥了一眼,然後用更大的力道抓住他的手腕,拉著他走出店門。

    踉蹌地踏上階梯,夜晚的冷風迎面而來。大和忍不住發起抖,才想起外套似乎忘在店裡了。啊啊、那件外套很貴的。他想著,被酒精燻過的頭又開始痛了起來,一陣一陣地,像想起過往回憶時那樣。

        

        







TBC.




還在考慮要不要繼續放後面的試閱,但總之會是七月台灣的i7only新刊。請多指教。




评论 ( 11 )
热度 ( 19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