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アイナナ/ナギヤマ/Polar day/三(試閱)

 

     


    ナギ擁抱的力道很大。雙臂環住他的腰,稍大的手掌貼上肩胛骨後用力收緊,承受著那樣溫柔卻強勁的力道,大和每一次都覺得身上會留下痕跡。

    但事實上,背對著鏡子往後看時他的皮膚上一點發紅的瘀痕都沒有,然而從對方鬆開雙手微笑地向自己道第二遍晚安直到回到寢室,擁抱後殘留的感覺依然留在原處,沒有消失。

    緊緊的,暖暖的,待心跳恢復穩定後才跟著冷卻下來。

    大和知道ナギ很喜歡肢體接觸,不論是私底下還是工作時,他常常撲向體型比自己小上許多的三月,與陸開心地擁抱,或者從後方悄悄偷襲一織。大和不知道ナギ是不是以同樣力道對待其他團員,但在演唱會上表演到一半時,興致一來他會伸手攬過對方的肩,在歌唱與歡聲包圍之下與那雙燦爛的藍眼交會數秒,然後ナギ的手就會搭上自己的肩膀。環上來的手臂力道緊得令人措手不及,搭肩的姿勢也讓人很難移動,但卻非常熟悉且實在。

    第一次被ナギ抱住時,大和就對那雙手臂的力量感到有些驚訝。似乎是某次限量的まじこな周邊網路販賣,ナギ從中敗下陣來,哭喪著臉望向坐在一旁喝著啤酒的大和。看著對方可憐兮兮的表情,大和覺得自己大概是有些醉了,才會半開玩笑地向對方敞開雙手。當ナギ抱住自己時,大和還因為突如其來的近距離與身體相貼時過分真實的觸感而愣住,幾秒後才想起要拍拍對方的背給予安慰。

    但面對女性時,ナギ的舉止卻十分紳士。雖然有隨便搭話的壞習慣,但對工作人員們非常有禮,也和一同合作的女星保持友善卻良好的距離。從他優雅的舉止來看,完全連想不出那雙白皙且稜角分明的手會有那麼大的力氣。

    當然大和也不是想像女性那般被溫柔又紳士地對待,只是當被ナギ擁抱時,支撐著對方一半的的體重,他會有種自己被依賴的感覺。

    那樣的感覺很好,只要記起就再也忘不掉了。凌晨三點,大和在挪威的旅館上醒來,裹著被子迷迷糊糊地想著這件事。

    外面的天空跟昨晚入睡時一樣蒼白,即使時針再轉個幾圈也不會變吧。他想著,知道自己大概一時半刻無法睡著,於是從床頭櫃摸到眼鏡戴上。視野清晰起來後,他朝四周張望,想著要怎麼樣打發直到八點集合之前的時間。

    電影的拍攝團隊在一星期前來到奧斯陸,接著便馬不停蹄地開始拍攝工作。電影內容由之前得獎的小說改編,是帶有懸疑色彩的愛情故事,而大和演的是第二男主角,是個家庭背景複雜卻開朗和善的角色。飾演男主角及女主角的演員都是演藝圈內的實力派,大和因此比平時更加集中精神,在有限的拍攝時間內熟記台詞,融入情緒,正式上場時全力表現,並仔細檢查拍下的每個鏡頭。

    拍攝流程不斷地重複,但每一個「再一次」與「下一幕」做出的表現都不同,在體力與精神上的消耗也非常大。大和的睡眠狀況沒有改善,但在工作時卻並不覺得特別疲累,只有在一整天的拍攝結束,導演與大家互道辛苦了的時候,虛脫感才會突然湧上。好幾次他以為自己會站不住,但深呼吸後才發現雙腳還好好地踩在地上,原來自己沒有想像中那麼無力啊,他自嘲地想。

    工作,或者說演戲時,能夠暫時忘記一切作為角色而活,但相對地,下戲後毫不留情襲來的日常生活,仍會讓人有種恍惚的不真實感。大和每天都會收到來自紡的訊息,特地算準了時差與劇組可能的休息時間傳來的關心總讓他感到非常溫暖,忍不住就想逗逗對方幾句。而其他團員有空時也會傳訊息過來,三月則是準備晚飯時會特地拍照把今天做的料理傳過來,大和看到時往往是深夜了,只得回覆中午吃的法國麵包三明治當作小小的報復。

    其他還有前天時間充裕時去餐廳吃的鮮蝦與牛排、鮮魚市場的攤販、布呂根有名的磚造尖屋頂建築、石板街道、翠綠的峽灣與深不見底的湖。大和倚著床頭,瀏覽著手機裡的相簿。來到這裡後他拍了許多照片,除了偶爾傳給經紀人與團員們分享,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目的。只是走在不曾走過的城市,望著以往只在電視裡見過的景色,想起來的時候已經拿起手機按下了快門鍵。

    第一個星期他們從奧斯陸到挪威第二大城卑爾根,接著是景色優美的小村弗洛姆,現在則來到位在北極圈內的的特羅姆瑟。若在冬天來的話就有可能看到極光,但現在是六月中旬,能見到的只有懸在地平線盡頭似乎永遠不會落下的太陽。雖然極晝也是難得的美景,但都千里迢迢來到這裡了,果然還是會有些失望吧。看著同行的女演員們露出略顯遺憾的表情,大和想到的卻是ナギ說著極光的神話時神采飛揚的模樣。

    極光的英文是Aurora,也是掌管黎明的女神的名字,它代表著希望與祝福……之類之類的。ナギ在提及祖國的一切時,總會用上比平時更多的形容詞與比喻象徵,大和常常聽到一半就不小心走神,直到被不滿地指出分心的事實,才會發現自己一直盯著對方的臉看。

    你的長相真是犯規啊。大和曾發出這樣的感嘆,ナギ聽了則勾起唇角,接著輕輕拉起大和的右手彎腰行禮。謝謝,ヤマト也長得很好看喔,只是比不上我。說完還調皮地眨了眨眼。

    只是回想起來都覺得無奈,明明是個過度自信、缺乏生活常識的外國阿宅,但就是怎麼樣都無法對他發火。大和丟開手機,用手背掩住外頭的亮光,希望閉上眼後的黑暗能讓他找回一點點睡眠的記憶。

    那傢伙現在在哪裡,在做什麼呢?只是點開手機發個訊息詢問就能知道的事,大和卻從到了挪威後就不斷在按下送出鍵之前失敗。他不確定ナギ知不知道自己到北歐來了,但即使知道了又如何,就算處在同樣的地區站在同樣的街道,不斷重複播放對方離開前說的那句晚安,他還是夜夜失眠。

    然而到了下午,就像是神的作弄那般的機會突然降臨在大和身上。

    他接過助導手中通往ノースメイア的機票,緊抿著唇,半晌後才在對方的詢問下搖了搖頭,開口道謝。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9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