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アイナナ/ナギヤマ/Polar day/二(試閱)


◎這章都是三部捏他。請注意。




    空氣中有股麵粉烘烤過後的柔軟香氣。

    大和緩緩睜開眼,首先看見的是自己拿著咖啡紙杯的手。低著頭的姿勢讓眼鏡從鼻樑上滑了下來,視野的上半部因此模糊一片,但他仍注意到手中的紙杯正以危險的角度傾斜著。大和將所剩不多的咖啡放到一旁的椅子上,把眼鏡扶正後伸展僵硬的肩膀和手臂,思緒才又開始重新轉動。

    一排排塑膠軟墊座椅、來來往往的各國旅客,以及西方面孔的服務人員,這裡是德國法蘭克福國際機場,電影的外景團隊經過十二小時的飛行,在這裡等待前往挪威奧斯陸的班機。大和在淺眠不斷的情況下從日本到了法蘭克福,在候機室等待轉機時終於像運轉過度後自動斷電的機器人般睡著了。雖然實際睡眠時間不到一小時,但有睡總比沒睡好。大和揉揉有些刺痛的太陽穴,往散發暖和香味的方向看去。

    那是在他的座位右後方的咖啡店,有人正倚著店面外的高腳桌享用淋了糖漿的現烤鬆餅。啊、就是這個味道吧。大和想。這和休假時偶爾會從廚房裡傳來的香味一樣,大多時候是三月,有時候是一織和陸,他們在廚房裡愉快地忙進忙出,夾雜著驚慌和小小的爭吵,而完成後的鬆餅總是一人一份,從來不曾遺漏了誰。

    即使不是特別喜歡甜食,大和仍覺得這種感覺很好。那是從未感受過,也曾覺得一輩子無法感受到的溫暖,就算大家都變得越來越忙,七人一起坐在餐桌前吃飯的機會漸漸減少,屬於同一個團體的事實還是不會改變的。

    曾幾何時這樣的想法變得理所當然,但維持理所當然到底得付出多少代價呢?

    大和望著咖啡館,經一旁的工作人員提醒才發現自己竟看到出神。這樣可不行。他在心中反省,笑著婉拒對方要幫忙買點心和飲品的提議。

    距離表定的登機時間還有三十分鐘,之後還得經歷兩小時的飛行才會到達目的地。明明出發時是早上,手錶指針顯示的時間卻沒過多久,這種感覺很不可思議。大和從隨身包裡找出藥盒,打開來看了看,又把它塞回包包的最底層。

    由於失眠的症狀持續了快一個月,為了避免在工作上出狀況,他在出國之前先去醫院拿了安眠藥。但從這裡到挪威的飛行時間短,要是現在先吃了藥,到達當地時若是隨行人員叫不醒自己也會給大家添麻煩──說是這麼說,其實有一半是因為大和心裡對服用安眠藥有點抗拒。而且從日本出發時,他在上飛機前有先吃過藥,但實際上成功睡著的時間也不長,可見效果並不顯著。

    由於大和是第一次長時間失眠,醫生開的處方藥效果也許沒那麼強。但既然有吃藥跟沒吃藥的結果差不多,大和也不想太依賴藥物,反正只要在做得到的範圍內努力就行了,這是他最擅長的事。

    失眠的事,除了紡之外,他沒有特別和團員們說。並不是想要隱瞞,而是在彼此的工作行程錯開的情況下自然就失去了談話的時機,等到大和快要習慣每晚睡睡醒醒的生活時,一織卻一臉嚴肅地跑來找他。最近在工作上遇到什麼事了嗎?是不是沒有好好休息?哥哥說他這幾天晚回家時都看到你房裡的燈光亮著。一連串質問讓大和無法招架,只好尷尬地吐露最近的狀況。

    但看著一織了解情況後稍微緩和的眉間,大和才發現自己又過度顧慮了。明明每個人都心知肚明,不管是三月、壯五、一織、陸、環還是ナギ,在他以為一切都藏得堅密嚴實時,團員們卻幫他守著這個秘密。沒有人開口詢問,伸手觸碰,就能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嗎?不,不可能,他已經親身體會了這個道理。

    但是從理解到成為伸出手的那一方,中間的道路還是那麼地、那麼地漫長。

    在出發前往挪威的前一天晚上,大和收拾好行李後便走到廚房想來杯啤酒,發現環正窩在沙發上打遊戲,茶几上則放著空了的國王布丁塑膠杯。大和順手將空杯收走,問了環想喝些什麼,得到回應後便拿著啤酒和裝著冰麥茶的玻璃杯坐到對方身旁。

    我不是說想喝可樂嗎?環看著麥茶皺起眉頭。但可樂沒有啦,大和說完拿起自己的啤酒喝了兩三口,然後看著環露出那也沒辦法的表情,放下手中的遊戲機拿起玻璃杯。

    ヤマさん明天是要去挪威嗎?環突然開口問,挪威一詞被他念得有些生硬。大和就著啤酒罐點點頭,環放下杯子,突然面向他調整好坐姿,看起來有些欲言又止。

    怎麼了?大和問,環說出口的話卻讓他一時語塞。

    ヤマさん,你會見到ナギっち吧。要記得把他帶回來喔。

    因為挪威也在北歐,對吧?環說。大和想回答他說得沒錯,挪威的確是在北歐,但外景行程裡沒有ノースメイア,而且ナギ回母國時肯定和事務所報備過了,照理來說時間到了就會回來,但聽了環的話他突然沒了把握。

    不用哥哥我去接,他也會自己回來啦。幾秒後大和笑著擠出這句話。不然這堆ここなちゃん的周邊要怎麼辦啊,你說對吧,タマ。他說,這回聽起來卻像在徵詢環的同意了。

    環看著他,想了想後點點頭。大和深深覺得環真是個懂事的孩子。

    反觀自己,早在成為IDOLiSH7的一員時,就已經下了只要是為了團員們什麼事都能做的決定。但實際上他又了解多少?為什麼環會覺得自己能夠把ナギ帶回來?還有三月、陸在,不管怎麼說第一順位都不該是自己。

    還是說,只要把眼鏡拿下來的話,對方就能滿足呢?如果是這樣的話,要他拿掉多少次都願意。

    大和看著手中的登機證,想著要是對著ナギ說出這句話,對方大概會露出有些誇張的驚訝表情,一手扶著他的額頭一手扶著自己的,說出ヤマト你是不是發燒了?這樣失禮的話。想像著那個畫面,他不禁笑了出來,覺得要是真的發燒了也不錯,或許就有理由讓ナギ來見自己。

    他撐著又開始發疼的腦袋,背著包包站了起來,覺得不管經歷多少改變,自己果然都會成為一個狡猾的大人。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