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アイナナ/ナギヤマ/Polar day/一(試閱)

◎或多或少有三部捏他。請注意。



    將近一個月前發生的事,體感上卻像昨天才剛經歷過;而幾天前才排好的預定行程,卻因為不斷反覆查看而牢記在腦海中,實行當日反而有「原來是今天啊」的感嘆。隨著此類情形發生的頻率越來越高,二階堂大和不禁懷疑是否與年紀的增長有關。雖然他姑且還能算是年輕有為的青春二十代,但上回和八乙女樂一同進行電視節目的收錄時,他向對方提起這件事,卻得到了這是初老症狀的回覆。

    初老是什麼啊初老,哥哥我才二十二歲!大和很有職業精神地吐槽回去,而對面沙發上翹著長腿的樂則回說我也是啊,你感受到我們之間的差別了嗎?邊說邊感到有趣地笑了起來。大和一時語塞,只得無奈地瞪著蟬聯不知道幾屆最想被他擁抱冠軍的男人,想著大概不是年紀增長而是長相問題。演藝界真是殘酷。

    當然,憑藉著長久的交情,大和知道樂說的初老症狀有大半是開玩笑的,因此也沒多在意。但那天話題結束後,大和要從包裡拿出手機和能量飲料時對方又主動開了口。

    雖然剛剛是在和你開玩笑,但你最近是不是太累啦?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大和轉頭看向樂,見對方一臉認真,拿著能量飲料的手僵在半空中看起來更加尷尬。不過這種情況和擠得滿滿的行程表一樣,都是常有的事了。大和收起一瞬間的動搖笑著說了幾句沒問題別擔心,樂總算是沒再問下去,只是清楚自己被打發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可怕。

    對從事演藝工作的人來說,沒有定休且日夜顛倒是常態,大和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模式,也知道要如何利用等待或移動的空檔讓身體休息。但這次的情況和之前有些不同,IDOLiSH7剛結束新單曲的發售宣傳期,事務所在團員們的行程允許下安排了短暫休假,或是較為零散的平面攝影及節目收錄工作,總之近一兩個月都會以團員們的個人活動為主。

    大和也在單元劇的拍攝期間得到了三、四天零碎但珍貴的休假,而假期結束後則有電影的海外拍攝等著他。因為後來的行程安排,即使得到了假期也必須為電影的拍攝作準備,時間上是一刻也不得閒,但大和仍接受了紡耳提面命的叮嚀,在休假期間要好好吃飯、睡覺,儲備體力。

    小紡說話的語調就像媽媽一樣呢。大和想著,不知不覺笑了起來,但後腦杓傳來的隱隱悶痛卻又讓他湧起罪惡感。對不起啊,可靠的經紀人。他在心裡道歉,包著毛毯把身子窩進狹小的飛機座椅中,閉上雙眼。

    身體像在水面上漂浮一樣脫力,思緒卻清晰得可怕。幾秒後大和又張開眼,伸手拉開窗簾,外頭是一整片黑中帶灰的雲海。

    他不知道登機後已經過了幾個小時,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究竟到了哪裡。或許正飛過汪洋的大海,也可能是蓊鬱的山峰,高樓林立的都市、城鎮,但這些都無所謂。他只能想著這些無所謂的事,來假裝自己早已記不得一個月前的早晨。

    那是難得空閒的一天,行程表上只有傍晚排了廣播節目的收錄工作,大和有一整個早上到下午的自由時間,但他卻在早上五點半起床,梳洗過後走向廚房,確認冰箱裡的食材後開始做起團裡高中生們的便當。

    雖然前一天也工作到深夜才回家,但大和特地確認今天是環與一織的上課日後,還是設了早晨的鬧鐘。因為工作時間排不攏,大和已經很久沒為高中生們做便當了,想起記憶中兩人向自己道謝的笑臉,即使有些睡眠不足,做起便當仍特別來勁。

    美中不足的是忘了事前多買些食材,只能做出普通的便當菜。大和看著完成後的便當,放鬆地打了個呵欠。他把便當包好放在流理台後,便泡了咖啡拎著劇本坐到沙發上,準備開始閱讀。

    連日累積的疲勞經過一夜的睡眠後沒有完全消除,再加上任務達成後的安心感,大和翻著劇本,沒讀幾頁便開始打瞌睡,後來就靠著沙發椅背睡著了。他不確定自己睡了多久,或許五分鐘或三十分鐘,但當輪子在地板上滾動的聲音由遠而近地傳來,他確定自己在那時就已經醒了。

    醒是醒了,但大和沒有睜開眼睛。大概是因為有一半的意識還留在夢境中吧,只記得閉上眼後其他感官變得異常敏銳,能清楚感覺到被拖拉著的行李箱滾輪、刻意放輕的腳步,還有近在眼前的聲音與鼻息。

    大和聽見了小小聲的Oh,還有在發出聲音後擔心會吵醒自己,因而緊急收回的語尾。即使不這麼做我也知道是你啊,ナギ。大和在心裡吐槽著,幾乎要忘了沒有說出口話語是傳達不到的事實。

    ナギ湊得很近,近得緩慢的呼吸都貼上他的鼻梁。要是現在睜開眼的話,對方一定會嚇一大跳吧,大和想著,朦朧的思緒中浮現出對方驚訝的表情和有些無奈的笑容。但他最後還是沒有這麼做,因為在那之前ナギ就先拉開了距離,把掉在一旁的劇本拿到茶几上放好,然後從一旁的櫃子裡拿出毛毯輕輕為他蓋上。

    晚安,大和。他說,壓低的嗓音拂過耳膜很快就消失不見了。然後行李箱拖拉的聲音響起,從客廳到玄關伴隨著腳步聲,直到大門被輕輕關上,四周恢復寂靜之後,大和才有先些艱難地睜開眼睛。

    早點告訴我的話,就能一起準備你的便當了。

    他想,雙眼被室內照明刺得瞇起,然後把像是要去哪什麼時候回來這些似乎更加重要的疑問重新嚥下。其實就算不開口問,大和心裡也早就有數。不,其實不只自己,所有團員都隱約察覺到了吧。

    但事實上,他還是什麼都沒有做。就連一個像樣的道別也沒有說出口。

    那天ナギ離開之後,大和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地裹著毛毯,看著桌上的劇本,直到早上有工作的壯五來到客廳向他打招呼,他才回過神來。幾分鐘前死命地想記住的聲音和體溫,居然這麼簡單就會消失不見,人體的記憶功能還真是不管用。他在壯五關心地詢問最近是否太疲憊時,苦笑地說也許只是睡眠不足而已。

    然而那天之後,大和再也無法順利入眠,只有早晨在沙發上熟睡時的模糊記憶,時不時在腦海裡斷續播送。

        

 

  



TBC.







        




评论
热度 ( 27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