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舉起相機的時候愛染一點猶豫都沒有。

    幾乎是下意識地他拿著手機,打開照相軟體,在光影角度都完美的無可挑剔的那個瞬間,將金城剛士的身影和其他的照片影片圖片檔案一樣留在資料夾裡。

    金城回過頭的時候沒有露出他預料中那樣皺著眉齜牙裂嘴的表情,只是無奈地嘴角帶著笑問他你在幹嘛偷拍嗎?愛染沒有出聲,只是點了點頭,然後按進資料夾頁面,手指滑動瀏覽。

    昨天的下午茶套餐、SNS更新用的自拍、路上的櫻花、錄影空檔時湊到鏡頭前的悠太及毫無興趣划著手機的剛士,還有很多很多自己與夥伴還有共演者們的照片。愛染翻找了一會兒,最後手指停在自己與金城的合照上。

    上個月還是上上個月?他們兩人難得有個單獨的雜誌訪談工作,照片就是那時候雜誌方為了要更新訊息而在攝影結束後另外幫他們拍的。照片裡的自己搭著金城的肩,金城的表情則和平時一樣認真而專注。是營業模式。要是平時的自己這麼做肯定不到三秒手就會被對方揮掉。

    愛染看著那張照片,然後抬起頭看了看在夕陽下朝著自己走來的金城。一個個腳步下漾起圈圈水波,他不由得瞇起了眼。不曉得是因為什麼太過刺眼,但心臟的確因此感到疼痛。

    連捕捉對方的身影都費盡全力,更何況是抬頭挺胸地在身旁維持完整的自己。

    愛染想著那些少少的兩人合照,覺得只要鏡頭在他和金城面前閃爍一次,心底的不安就少一些,虛無感也膨脹一點。





之前根據朋友給我的圖寫的。

评论
热度 ( 10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