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從電視偶像劇的預告學來的零晃。




    「你知道今天已經是第幾天了嗎?!吸血鬼混蛋!」

    羽風坐在折疊椅上划著手機,耳邊傳來晃牙氣急敗壞的嘶吼。但對方的大嗓門對他沒有任何影響,畢竟從高中聽到現在,即使不想習慣耳膜也被訓練得無比堅強。 

    羽風把翹著的左腿換成右腿,身子向前用右手撐著頰,手指點開SNS的圖示。晃牙仍在一旁大聲嚷嚷,音量雖大但仍不至於傳出休息室外,外頭偶然經過的人應該只會被嚇到而已......吧。羽風不太肯定地想著,畢竟在外人耳中,訓斥為了製作專輯而窩在錄音室裡的團員多半是因為擔憂。

    但只有身為團員兼被牽扯進去的衰鬼第一名,才會知道這大吼中的擔心涵蓋了更複雜更細膩的成分。 

    晃牙吼著吼著,突然發出被什麼嚇到的驚呼,然後就不出聲了。羽風下意識抬起頭,看向晃牙及從剛才為止就沒有出聲,只是坐在椅子上望著晃牙的零。 

    零抓住了晃牙伸到眼前的手,那隻手的食指、中指及無名指豎起,比了數字三的手勢。然後零勾起唇角笑了,把晃牙的手翻過來,然後開口。 

    「狗狗似乎搞錯了幾件事呢。」

    零說,然後用另一隻手撫上晃牙的手指,邊數邊溫柔地往內折。

    「第一、吾輩待在錄音室的日子到今天為止是兩星期又五天,不是三星期。第二、狗狗交代的代辦事項吾輩都好好完成了,訪談問卷就在包包裡,乖狗狗等一下可以去拿喔。」 

    「第三、」零的眼笑得彎成新月形,說有多魅惑就有多魅惑,「狗狗今天比平時更焦躁呢,怎麼了呢?要是寂寞的話,等等讓吾輩來好好陪陪你吧,如何?」

    羽風在晃牙滿面通紅嘴唇顫抖的時候猛地移回視線,然後握著手機,幾秒後站了起來。

    「我去看看阿多尼斯的情況喔!」

    他這麼說就打開門走了出去,關上門時還發揮了團員的愛心主動攔下正要過來通知事項的工作人員。

    這是他最大的極限了。 






FIN.



评论 ( 2 )
热度 ( 33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