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アイナナ/大和中心/your day

    



    在情人節出生其實沒有什麼好處。 

    有戀人的話,或許還能厚著臉皮仗著節慶加上生日而得到多一點祝福與禮物,但在過往的經驗裡,不管有沒有戀人,只要是生於眾所皆知的節日當天,免不了被問過這麼一句話。

    欸?你生日是情人節啊!好巧喔!好厲害喔!或者多加上一句那禮物可以只準備一份了,玩笑話帶著不怎麼真心的歡笑聲,聽在大和耳中早已習以為常。

    一開始還會覺得刺耳,時間久了自然就習慣了。慶祝生日雖然是不成文的規定,但並不強制所有人遵守。況且那也要覺得自己的出生值得慶幸,才有祝福的意義吧。

    記不清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和開始不過生日。

    大學時除了上課外全被打工塞滿的日子,偶爾會遇到店裡的朋友們想幫他慶祝的情況。盛情難卻之下,他也有不得不接受的時候,但若生日當天是自己一個人,他就會像平常一樣度過。起床、上課、下課、打工,回家後倒頭就睡,屬於情人們的甜蜜日子就這樣被漆黑的夢境遠遠拋到後頭。

    大和不因此感到寂寞。說起來他不過生日,也不是因為交不到女朋友感到悲慘,或者討厭生日時滿街道的濃厚巧克力香氣,他只是找不到慶祝的理由。自己是為了什麼站在這裡呢?在生活被機械般的步驟塞得滿滿的時候,偶爾他會突然感到茫然。端著托盤上咖啡的時候,按著收銀機結帳的時候,看著出雙入對的情侶他有時會盯得久了一些,還因此被同事調侃過。

    你在看什麼啊?情侶真討厭對吧──欸?我還以為大和君一定有女朋友的!就算沒有應該也不缺女人吧?

    他微笑著沒有否認,畢竟對方說對了一半。看著同事抱著頭的懊悔表情,大和意思意思拍了拍他的肩膀,心裡其實覺得根本無所謂。就跟經過懷胎十月後在情人節被生下的自己,依然被虛假卻溫暖的愛背叛一樣。認定的意義不是意義,眼前如假造的畫面才是真正的現實,被說幼稚又扭曲也好,他就是無法原諒持續欺騙自己的那些人。

    也無法接受即使如此仍被好好愛著,長大成人的自己。

    


    過了很久之後,大和再次迎接人生中又一個情人節。電視廣告和百貨公司的宣傳文宣上,寫著愛情的永恆誓言。永遠這個詞,念起來只有短短兩個音節,乘載的意義卻大的幾乎要把它壓垮。他看著巨大電視牆上一閃而過的廣告,忍不住笑了起來。沒有人可以告訴他現在的自己是什麼表情,但他覺得大概就和每回見面時,總是躊躇著該不該直接喊自己的名,卻還是欲言又止的那個人一樣吧。

    時間久了他們的肩膀變得寬闊;頭髮斑白許多,不確定未來能否彌補過去,但還是想試試看,走向那些早已錯過了的道路。

    大和看著手上包裝得十分精美的高級巧克力,想著還是回去分給團員們吧,自己只要嘗過一顆就夠了。








FIN.


二階堂大和生日快樂!




评论
热度 ( 22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