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或是隨筆集中。

あんスタ/薰奏薰/Remember Remember 二(試閱)

◎含有十二支スカウト「冬の眠り姫」、「寅」的劇透。

◎稱呼使用日文。捏造多。奇人真的是奇人的設定。



    あんず在兩天前接到零打來的電話。

    手機響起時剛好是下課時間,あんず正拿著椚交代的資料準備前往辦公室,拿起手機看見螢幕顯示的名字時著實感到驚訝。大家都知道零不太會操作3C產品,但這樣的零卻特地打電話給自己,想必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她看著震動個不停的手機,再看看手中的資料,起步經過教室後轉入樓梯間,接著按下通話鍵。

    接通後先聽見的是有些遙遠的對話。拿著手機的零似乎在和誰道謝,然後是模糊的嘆息抱怨及腳步聲,而這些都在聽起來像是關門的喀搭聲後嘎然而止。あんず的耳邊響起了零緩慢而清晰的聲音。

    ──小姑娘,抱歉在休息時間打擾你了。我就長話短說吧,請你這幾天多注意一下薰くん的狀況。

    狀況?あんず聽了有些疑惑。雖然薰時常翹課翹練習,還找到機會就向自己提出和工作毫無關聯的邀約,可以說是素行不良。但這一陣子對方明顯變得認真許多,練習和表演都有好好參加,照理來說應該是不再需要特別關注才對。

    但零身為UNDEAD的隊長,或許有其他方面的考量吧。總而言之,あんず還是在對方看不見的情況下握著電話點頭答應了。

    那就拜託你了。零說,然後電話就掛斷了。あんず看著恢復成鎖頻的手機螢幕,思考了一兩秒又立刻邁開腳步。雖然不知道零說的狀況是什麼意思,但如果是指感冒或受傷,那可得盡快處理才行。除了讓薰好好休息,還得檢查之後的行程……あんず邊想著諸如此類的事,一邊往辦公室前進,打算交了資料後就繞到3A的教室看一看。

    但第一次去的時候薰不在教室,隔天則是剛好碰到3A的音樂課,全班為了換到視聽教室提早移動,教室裡沒有任何人在。あんず為了年初各團的練習安排忙得團團轉,沒有多餘的空檔親自跑遍整個校園找人,不得已只好把零交代的任務拖到現在。

    還好今天的時間比較充裕,就算這節下課去了沒找到人也還有下一節。あんず悄悄地握拳,上樓梯前往三年級的教室。雖然也有想過乾脆直接打電話給薰就好了,但比起透過電話,她還是覺得面對面交談比較能了解對方的情況。

    あんず來到三年級的教室樓層,還沒走到3A門口,就先遇到正從教室裡走出來的瀨名泉。

    「あんず?你居然會自己跑來三年級的樓層,真稀奇。怎麼了,找誰有事嗎?」

    あんず點點頭,朝泉身後的教室探頭張望,看了一會兒後露出失望的表情。她正想開口,卻被同樣轉頭回望的泉搶先一步。

    「你要找羽風?真不巧,他去廁所了。……你一定在想我怎麼會知道對吧。現在不在教室的只有天祥院和蓮巳,要是想找他們的話,與其來班上不如去學生會辦公室。」

    泉皺著眉,用一副連這麼簡單的事都不懂的表情說著。あんず點頭表示理解,接著開口向泉道謝。即使一臉不悅卻還是會好好說明是泉表達溫柔的方式,她已經非常習慣了。

    「你要在這裡等一下嗎?他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嗯?羽風最近有沒有哪裡怪怪的?沒有吧。」

    あんず決定在等待的同時向其他人收集情報,於是先開口問了泉。泉歪頭思考,看見有人走來時便順手拉著あんず到教室的窗台邊。あんず靠著窗台望向泉的側臉,分心地想著瀨名學長的睫毛真長,邊等待對方的回答。

    而這短短幾秒的沉默很快就被來人的大嗓門給打破了。

    「喔喔あんず!在教室見到你感覺好新鮮啊!你在和瀨名說什麼?」

    「先把你的手拿開啦,很重!」

    守澤千秋突然從後方攬住泉的肩,笑容滿面地和あんず打招呼。あんず點點頭禮貌回應,在千秋把攬著的手改成搭在泉的肩上時才再度開口說明來意。

    「羽風?沒什麼特別的吧。但是他剛剛拒絕和我一起去上廁所,我覺得有點受傷!」

    「我說啊,守澤,我們都已經是高中生了,沒有人會想結伴一起去廁所的。又不是小學生。」

    「什麼?瀨名也不願意一起去嗎?這可是增進感情的機會喔!」

    看著說得一臉認真的千秋和無奈地只差沒掉頭走人的泉,あんず覺得大概沒辦法得到什麼有用的情報了。看來還是只能直接問本人了嗎……她想到零在電話裡說的「注意」一詞,又覺得不是見到薰後確認他的情況就能解決。

    あんず想著想著,露出了有些困擾的表情。而這時千秋卻像是突然想到什麼般發出了啊!的聲音。

    「我想到了!最近羽風在教室裡時幾乎都在睡覺喔。」

    「かおくん在上課時睡覺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泉聽了忍不住吐槽,但千秋卻舉起空著的手搖了搖表示事情沒那麼簡單。

    「你忘記了嗎?昨天上課上到一半教室裡突然發出咚的一聲,大家在想是怎麼了,結果才發現是羽風打瞌睡後不小心睡著,額頭支撐不住撞到桌子。蓮巳扶著眼鏡一臉很想發作的樣子,還被天祥院拉手阻止。」

    あんず聽了驚訝地睜大眼,而泉則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這麼說來,他最近除了上課睡覺,下課時也都趴在桌上休息,昨天撞到頭時也是過了一兩秒才後知後覺地摸著額頭爬起來……是身體不舒服嗎?」

    「而且啊,我昨天換教室前去叫醒他的時候,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聲音?あんず疑惑地看著千秋,泉也皺起了眉。

    「是那種咕嘟咕嘟,像是倒汽水的時候冒泡泡的聲音。」

 

    直到上課之前,あんず都沒有等到薰回來。

    由於走回自己班上的教室也需要時間,あんず聽了泉和千秋的建議先離開了。她和另外兩人都清楚,要是薰真的身體不舒服,絕不會勉強自己來學校,因此現在的狀況真的有些異常。而對於千秋聽見的聲音,泉雖然也懷疑對方可能是聽錯了,但あんず仍決定保留這條線索。

    我們會幫忙注意的。泉對她這麼說,千秋也笑著點點頭。學長們是如此可靠,令あんず感到安心。

    然而事情真的有這麼簡單嗎?她隱約感到有些不安,於是在下課時先拿出手機找出通話紀錄,撥打了最前面的號碼。

    嘟、嘟、嘟──。電話接通了,對面傳來的卻不是預料中的聲音。

    「喂,あんずちゃん?嗯,是我喔。能聽見你的聲音真開心。如果不是透過朔間さん的手機的話就更好了。」





TBC.

评论 ( 4 )
热度 ( 9 )

© aquamarine. | Powered by LOFTER